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三百五十章事情全部解決,回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章事情全部解決,回國!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風流教師350_風流教師全文免費閱讀_第三百五十章事情全部解決,回國!

次日,楊雪一早就出去了,杉樣和三個熊孩子在另外的房間睡大覺。這間房間現在只有青雯、陳雨夜和在床上大吵大鬧的小穎。

「陳雨夜,你松......嗚嗚」

被綁住的小穎正在不停的掙扎,陳雨夜拿起剛剛青雯出去買的雞腿,一下子就塞進了小穎的嘴巴里:「你就安分點吃東西吧,你現在回去無疑跟找死一樣,巫王的死既然已經成為了事實,那麼你為什麼不肯面對,還要大吵大鬧呢?哎,吵的我都沒胃口了,真不知道三天沒吃飯的你,哪來的力氣。」說著,陳雨夜嘆了一口氣,一口咬在另一隻手拿的雞腿上面。

陳雨夜正經起來的時候,絕對是讓你感覺這個人是個冰塊人。不過他要是跟你貧嘴耍賤的話,你保準會說一句,當我剛那句話沒說。這一點,現在坐在沙發上正吃著東西,用鄙視的眼神看著陳雨夜地青雯是深有體會。

「哼!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啊1小穎吃著雞腿,一臉不悅道。

其實小穎不是笨,而是倔。其實陳雨夜跟他說明了事情的經過後,他也明白陳雨夜所說的應該不假。

第一他沒有實力擊殺巫王。準確的說,目前這個世界如果有人跟巫王兩個一對一,就算是手上拿槍的,槍口在沒有對準巫王之前應該就被她那毒針射殺了,所以巫王的死不可能是他跟他學生所為。

第二,那天青雯也確實感覺到有一大群人在追他們,最後還好他們不知道為什麼退去了,他們才免於死在森林中。

不過剛剛也說了,小穎是個倔脾氣。既然認定了陳雨夜所說的是真話,那麼她就要回巫毒山寨證實這件事情。

可現在就算是想回去恐怕也回不去了,既然如此,倒不如先跟著陳雨夜,再從長計議。

陳雨夜見小穎終於吃東西了,笑道:「這就對了,我給你鬆開你自己拿著吃,可別玩什麼花樣哦?不然,我還給你綁上。」說著,陳雨夜對小穎呲了呲牙齒,故作兇狠,「怕了吧1

「我怕死了1小穎說著,一口狠狠的咬在雞腿上,眼神兇狠的盯著陳雨夜,好像咬在她嘴巴里的不是雞腿,而是陳雨夜。

陳雨夜嘴巴咬著雞腿,走到茶几旁拿起了放在上面的匕首,然後回到床邊一刀划斷了綁在小穎身上的繩子。

小穎在被鬆開后,並沒有做什麼過激的行為,只是從床上站起來活動了一下身子,然後把嘴巴上咬著的雞腿拿下來道:「喂,陳雨夜你跟你學生出來的時候,看見悟空了么?」

「你說那隻猴子?」陳雨夜坐在青雯旁邊,「這個沒看見,不過他那麼機靈的一隻猴子,應該不會出事才對。」

「真的么?」小穎眉頭皺的很深,雖然知道悟空是一隻靈猴,聰明和智慧絕對不亞於人類,不過從很小的時候悟空就陪著她還有巫王,現在她又不能回巫毒山寨,當然會擔心它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安啦,那隻小猴精上次把這麼聰明的人都給耍了,沒事的,放心吧。」陳雨夜安慰小穎道,還順道自誇了一下下。

「呸!就你智商,把你耍了很正常好吧。」坐在陳雨夜旁邊的青雯,這個時候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吐槽了陳雨夜一句。

「對!跟我想一塊去了。」小穎笑道,看青雯的眼神也像是找到階級同志一般。

陳雨夜眯起眼睛,一臉無語的看著小穎。這女人還真忘事,你忘了這幾天把你打暈三次的人是誰啊!

