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四百一十章上課!(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一十章上課!(終)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青家兩兄弟就這麼去了,而後,陳雨夜發現青雲飛早就做好了死的準備,因為陳雨夜在發現,青雲飛的身上綁著一捆。陳雨夜按動了炸藥上的定時器,時間為半個小時。然後陳雨夜拿著那一包東西,跟青雯兩個人,就互相攙扶著朝著廢棄工廠外面走去。

走出工廠后,陳雨夜看見只有郭敏、苗彌、古皇和猛虎團的人在等著自己,而其他青雲飛帶來的人,已經走了個乾淨。陳雨夜知道,這一定也是青雲飛之前所安排好了的。

「青雲飛老前輩呢?」郭敏見只有陳雨夜和青雯從裡面走了出去,於是伸長了脖子看向工廠里。

一聽到郭敏提起青雲飛,本來情緒差不多都穩定了的青雯,又是一臉陰沉的低下了頭。

陳雨夜捏了捏青雯的手,給了他一個鼓勵的微笑,然後扭頭看向眾人:「我們走吧,我爹他,不會出來了。」

「爹?」眾人齊聲問道。

陳雨夜沒有給他們解釋,帶著青雯坐上了一輛敞篷牧馬人,然後命令虎子過來開車。

一行人用了兩個小時來到了碼頭上,而梁一博此時,正在碼頭上等候著陳雨夜他們。

「雨夜,你總算來了啊,等你很久了。」梁一博笑道。

陳雨夜朝著他點了點頭,笑道:「好了梁兄,你先上船,我還有些事情想要跟我的兄弟們說。」

梁一博答應一聲,率先帶著苗彌、古璜和衫樣上了船,而郭敏和青雯,都是跟在陳雨夜的身邊扶著他。

陳雨夜這時看向了虎子,他道:「虎子,你這次是跟我回國,還是繼續的留在這裡?」

「哎,老大你是知道的。」虎子看了看身邊猛虎團的弟兄們,然後又看著陳雨夜道,「我們這些人,身無一技之長,而且在這邊瀟洒慣了。你要讓我們回國,我們還真不知道要干一些什麼好。」

陳雨夜輕輕的掙開兩個女人的攙扶,然後一把抱住了虎子,拍了拍的他背,苦笑道:「好兄弟,記得注意安全。」

「老大,你也是。」離別之際,虎子的臉上流露出一種不舍,和對陳雨夜的擔憂,「我們這裡雖然動刀動槍,不過都是真槍實彈的干。國內那些傢伙,都是跟你玩的是陰的,所以老大你要特別注意一點。」

陳雨夜「恩」了一聲,鬆開了虎子,然後再兩個女人的攙扶下,走上了船。

李辰這次的計劃,是通過上層七個人討論后定下來的,而現在根據李辰所說的,通知這七人的時間已經過了好幾天了,先不說李辰不打個電話回報計劃進展,連電話也是打不通。

鱷魚台,天朝zf最高領導人會面的地方,也是天朝守衛最嚴謹的地方。

在李辰計劃延遲了有一周后,7個人終於是有些坐不住,約在了鱷魚台準備好好的談談這件事情。

等人都到齊后,坐在正中的00bsp其他六人沉默了起來,因為這件事情的牽扯很大,如果李辰在中東那邊的行動失敗了,而他們又擅自行動的話,那麼後果讓眾人都有些不敢想象。

00bsp「他們不說,我。」

門外這時傳來了一個非常年輕的聲音,然後門一下子被打開了。

七個人看向門口,然後他們心跳都加速了起來。

只見拄著拐杖,臉上有些布滿鬍渣子,顯得有些滄桑的陳雨夜、青雯、尚軍、黃剛、梁一博和葉水仙走了進來。

「你們怎麼進來的,警衛1

「不用叫了。」陳雨夜笑道,「門外的所有警衛現在都已經被繳了械了,這裡已經被三大家族的人給包圍了。」

聽見陳雨夜這句話,七個人同時吸了一口涼氣,陳雨夜的膽子未免有些太大了,竟然敢讓人包圍這個地方。

「你就是陳雨夜吧。」00bsp陳雨夜點了點頭,笑道:「你就是00bsp「既然你認識我,那麼你應該知道,你自己現在在做些什麼么?」00bsp陳雨夜不是被嚇大的,他一屁股坐在了一張空著的凳子上,看著幾個人笑道:「我當然知道我現在在做些什麼,不過,我想見你們幾個人,還真只有這個方法了。」說著,陳雨夜停止了笑容,「好了,我不跟你們這些個大忙人廢話了。我這次不惜冒著這麼大風險闖進這裡,是有事情跟你們談。」

