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兩百七十六章純屬道德問題1/5(求訂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七十六章純屬道德問題1/5(求訂閱)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風流教師276_風流教師全文免費閱讀_第兩百七十六章純屬道德問題1/5

6月9號,京城天空上掛著大大的太陽,這好像跟弓慶辰的家裡的氣氛完全不符合。弓琴辰這輩子把青春都獻給了軍營,無兒無女。他帶過的兵,和一些同僚、老朋友,第一次齊聚在他家臨時搭建的靈堂里。不過這種聚會,在場的沒有人希望能夠參加。

「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

陳雨夜和陳忠兩父子對著弓琴辰的遺像鞠了三躬,接過一旁老和尚遞過來的香,差在遺像前的小香爐里,然後把別在西裝上的白玫瑰放在了已經滿是白色花朵的棺材上。

走出靈堂后,陳忠看著自己兒子那難過的神情,知道雖然陳雨夜常說弓琴辰是他最不想見到的人,不過那只是他的倔強而已。他拍了拍陳雨夜的肩膀道:「好了,人死不能復生。與其在回憶里悲傷,不如好好的完成你老首長給你的最後任務。」

「你都知道了?」陳雨夜搓揉了一下臉部,看著自己父親道。

陳忠道:「當然,這件事情上面很是重視,作為京城軍區總司令,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好了,我還要去處理一些事情,就先走了,晚上回家吃飯?」

「恩。」陳雨夜點頭道。

黃忠臨走前再次拍了拍陳雨夜的肩膀,嘆息著離開了。而陳雨夜,在黃忠家的院裡子坐了一會,也起身離去了。

「陳雨夜,你等下1

陳雨夜剛剛走出弓慶辰的家,就被人給叫住了。他轉過身,看著一個身穿黑色西服,帶著一副黑框眼鏡的斯文青年正快步跑向他。

「請問你是?」陳雨夜從沒看過這個人,一臉疑惑的問道。

「哦,我叫李辰,也是首長的兵,不過嚴格說起來是你的後輩了。你的事可是經常被首長講給我們這些個新進入團里的兵聽。」李辰停在陳雨夜面前,伸出手面無表情道,「首長跟我說這個任務跟你一起合作的時候,我就恨不得馬上見你這個傳說中的陳雨夜一面,不過一直沒時間。哎~沒想到,我倆的第一次見面,竟然會是在這種場景之下。」

陳雨夜聽這話,立馬明白他的身份了,伸出手跟他握了握:「你這是這次任務裡面的人?」

「恩,我是副隊長,負責幫助你挑選得力的助手和策劃。」

陳雨夜點了點頭道:「好了,我今天沒心情談這次任務的事情,要談的話改天吧。」

「和我想的一樣,留個電話吧,以後好聯繫。」李辰說著把手機拿了出來,看著陳雨夜等他說自己的號碼。

「139xxxxxx88,沒事我先告辭了。」

「恩,等人全部選出來后,我會通知你的。」

李辰把陳雨夜的電話號碼存好,揣進手機就走了。陳雨夜也準備離去的時候,本來安靜的靈堂突然吵鬧了起來,陳雨夜心覺不對,趕緊跑了回去,見以前老首長的死對頭,同時也是趙將結拜兄弟,余大強和幾個帶著墨鏡的保鏢正站在弓慶辰的遺像前。

「搗亂來了么?」陳雨夜皺起眉頭想道。弓慶辰一直是自己父親這派的,而趙將正好相反,所以梁子是由來已久。不過余大強家裡有個老頭子在上層最頂端的七個人當中,所以這次清理趙家勢力的時候,他不僅沒有受到清洗,反而是接手了陳忠的位置。

其實這也是上層一些人當年讓陳家和安家留下來的老手段了,因為當一個人掌握大權的時候,難免會怕最得力的手下犯渾,所以這時必須要找一個人與之抗衡,這樣不僅能夠穩住他,還能多一個選擇。

「余大強,你來幹嘛1

「滾出去,這裡不歡迎你。」

「再不滾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弓慶辰手下的兵,怒視著手拿香一臉笑容余大強道。要不是有些還有理智的人攔住這群血氣方剛的兵,恐怕余大葬禮現場已經變成了鬧劇現場了。

「你們激動個屁啊,我就是來給我同僚上柱香而已。」余大強笑著道,然後把香扔在地上,「哎呀,不小心掉了。」說著,他還用腳踩滅了香。

「操你.媽的1

一群兵再也受不了了,正準備一擁而上的時候,跟隨著余大強一起來的幾個人紛紛從西服里拿出兩把微沖,對準了正準備衝上來的人。而那群兵幾乎都是刀口上舔血的狠角色,自然不會被嚇住,於是兩邊幾乎是一觸即發,要在弓慶辰的靈堂上演一出血戰。

「都給我站住1

這突然傳出來的一聲大吼,讓眾人是停下了腳步,扭頭看向聲音發出的地方,只見陳雨夜叼著香煙慢步走向了余大強。眾人都是知道陳雨夜的,這時也紛紛分開來,給陳雨夜讓出了一條道。

