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兩百六十四章訂婚對象是凌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六十四章訂婚對象是凌風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由於魏靈兒的車昨天壞了拿去修了,而羅艾麗和黃秋月忙公司的事情很早就走了,所以送魏靈兒的重任就落在了陳雨夜的身上。在車上魏靈兒一句話不說的看著窗外,陳雨夜卻時不時的用餘光瞟著魏靈兒。今早上不知道一群人哪根筋不對,吃飯的時候安靜的出奇,而且問她們怎麼了,一群人竟然放下筷子把陳雨夜一個人留在了飯廳里,這讓陳雨夜很是懷疑,一群人是不是集體吃錯東西了。

「靈兒,你們到底怎麼了?」陳雨夜還是忍不住,再一次問道,「從今天早上吃早飯的時候你們就開始不理我,我到底做錯什麼了?」

陳雨夜見魏靈兒還是沉默,轉過頭繼續看著前方:「好吧,不說就算了。」

「緹娜你準備的事情,你準備怎麼解決?」過了一會,魏靈兒轉過頭看著陳雨夜道,「雨夜,你真的就這麼絕情么?」

「吱」

陳雨夜一個急剎車,把車停在路邊,深呼吸一口扭頭看著魏靈兒道:「我想昨晚上說的已經很清楚了。再說,是不是一個女人跑過來對我說我喜歡你,然後再跟你們這些女人搞好關係,我就一定要讓她當我女朋友呢?」

「我已經很對不起你們了,所以,我不想對不起其他人,包括緹娜和王倩影。」說罷,陳雨夜繼續發動了汽車,眉頭微微皺起看著前方。

「對不起。」過了一會魏靈兒跟陳雨夜道歉道。

「沒事,到了1陳雨夜見已經到了目的地了,停下車微笑的看著魏靈兒,「晚上你就做蘿莉的車回來吧,再見。」

「恩,再見。」

魏靈兒在陳雨夜的嘴巴上蜻蜓點水的親了一下,然後就打開車門走了下去。陳雨夜拉上車門后還沒發動汽車,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陳雨夜見是不認識的號碼,按下了接聽鍵:「喂,哪位?」

「陳先生么,我是薛娜娜的父親。」電話里傳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

「薛娜娜?」陳雨夜咋一聽薛娜娜這個名字有些沒想起是誰,不過仔細一想,緹娜的本名就叫薛娜娜,「你說緹娜啊,怎麼了,有事么?」

「不知道陳先生有時間么,我想跟你見一面。」

「沒時間。」

陳雨夜直接掛掉電話,然後把這個電話給拉進了黑名單。尼瑪這演電視劇呢,還見面,見你妹夫埃陳雨夜剛準備發動汽車的時候,手機鈴聲又響了起來,陳雨夜拿起一看,又是一個不知道的電話號碼。

「我去,還沒完了是吧。」陳雨夜皺起眉頭接通了電話,「我說過了,我沒時間,請你不要再打電話過來了。」

「呵呵,是嗎,本來還說請你吃大餐來著。」電話里這次傳來的是凌風這基佬的聲音。

「靠!是你啊,你換手機號碼了?」陳雨夜聽是凌風,眉頭鬆了下來,笑道,「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么,你請我吃大餐。」

「哎你先過來吧,我在武夷區的美粥店上面的宗鐵茶坊等你。」

陳雨夜聽凌風的聲音好像遇上什麼麻煩了,問道:「怎麼了你,遇上麻煩了?」

「靠,你先過來再說吧。」

「好的,馬上到。」

陳雨夜掛斷電話,發動汽車來到了美粥店上面的茶坊♀間茶坊是南廣市最高檔的茶坊,而且加上是早上,所以整個茶坊里,就只有凌風一人。陳雨夜走進去后,看見凌風皺著眉頭,一臉憂愁的抽著煙,他面前桌子上的煙灰缸里,已經有不計其數的煙頭了。

「怎麼了這是,戒煙消愁啊?」陳雨夜走過去,坐在凌風的對面,對著服務員招了招手,等服務員過來后他道,「給我來杯你們這裡最貴的茶,記住是最貴的埃」

服務員點頭離去,陳雨夜轉頭看著凌風道:「說吧,你怎麼了?」

「哎說來話長埃」凌風搖頭晃腦道,不過看見陳雨夜冷視著自己,他吞了口唾沫,「我們長話短說,我跟茜茜分手了。」

「且1陳雨夜聽到這個,心也算是放下來一半了。剛剛在來到路上,陳雨夜還的凌風是不是遇到了什麼棘手的事情,原來只是分手埃不過看凌風這樣子,看來他是真心喜歡茜茜的,陳雨夜安慰道,「算啦,世上女人千千萬,一個不行咱就換。莫非你還想殉情不成?說說,怎麼分的。」

「分手不是重點啦。老頭子不知道怎麼的就從國外回來了,然後」說到這裡,凌風的臉上掛上了苦澀的笑容,「然後他喵的就給我訂婚了,我跟老頭子吵了一架后,他喵的竟然還給茜茜打電話了,最後我跟茜茜解釋她也不聽,就分了。我本說等這件事過去了再跟茜茜解釋,那老頭子竟茜茜威脅我,沒辦法就只能來見見我『未婚妻』咯。」

「女方長的漂亮么?」陳雨夜接過服務員端上來的茶水,喝了一口有些幸災樂禍道,「要是漂亮的話,你不就賺了么。」

「賺你妹夫啊!感情這種事情,是拿漂亮來衡量的么1凌風有些激動道。

「淡定,開個玩笑,別激動。那女的到底是誰啊,要不我等會幫你演一出斷背山下的好戲,幫你把她給噁心走。」

「恐怕沒用埃」凌風說著看了看茶坊入口,「看,她和她爸爸來了。」

凌風剛說完,陳雨夜就猛的轉過頭,然後臉上本來好奇的表情,瞬間變成了獃滯:「這,這尼瑪坑爹啊1

只見穿著時尚的緹娜,兩眼無神的看著地上。她挽著一個大概有五十多歲的中年人。中年人正面無表情的走向陳雨夜跟凌風。

「你現在知道為什麼鬱悶了吧。」凌風說完后,鬱悶的用手扶住了額頭,尼瑪跟誰訂婚不好啊,竟然遇上了好朋友的馬子。

「凌世侄,很抱歉來晚了。」中年人對凌風笑道,然後看了一眼一臉獃滯的陳雨夜,冷哼道,「想必,這就是陳雨夜,陳先生吧。」

聽到陳雨夜三個字,本來還看著地上發獃的緹娜猛的抬起頭,見陳雨夜正看著她,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心一喜,剛先跟陳雨夜打招呼的時候,又想起了昨晚上他說的話,撇了撇嘴,別過頭不再看他。

陳雨夜從驚訝中醒了過來,點了點:「沒錯,我就是。」

「那正好,我剛本就想說等世侄跟小女見完面后找你聊聊,沒想到你竟然在這裡,那也方便了許多。」說著,中年人和緹娜坐了下來,然後中年人直接無視了陳雨夜,微笑的看著凌風道,「世侄,我想你做完一定聽你父親說過這件事情了吧,你現在就好好跟緹娜聊聊,我跟陳先生也去那邊好好聊聊。」

「薛叔叔,既然你知道陳雨夜,那麼也一定知道我跟他的關係咯。」凌風把煙摁滅在煙灰缸里,冷冷道,「不知道你聽說過一句『朋友妻不可欺』的話么?」

「緹娜跟陳先生是夫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