「看。」00bsp陳雨夜一手拿過了青雯手上的包裹,打開后把裡面的東西倒在了地上,然後又從自己褲兜里掏出了知天冊:「這些東西,你們都知道是什麼吧。」

看見陳雨夜面前和手上的東西,就算他們是站在天朝頂端的幾個人,也不由的變了變臉色,陳雨夜現在拿著的東西說明了兩件事情,第一是李辰在中東那邊的行動果然失敗了,還有就是,陳雨夜現在已經是欽宗的宗主了。

陳雨夜見幾個人臉色有變,冷聲道:「看來你們都知道。好吧,我直說了。這次中東的事情我很憤怒,因為我不但失去了幾個隊員,還失去了我爹和我最敬愛的團長。起初我是很希望跟你們拼個魚死網破的,畢竟欽宗盤踞在天朝這麼多年了,我相信它應該不是吃素的,你們說是吧。」

「陳雨夜,你最好不要亂來1

「別激動,聽我說完。」陳雨夜這時又笑了起來,「不過呢。在三大家族盟友的勸阻下,我放棄了這個想法。而且我願意以欽宗宗主一職宣布解散欽宗,其交換條件就是,你們不得對三大家族還有我陳家、葉家下手。如果你們答應的話,現在就可以在我們五家的後人面前,給我們一個承諾,而我馬上就可以讓欽宗解散這個消息散播出去。」

陳雨夜說完后,拿出煙給梁一博、黃剛和尚軍派上,然後自己點燃一根,看著七個人,等著他們的回答。

「好,我用我00bsp陳雨夜點了點頭,看向了青雯:「青雯,你都錄下來了吧。」

青雯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把手中一直拿著的d拿給了陳雨夜。陳雨夜看了看d上錄下來的畫面,很是滿意的站起身笑道:「那好,這件事情就這麼說定了,這些東西,你們看著辦吧。」說罷,他把手中的知天冊仍在了地上,然後就跟著眾人一起走了出去。

等陳雨夜幾人走出去后,006號首長開口道:「我們就真的這麼答應陳雨夜了?」

「這件事情,對我們沒有壞處。」00bsp聽完00bsp20bsp陳家大宅里,剛剛陪著陳雨夜一起去鱷魚台的人,全部坐在客廳里。

「雨夜,這次我們還真得謝謝你了。」尚軍笑道,「如果不是你犧牲欽宗來跟那幾個老傢伙交換條件,恐怕我們幾個都會被意外死亡吧。」

陳雨夜笑著搖了搖頭:「其實這次,我們最應該感謝的是梁一博。這次如果沒有他的幫助,我跟青雯、郭敏和衫樣三人,根本就回不到天朝。」

「不用感謝我」梁一博坐在電人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我只是個商人而已,凡是對我有利的,不用別人提醒,我都會做。」說著,梁一博站起了身子,「好了陳雨夜,欽宗解散的消息我已經放出去了,我們的合作,也就到這裡就結束了。我也要走了。」

陳雨夜知道梁一博不喜歡跟其他人有太多的感情,他笑道:「我腿腳不方便,我就不送你了。」

梁一博對陳雨夜笑了笑,然後離去了。

梁一博走了之後,黃剛看了看坐在陳雨夜周圍的青雯和郭敏,然後一臉曖昧的看著陳雨夜道:「喂,雨夜。這兩位,現在是你的什麼人啊?」

對了,順便一提的是,在回國的船上,陳雨夜已經跟青雯、郭敏正式的確定了關係,而且在到達天朝的那天晚上,陳雨夜連哄帶騙的,終於完成了自己人生的終極目標,也就是3p。

青雯比較內向,被黃剛這麼一說,就有些不好意思了。不過郭敏從小就混跡在流氓堆里,性格自然不必青雯,他這時一把挽住了陳雨夜的胳膊,一臉幸福道:「很明顯的事情嘛,還用多說什麼嗎。」

