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兩百六十八章不要再擾亂我的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六十八章不要再擾亂我的心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校董,我姑姑怎麼樣了?」

王玲玲和西風急忙的跑進了市第一醫院,看見凌風和龍津坐在手術室外的長凳上,喘著粗氣道。剛剛她本來還正在和西風約會,突然接到了凌風的電話,說自己的姑姑被人給襲擊了在醫院,讓她趕緊通知家裡人□玲玲聽后大急,立馬給自己在外地做生意的父親打了個電話,就和西風趕往了這裡。

凌風表情無奈的嘆息一聲:「還在手術當中,你們在這裡等一會吧。對了,你通知你爺爺和奶奶了么?」

「爺爺奶奶早移居國外了,不過爸爸正坐飛機趕回來。」王玲玲一臉焦急的看著正亮著紅燈的手術室道。「這麼會這樣呢!姑姑這麼好的一個人,到底是哪個混蛋乾的,我要找人幹掉他1

「玲玲,你先別激動,我們先坐下。」西風摟住了王玲玲的肩膀,坐在了長椅上后他一臉嚴肅的看向了凌風,「校董,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您能詳細說說么。」

「小屁孩,別管那麼多,傷害你姑姑的人已經被抓了。」

凌風正要張嘴說話,陳雨夜一臉慘白的從他身後的病房裡走了出來。

「老師?你怎麼也在。」西風和王玲玲看見陳雨夜后同時問道,而且看他的臉色,好像他情況也不是很對勁。西風道:「老師,不會你也

「好了,既然家屬來了,我們三個就走吧,對了,這個拿去。」陳雨夜沒等西風說話,從包里拿出錢包,從裡面取出一張卡遞向王玲玲,「如果醫藥費不夠就用這張卡吧,反正凌董會報銷的妃來橫禍:王爺愛找茬最新章節。密碼是******.」

「謝謝。本書最新章節首發來自書河」

王玲玲表情奇怪的看著陳雨夜,伸手接過了卡。然後陳雨夜跟凌風還有龍津打了個手勢,兩個人同時皺起了眉頭,跟陳雨夜走出醫院大樓。

「雨夜,你真就這麼走了?」出了醫院大樓后,凌風表情明顯不悅了起來,見陳雨夜不啃聲繼續往前走著,一氣之下的凌風衝到了他面前,一把抓起了他的衣領,「喂,你是沒聽我說話么,你他媽就這麼絕情的把倩影丟在這裡了1

「放開。」陳雨夜面無表情的看著凌風道。

「你回答我!你為什麼一直都這麼絕情,以前上學那些女的我就不多說什麼了,倩影剛剛可是為你擋了一刀啊,你他媽不給我一個解釋,我今天跟你沒完。」凌風越說越激動,分貝也是越來越高,這引起了其他一些不明.真相的群眾圍觀。

「喂,有話好說。」龍津見兩人有些不對勁,趕緊過去一把凌風的手給拿了下來,然後皺起眉頭看向陳雨夜,「雨夜,本來你跟倩影的事情,我們都決定不管了,不過今天你就這麼走了的話,確實有點絕情了吧。」

「今天這他媽什麼日子,一整天都不安生。」陳雨夜笑著搖了搖頭,從懷裡摸出剛剛被王倩影推倒的時候,壓得有些皺巴巴的香煙,叼在了嘴上,「我現在頭很暈,我只想回家洗個澡,然後躺床上好好睡一覺,明白么?。」

「明白你媽個蛋啊1

凌風說著就想上去給陳雨夜一拳,不過步子還沒邁出去,就被龍津給抱住了風一邊掙扎著,一邊朝陳雨夜大聲吼道:「放開我!我今天要揍死者陳世美!操,早知道剛剛就不把你抬上救護車,讓你死在那裡好了1