把吃的只剩下骨頭的雞腿扔進了,陳雨夜站起身說了句我出去打個電話,便走了出去。

走出房門外后,陳雨夜拿出手機,撥通了郭敏的電話。

「喂,陳雨夜這麼早有什麼事情么?」

「沒事,就麻煩你過來收東西了,還有就是.......」陳雨夜頓了一下,想了一會才又開口,「你上次在我去巫毒山寨前給我哪針劑,不會有什麼副作用么?」

其實陳雨夜會這麼問,完全是因為自己昨晚上停止注射后,全身肌肉就像是刀割一般疼痛,足足疼了有一個多小時

「副作用肯定是有的。不過你放心吧,我老爸等會會跟我一塊過去,他會幫幫你除去副作用的。」郭敏笑道。

「這多麻煩啊,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陳雨夜聽說郭凡塵要來幫助自己,猥瑣的笑了起來,不過馬上他就反應了過來,這事不對啊,「等會,既然你要帶你老爸過來,何不直接讓他治好我身上的傷呢?」

「對埃」電話那頭的郭敏也是恍然大悟,顯然她也是沒有想到這一點。

陳雨夜笑著搖了搖頭:「算了,等你帶著郭老前輩再說吧,我這長途加漫遊的,挺貴的。」

「那多聊一會,我沒什麼事情要做的。」

「掛了1

陳雨夜笑著掛掉了電話,心想,這郭敏現在也會跟自己開玩笑了埃

從新回到房間不久,楊雪帶著幾張身份證就回來了。不僅如此,她還告訴陳雨夜,機票她已經買好了,下午三點的,他們兩點出發,由天朝領事館派人護送上飛機,這樣就不怕趙洪德了。

陳雨夜伸出大拇指讚歎楊雪,還是這楊雪心思細密,上次陳雨夜剛到清邁不久就被趙洪德知道他現在在清邁了,很明顯的機場是有他的人。不過有天朝領事館的人在,量他趙洪德也不敢怎麼樣。

早上十點多的時候,房門被敲響了,陳雨夜知道一定是郭敏和郭凡塵來了,陳雨夜起身來到門前打開門,卻只看到郭敏一個人站在外面。

「恩,郭老前輩呢?」陳雨夜探出頭左看右看,可就是沒看見郭凡塵的身影,「你老爸不是會什麼隱身術之類的話,我這24k純黃金眼怎麼沒看見他老大人家呢?」

「呵呵,我爸讓我叫你過去呢,他在另外一間房間內等你。」郭敏對陳雨夜笑道。

「哦,這樣埃」陳雨夜答應了一聲,扭過頭看坐在沙發上的三女人都看著他,他對她們道,「你們先坐著吧,我去去就回來。」說罷,他便走出去關上了房門。

跟著郭敏來到樓下一間房間內,郭凡塵正躺在沙發上打著呼嚕睡覺,而且陳雨夜離他這麼遠就聞到了一股濃香的酒味。

「這」陳雨夜有些無語了,這他媽是像給自己來治病的?!

「你也知道我老爸喜歡泡吧,昨晚他三點多才回來,不過他來之前可沒睡覺的。」郭敏有些尷尬道,畢竟是自己老爸說要幫陳雨夜治病的,自己把人帶過來后他卻睡著了,「我現在過去叫醒他。」

陳雨夜點了點頭坐在床邊,他現在他沒時間等郭凡塵睡醒,再幫自己治療那超強針劑給自己帶來的後遺症。

郭敏走到郭凡塵身前,用手輕輕的推了推他:「爸,你醒醒,陳雨夜我給你帶來了。」

「恩」郭凡塵被郭敏輕推了兩下,一下子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揉了揉眼睛看著坐在床邊的陳雨夜道,「你來了啊,過來坐。」