「哦」

黃剛和尚軍兩個表示明白的點了點頭,只有葉水仙坐在旁邊,從剛剛開始就一言不發。

其實葉水仙自從先出自己的身子后,沒有想過能夠在見到陳雨夜。不過陳雨夜現在回來了,她就不得不面臨一個問題了。她愛陳雨夜,這是她跟陳雨夜之間都知道的,不過他們兩個,現在到底是該以一個什麼樣的狀態相處,葉水仙從見到陳雨夜開始,就一直在思考著這個問題。

「其實,在這裡我好還有一件事情想要說」陳雨夜這時輕輕的拿掉了郭敏挽住自己的手,然後站起身來,一瘸一拐的走到了葉水仙的旁邊蹲了下。

幾個人不知道陳雨夜跟葉水仙之間發生過的事情,都是一臉好奇的看著陳雨夜和葉水仙,等著看他要說什麼。

葉水仙在看見陳雨夜蹲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心跳的速度就加快了起來。

「水仙,你願......」

「我願意1陳雨夜話都還沒說完,葉水仙一把就抱住了陳雨夜,笑著哭了起來,小拳頭不停的在陳雨夜的背上敲打著,「還算你有點良心。」

陳雨夜笑著不停的撫摸著葉水仙的長發,沒有再說什麼。可此時尚軍和黃剛兩個都是長大了嘴巴,心想,陳雨夜這孫子太狠了吧,他們這夥人里唯一的兩個女的,一個黃秋月,一個葉水仙,最後竟然都是遭了這小子的道了。

陳雨夜在京城修養了十天,不過這十天可的日子可不好過。首先是葉雨知道了陳雨夜跟葉水仙的關係后,跟陳雨夜想的差不多,葉雨直接從今廚房抄起菜刀就想劈了陳雨夜這小兔崽子。不過漸漸的,葉雨也就接受了這一個現實,並且叮囑陳雨夜,要是不好好對待葉水仙的話,自己還要劈了他。陳雨夜哪敢違抗葉雨的意思啊,忙點頭稱絕對不辜負葉水仙跟其他女人,葉雨這才饒了他。

之後,陳雨夜又是好說歹說的,才讓陳忠把衫樣安排進了軍營,在離開陳雨夜的時候,衫樣哭差點沒暈過去,也讓去送他的陳雨夜和青雯十分的無語。

十天後,也就是8月bsp陳雨夜走進大門后,就被籃家的新管家給帶到了別墅里,而藍正龍此時,正坐在沙發上看著書。

「老爺,陳先生來了。」管家道。

藍正龍放下了書,看了一眼陳雨夜,然後對管家道:「你先出去吧。我有些事情,想要跟陳先生說。」

管家說了聲是,然後走了出去。

陳雨夜走進客廳,坐在藍正龍旁邊的單人沙發上,看著他道:「你找我有事?」

藍正龍的表情很奇怪,好像很難過,有好像很開心,過了許久他才開口:「算是有事吧。」

「有事就說吧,我還趕著回南廣呢。」陳雨夜道。

「好,既然你忙那我也不耽擱你時間了。」說著,藍正龍的頭看向了樓上,「小雪!你出來吧。」

聽見藍正龍叫楊雪的名字,陳雨夜瞪大眼睛看向了樓上,只見,一個房間門打開后,楊雪從裡面快速的跑出房門,然後跑下了樓,一把就投入了陳雨夜的懷抱之中。

「這,這怎麼回事?」陳雨夜驚訝道,按理,楊雪不是應該在自己家裡面么,怎麼會出現在藍正龍的家裡。

藍正龍看著楊雪摟住陳雨夜,臉上的表情很是痛苦,扭過頭不看他們倆后,他道:「你們走吧1

陳雨夜現在腦袋滿是問號,剛要接著問,藍正龍突然站了起來大聲道:「快走!在我沒有改變主意之前1說吧,藍正龍快步的走上了樓去,然後走進房間重重的把門給關了上。

陳雨夜這時看向了懷中的楊雪:「你怎麼會在這裡?」

「不要問這麼多好么。」楊雪抬起頭,眼睛含淚的微笑道,「我只要你記住,從今天起,你可不許辜負我。」

陳雨夜獃獃的看著楊雪,楊雪嬌嗔道:「傻瓜。」說吧,楊雪就猛地抬起頭,跟陳雨夜吻在了一起。

......。

距離南廣市只有幾百公里的成會市,周芸這會正坐在咖啡廳里,低著頭看著桌上的咖啡,手中拿著勺子,不斷的攪拌著。

她在這裡是為了等待她相親的對象。這一個月裡面,周芸已經見了十幾個相親對象了,不過每次當看見跟自己相親的男人坐在自己對面的時候,周芸總會想起陳雨夜,想著,如果是陳雨夜坐在對面,那該有多麼的好埃