「哼!我當是誰呢,原來是陳家的小崽子埃」對於這次搞掉自己兄弟的罪魁禍首,余大強自然不會給他什麼好臉色。

陳雨夜沒有說話,繼續慢步走向他,而這時幾個持槍的黑衣保鏢,紛紛把槍口對準了陳雨夜,而陳雨夜還是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方丈,麻煩給我一炷香。」陳雨夜對著在一旁看著這一切,卻無力插手的只能直搖頭的老和尚道。

「阿彌陀佛,今天是弓施主的下葬日,希望諸位不要再這場合下鬧出什麼事情來。」老和尚說罷,點燃一炷香遞給了陳雨夜。

「放心吧,方丈,我有分寸的。」陳雨夜接過香后,冷冷的看著用槍指著他的大漢們,「能讓讓么?」

「讓個屁啊,想給弓慶辰上香的,就先踏過他們的屍體吧。」余大強很自信自己來帶的著幾個人。這幾個他的心腹手下,格鬥槍法是樣樣了得。今天他又是特地來鬧場的,也不用給誰的面子。

「哦,那就對不住了。」

陳雨夜說完,把手中那一炷香快速的插進了離他最近的一個保鏢的眼睛里,迅速拔出帶出,而拔出香的時候,眾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只見那個保鏢捂著自己的眼睛,痛苦的在地上打滾,而滾燙的鮮血就像是忘記關閉的水龍頭一般從保鏢的眼睛里湧出。

見此景眾人不由得都被陳雨夜那速度和殘忍的手段給嚇的打了個冷顫,而等幾個保鏢準備朝陳雨夜射擊的時候,只見陳雨夜已經單手抓住余大強的衣領,把他給提了起來。

「放手1

幾個保鏢握緊手中的槍,幾乎是同時道。

「把槍放下。」陳雨夜冷視著因為被自己提起,氣不順而一臉通紅的余大強道。

幾個保鏢沒有照做,陳雨夜搖了搖腦袋,舉起手裡的香,作勢就要像剛從插那個保鏢的眼睛一樣,插進余大強的眼睛里。

「慢著,我們放槍。」

一個保鏢見這情景,無奈道。然後幾個人迅速的槍放下了下來,就在槍放下后,那些本來在看著陳雨夜的兵一擁而上,撿起槍扔到一邊后,就圍住了幾個人拳打腳踢。

「都他媽給我住手1

聽見陳雨夜的大吼聲,眾人停下了手,看向了陳雨夜。聽見後面安靜后,陳雨夜一把把余大強丟在地上,走到他面前,低頭看著倒在地上的余大強道:「余大強,首先我不管你是誰,在高層是否有人。我只想說,鬧葬禮這事,純屬個人道德問題。」

說著,陳雨夜一腳踢在余大強的肚子上,余大強痛的差點把今早上吃的飯都給吐了出來,捂著肚子在地上打著滾。陳雨夜冷哼了一聲,一腳踩住他的臉,彎下腰伸出拿著香的那隻手道:「今天我聽大師的話,不要鬧的太過分。不過你要馬上給老傢伙磕三個響頭,然後把這柱香給我吃下去。」

侮辱,紅果果的侮辱。余大強好歹也是少校級別的人物了,此時怒視著陳雨夜,好像在說,老子就不照做,你要怎麼樣吧。

「老傢伙,對不住了。」陳雨夜說著快速的把手伸進口袋裡,從裡面拿出一把匕首狠狠的就給余大強的手來了個透心涼,拔出了時候,從余大強的手上帶出一多嬌艷綻放的血色花朵。

「啊!!1

余大強抓著自己的手如同殺豬般嚎叫了起來,陳雨夜這時點上一支香煙,冷冷道:「話我不說二遍,這支煙抽完如果你照做,那就不止是放你一點血這麼簡單了。」

除了那些弓慶辰手下的兵之外,其他人都認為陳雨夜做的有點過了,而聽他這話著實被嚇了一大跳,陳雨夜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下殺掉一個少將,就算他老子是陳忠,那也是保不住他的埃余大強此時更是臉色慘白,額頭上滲出了無數的汗珠,這跟他剛剛鬧葬禮那得意的神色可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時間到。」陳雨夜僅抽了一口就把煙丟在地上踩滅了,「好了,現在告訴我你的回答吧?」

余大強知道陳雨夜這小兔崽子是什麼都做得出來的,如果今天不按照他的意思去做,那麼自己的命鐵定是保不住的。

「我,我照做。」余大強話音剛落,陳雨夜就把那一炷香沾著血液的香仍余大強的旁邊,余大強顫抖的伸出手拿起了那支香,然後閉上眼睛蒙的咬了幾口,把一整支想給吞了下去。

「咳咳1

余大強咽下去后,感覺胃裡一陣反胃,不過他還是強忍住了想吐的衝動。然後爬起來跪在弓慶辰的遺像前,磕了三個響頭。

「呼~」

眾人見余大強照做了,那顆為陳雨夜擔心的心總算是放下下來。這時一位長者走了出來:「雨夜,既然他都照做了,就不要再鬧弓兄的葬禮了好么?」

陳雨夜點了點頭,看著捂著自己右手一臉痛苦的余大強道:「好了,帶著你的狗兒們,走吧。」

余大強聽這話,艱難的站起身,對著同樣一身疼痛艱難站起來的保鏢道:「我們走。」

風流教師276_風流教師全文免費閱讀_第兩百七十六章純屬道德問題1/5更新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