陳雨夜走到沙發前坐在郭凡塵的旁邊,郭凡塵馬上就看向了郭敏。不過還沒等郭凡塵說話,郭敏就道:「得了!我知道我要離開了是吧。」

郭凡塵點了點頭,笑而不語。

郭敏撇了撇嘴,不悅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俏皮的對郭凡塵做了一個鬼臉走了出去。

等郭敏走出去后,郭凡塵又看向了陳雨夜:「陳......雨夜是吧。」

「恩。」陳雨夜點了點頭,「這次還要麻煩郭老前輩幫我把那針劑帶來的副作用給除去了。」

「沒事,不麻煩,小事一樁。不過在這之前啊,我想你看看那是什麼東西。」郭凡塵說著,手指指向了廁所的方向。

陳雨夜的頭順著郭凡塵手指指向的方向看去,除了緊閉的廁所門,什麼也沒看見:「好像沒什麼東......」一句話未說完,陳雨夜就感覺一根針扎進了自己的脖子,然後全身力氣就像是被抽幹了一樣倒在地上,胸口一悶,一口鮮血就吐出出來。

「好了,可以了。」郭凡塵見陳雨夜吐血了,把插進他脖子的針拔了出來,「怎麼樣,注意力被轉移了,就沒感覺這麼痛了吧?」

「去你奶奶個嘴的,你他媽這是轉移注意力么,一樣疼的好不好1

陳雨夜心底想道,不過好歹人家也幫你治病了,罵人家也不是那麼一回事,所以陳雨夜還是沒罵出口。

伸手擦了擦嘴巴上的血,陳雨夜苦笑著坐回了沙發:「謝謝郭老前輩了,我現在沒事了?」

「恩,針劑給你帶來的副作用是沒有了,不過你身上的傷還是跟我第一次見你一樣。」郭凡塵嘴巴上叼上了一支煙,不過手在身上左摸右摸的,就是摸不出一個打火機。

陳雨夜見狀趕緊從兜里掏出打火機,給郭凡塵把煙點了上:「其實郭老前輩,我有件事情想問你。」

「你是想問,既然我能幫你治療針劑給你帶來的後遺症,為什麼不把你身上的傷一併治好是吧?」郭凡塵一副看透陳雨夜的表情道。

陳雨夜點了點頭:「恩,為什麼。」

「很簡單,我也治不好你身上的傷。」郭凡塵看著陳雨夜那眯起的眼睛,就知道他一定不相信,不過他還是道,「這是實話,信不信由你。你身上多處肌肉裂開,手筋也有損傷,以我的古中醫造詣,不對,就是古中醫的先輩們,也不一定治得好你。」

「所以,你才讓我去找百毒王?」陳雨夜道。

郭凡塵點了點頭:「雖然讓你去找百毒王是九死一生,不過你身上的傷,如果不加緊治療的話,你可能會死的。所以我想,反正都是死,還不如讓你去碰碰運氣。沒想到你小子運氣不錯啊,竟然拿著百毒王活著回來了。」

陳雨夜聽說自己的傷不治療可能會死,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這還好是自己向回國的時候青雯把自己給攔了下來,不然自己不就嗝屁了么。

「好了,沒什麼事情的你就走吧,你跟趙洪德離的這麼近,保不准他哪天就發現你了。」

「恩,那我就改日再來清邁拜訪郭老前輩了,總之這次多謝您了。」陳雨夜說罷,站起身對著郭凡塵鞠了一躬,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陳雨夜啊,應該說謝謝的,是我埃」郭凡塵笑著把煙摁滅在煙灰缸里,心道。

下午兩點,陳雨夜一行人坐著天朝領事館的車,來到了機常而郭敏也是坐車跟他們一起,去送送他們。不過俗話說得好,送君千里終須一別,郭敏也只能送他們道這裡了。

不過這俗話又說了,愛情的開始不是耍流氓,就是感激。誰說的?顛老很帥啊!送陳雨夜他們進機場后,郭敏的心就像是掉進了水底一樣,她雖然看上去挺叛逆的,其實跟藍雨差不多是一個類型的,對感情一類的事情,她跟白痴基本上沒什麼差別。

「好了,就送到這裡吧。等我事情解決了一些事情后,我會回到清邁來感謝你和郭凡塵老前輩這次對我的幫助的。」陳雨夜站在機場大廳,看著從進入機場大廳后,就一句話沒說的郭敏道。