「妹仔,我可不可以坐這哇。」

這時周芸身旁,傳來了一個朝著四川口音的男人聲音。

「莫法,我這兒有人坐咯。」周芸頭也不抬道。

「莫這麼見外撒,我看你長得還瓜可以滴,要不然我們兩個認識一哈子嘛,弄不好我們兩個還可以耍個朋友之類的,你說是不是哇。」

周芸暗罵「闖進你媽個鬼哦」,抬起頭剛想讓這男人走人的時候,她愣住了。

站在周芸面前的是一個穿著t恤、沙灘褲,腳上踏著夜市裡買的便宜人字拖,嘴裡叼著煙,臉上還帶著壞笑的男人。不過這個男人,正是周芸朝思暮想的男人,陳雨夜。

「妹仔,你莫這個樣子盯到別個嘛,弄得我瓜不好意思得。」陳雨夜笑道。

周芸撇了撇嘴,眼睛里已經有了水霧:「你怎麼來了。」

「我怎麼就不能來了。陳雨夜語氣恢復正常,不過臉上的壞笑還在,他坐在了周芸的對面,笑道,「周芸,跟我回南廣,怎麼樣?」

「抱歉,這好像是我的座位吧。」

周芸還沒有回答陳雨夜,這時旁邊又響起了一個男人的生硬,這個男人就是今天來跟周芸相親來的。

「哎喲,你看我們倆這記性。」陳雨夜這時一拍自己的腦袋,站起身,還順便拉上了周芸,「我們走吧,就別打擾人家了,好么?」

陳雨夜那溫柔的眼神,就好像一把鑰匙一樣,瞬間打開了周芸的心扉,她笑著點了點頭,然後跟著陳雨夜就跑了出去。

剛剛跑出咖啡廳,就聽見後面傳來了那個男人的聲音。

「不對啊,喂!剛剛那是周芸么。」

陳雨夜和周芸兩個相視一笑,牽著手在路上狂奔了起來。

.......。

陳雨夜帶著周芸回到了南廣市后,他生活又恢復了正常。而且一說的是,陳家的女人們對陳雨夜進行了一次批鬥,批鬥陳雨夜讓她們的姐妹隊伍又裝大了,並且告訴陳雨夜,最好不要再讓隊伍壯大了。陳雨夜自然沒話說,他也覺得,如果自己在花心下去的話,也不是事。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的過去了,當要開學的前幾天,一天凌晨,陳雨夜跟龍津、凌風兩個好基友鬼混后歸來,本來是準備去睡覺的,不過當他走過客廳的時候,發現客廳裡面竟然坐著一個男人,再仔細一看,這個男人竟然是東尚志!

「我去!你怎麼在我家來了1

陳雨夜狂喜的走進了客廳,而本來還在看電視的東尚志,也是關掉了電視,微笑著的看著陳雨夜,手裡拿著一支筆跟一個小本子,在本子上快速的謝了起來,寫好后拿起給陳雨夜看。

「我本來是想說就這麼把我妹妹接走的,不過在臨走之前,我還想最後的看一眼你。」

陳雨夜點了點頭,笑道:「小穎能夠回到你這個哥哥的身邊,也算是一大幸事了。對了,你們以後又什麼打算么?」

「這就不鬧你費心了,前段時間躲著你,是因為我不想再想起以前的人和事,不過當我知道我知道的身世后,我覺得,我有理由見你一面。」

聽東尚志搞清楚了他自己的身世,陳雨夜好奇的問道:「我能問一下,你的身世是?」

「保密。」東尚志站了起來張開雙手,好像是要跟陳雨夜來個離別前的擁抱。

陳雨夜也站了起來,跟東尚志擁抱了一下:「對了,你不接走小穎么,小穎人呢?」

東尚志鬆開陳雨夜后,又是快速的在紙上謝了起來,「在外面我的車上。對了陳雨夜,小穎聽青雯說你身上中了巫王的降頭,不過她沒有看出來。她說,這只是巫王想嚇你,讓你乖乖的遵守承諾而已。」