「你要耍白痴慢慢耍好了,我要撤了上錯床,嫁個「狼」。」

陳雨夜聳了聳肩膀,往醫院大門走去,在路過龍津和凌風旁邊的時候,龍津伸出一隻手攔住了陳雨夜:「你要去哪?」

「我說的很清楚了吧,回家,睡覺。」陳雨夜拿開了龍津擋在他前面的手,走出醫院大門,伸手攔了一輛計程車就坐了上去。

「靠!你為什麼攔我1凌風這是掙開了龍津,憤怒道,「剛剛你就該讓我揍死這混球,媽的,沒見過這麼負心的人1

龍津嘆了一口氣,拍了拍凌風的肩膀:「你跟陳雨夜第一天認識么?他一定有自己的想法,走吧,我們進倩影怎麼樣了。」說罷,龍津拉著的衣服從新走進了醫院大樓里。

回到家后,陳雨夜鞋也不脫的就走上了二樓,回到自己的房間。他在房間里發獃站了有十幾秒鐘后,他把自己扔到了床上,裹著被子閉上了眼睛。

眼睛剛剛閉上,王倩影推開自己,然後自己看著她捂著肚子倒在地上那一幕就浮現在自己的眼前。當時反應過來的他立馬跑向了王倩影,他想抱她趕去醫院,不過剛剛跑到王倩影身邊的陳雨夜,就由於頭暈倒在了地上。

陳雨夜凝視著幾乎快臉碰著臉的王倩影,她那美麗的臉龐,白的嚇人。而在陳雨夜還沒有完全暈過去之前,他看到了她在小聲的說著什麼。

「不要再擾亂我的心了。」

雖然不聽到王倩影在說什麼,但從嘴型陳雨夜就已經看了出來。

「為什麼都這樣了,你還死撐呢?」

陳雨夜很想這樣問王倩影,不過他頭越來越暈,最後整個人直接就暈了過去。再次醒來,他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打著點滴♀面傳來王玲玲的聲音,讓陳雨夜猛然想起王倩影近婚情怯全文閱讀。他拔掉手上的針頭,就要衝出去。不過在跑到門口的時候,他停下了腳步,因為他想起了那句,「不要再擾亂我的心。」王倩影即使在意識昏迷的時候,還說著這樣的話,那說明她想和自己斷掉關係的決心,那麼自己有什麼理由再去擾亂,她的心思。

「對,我不能。」

……

「陳雨夜1

羅艾麗打開大門,氣呼呼的往二樓走了上去。剛剛本來正在工作的他接到了凌風的電話。在電話里,凌風把今下午的事情完完整整的告訴了羅艾麗,還讓羅艾麗看著辦吧。羅艾麗聽后也是十分氣憤陳雨夜的絕情,當下馬上表態說會把陳雨夜給拉回到醫院去的。掛掉電話的羅艾麗,在眾多員工驚訝的表情下,氣呼呼的走了出去。

「你個混蛋,怎麼能這樣對倩影呢?」羅艾麗打開了陳雨夜的房門,見陳雨夜把自己裹在被子里,而被子此時正劇烈的在抖動著。

他在哭么?

這個幾乎就沒為什麼女人流過淚的男人,此時正躺在床上,裹著被子無聲的哭泣著。

就像龍津所說的那樣,陳雨夜有他自己思考問題的方式,你不是他,所以也不能夠理解。不過,他的傷痛,站在離他只有不到兩米距離的羅艾麗,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了。

「哎」

羅艾麗嘆了一口氣,走出了房間,拿出手機撥通了凌風的電話:「喂,凌風么,雨夜他……睡著了。明天我會把他拖去醫院的,嗯,就這樣,我先掛了。」羅艾麗掛掉了電話后看了一眼已經停止抖動被子,她鼻子不爭氣的酸了,眼淚也冒了出來。

羅艾麗眼角偷偷跑出來的眼淚,對著陳雨夜道:「晚安,祝好夢。」說罷,她關上了房門,慢慢的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