「不用謝啦,該說謝謝的應該是我,還有我老爸才對。」郭敏從包里拿出一個這個拿出一個平安符遞向陳雨夜:「這個你還在巫毒山寨的時候,我去寺廟裡求的。」

「我去,這麼好,那我就不客氣了。」陳雨夜笑著拿過附身符,「不過,你沒事去廟裡求平安符給我幹嘛,喜歡我啊?」陳雨夜說罷,猥瑣的笑了起來。

郭敏被陳雨夜這句話說得有些慌了神,不過還是很快的恢復了平靜。:「我哪會喜歡你啊,我只是是謝謝你救了我哥,還有幫老爹走出了陰影,雖然他還是去泡吧,不過我知道,他那人是鴨子死了嘴巴硬,慢慢應該就會恢復跟以前一樣了。」

「走出了陰影?」陳雨夜撓著腦袋,不解的看著郭敏,「什麼陰影,我能八卦一下么?」

「就以前也有個人到清邁,來求」

「喂,陳雨夜你到底是走還是不走啊1

郭敏正要開口時,陳雨夜身後不遠處傳來了青雯的聲音。陳雨夜對郭敏笑了笑:「看來我是沒辦法八卦了,好了,我就先走了,以後電話聯繫。」說罷,陳雨夜做了個打電話的手勢,然後就朝著青雯那邊跑了過去。

「再見!我會經常給你打電話的1看著陳雨夜走過安檢口,郭敏雙手放在嘴巴旁,大聲道。

陳雨夜聽見郭敏的聲音以後,回頭笑著跟郭敏揮了揮手,而郭敏也是不停的朝著陳雨夜揮手,直到他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飛機上,楊雪坐在陳雨夜身旁,她道:「雨夜,這次回北京后,你就暫時先住我那裡吧。」

楊雪這句話也是出於關心陳雨夜,誰知道之前把陳雨夜打成那個樣子的人,會不會再次對陳雨夜行兇啊,住她的家,至少安全是不用擔心的。

陳雨夜和知道他們是姐弟關係的青雯倒是沒多想什麼,但這不代表不了解他們兩個之間種種的其他人不亂想埃尤其是八卦屬性全開的三個熊孩子,此時他們已經在心底算計,要不要拍一拍這個好似非常牛.逼的師母的馬屁。

「不用了,我身上的傷,也不是上次那些小混混弄的,就他們那三腳貓的功夫,那不至於把我弄成現在這幅摸樣。」陳雨夜道,「況且,這次治療好身上的傷后,我決定去唐京一趟,最好是在去中東之前,幫小穎找到她的生父。」

陳雨夜和巫王之間的約定,楊雪已經聽陳雨夜說了。她點了點頭:「恩,我也會幫助你查找一下這個男人的。」

「謝謝你了。」

「哎」楊雪看著陳雨夜的笑臉,嘆了一口氣道,「你好像還是在為以前的事情起我。」

「沒有啊,以前的事情,過去就過去了,我陳雨夜又不是小氣之人,怎麼會生你的起呢。」陳雨夜道。

「那你為什麼還是不肯叫我的名字,或者叫我一聲......雪姐。」楊雪幽怨的看著陳雨夜道。

......

「好了,我先睡一會吧,昨晚上沒怎麼睡好。」陳雨夜沉默了幾秒鐘,沖楊雪笑了笑,便躺在閉上了眼睛。

看著陳雨夜逃避自己的問題,楊雪卻一點辦法沒有,只能是一臉悲傷的看著窗外的白雲。

「對了,雪姐,等到了記得叫我一聲。」

「恩,好......你叫我什麼?」楊雪下意識的答應了一聲,不過馬上扭過頭,一臉驚喜的看著陳雨夜,「你,你叫雪姐?」

「呼呼」

陳雨夜假裝打呼嚕,並沒有回答楊雪的詢問。

「噗,傻雨夜1

楊雪臉上的表情這時多雲轉晴了起來,像以前他們小時候那樣,伸手摸了摸陳雨夜的臉。

風流教師350_風流教師全文免費閱讀_第三百五十章事情全部解決,回國!更新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