要不是東尚志這麼一說,陳雨夜還真就忘了這件事情了。不過現在陳雨夜應該放心了不少,第一是巫王交給他的任務總算是完成了,第二則是自己身上沒有中降頭。

「好了,現在時間也不早了,那我先帶著小穎走了。希望我們將來,還能夠再見面。」

「恩,保重。」

東尚志就這麼走了出去,陳雨夜在他走出去后,也是嘆了一口氣。都說彩虹總在風雨後,自從欽宗的事情解決了之後,陳雨夜好像還真的就恢復了之前那種平靜的日子,而且運氣,好像也沒有以前倒霉了。

走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后,陳雨夜本來是準備倒頭就睡的,不過剛一躺在床上,陳雨夜就感覺不對勁,這床上好像還躺著另外一個人。

「嘿嘿,是哪個跟我玩捉迷藏埃」陳雨夜知道是自己的女人,於是一下子撲到了那個人身上,同時一掀開輩子,只見王倩影正滿臉緋紅的看著他,「倩影?你怎麼跑我這裡來了。」

「我就不能來么。」王倩影雙手環住了陳雨夜的脖子,面帶委屈道,「雨夜,我覺得我被你冷落了。」

「你怎麼會這麼想呢?」陳雨夜問道。

「因為,因為。」王倩影表情有些嬌羞,最後深呼吸一口,看著陳雨夜道,「因為,你好像跟其他姐妹都有過同房,唯獨我沒有。」

「瞎說,菲菲我不是沒跟她同房么。」

「那不一樣!菲菲還小,我知道你是想等她畢業之後,可我都二十九歲了,不小了。」王倩影道。

陳雨夜這時眼睛看著王倩影那傲人的雙峰,點了點頭:「恩,確實不小了。」說著,陳雨夜從新的蓋上了被子。

不一會,房間里傳來了王倩影疼痛的叫聲,之後就是喘息和猶如也應辦動聽的呻吟聲。

.......。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就到了九月一號開學的日子。

陳雨夜站在蒙蒂高中的校門口,看著一個個學生不斷的走入學校,心中也滿是惆悵。半年前,自己還是被當時好友的羅愛麗帶到這裡來應聘的,而且後來跟一年級九班的一群頑皮學生發生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半學期之後,陳雨夜就跟這些一年級九班的學生們分別了,現在想想,還真有些捨不得。

走進學校后,陳雨夜走進教學樓,上了三樓的二年級教師辦公室,這個辦公室大多數都認識陳雨夜,所以陳雨夜也沒有做什麼自我介紹,還是老樣子,躺在桌子上就開始睡覺。

上課鈴聲響起后,坐在陳雨夜旁邊的周芸叫醒了正在睡覺的陳雨夜,而陳雨夜拿上二年級的教科書,走出了辦公室。

陳雨夜雖然已經上了一個學期的課了,不過今天面對的是新生,所以陳雨夜還是有些緊張。

來到二年級九班的教室外面,陳雨夜給自己壯了一下膽子,推開門快步的走上了講台,然後看了不看下面的學生,拿起粉筆就在黑板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各位同學,從今天起......」寫完自己的名字,陳雨夜剛想轉身坐自我介紹的時候,他愣住了,因為下面坐著的,竟然全部都是一年級九班的學生。

「噗1坐在第一排的姜維,看著陳雨夜的樣子,一下子笑了出來,「老師,你這演gto呢,不過貌似您姓陳,不叫鬼冢埃」

「哈哈哈哈哈。」

姜維的話,讓下面的同學哄堂大笑。

陳雨夜還是沒反應過來,這時坐在西風旁邊的王玲玲笑道:「老師,經過上學期和你的相處之後,我們發現你這個老師還不錯。所以......」

「我們都是提出,分到九班1下面的同學齊聲道。

陳雨夜這時醒了過來,低頭笑了笑。然後看著下面的同學道:「你們啊,竟然也不提前告訴一聲,是不是就等著看我驚訝的樣子埃」

「對1又是齊聲道。

陳雨夜笑著搖了搖頭,把教科書往桌上一放,然後道:「好了,既然大家都是好熟人了,那我就不做自我介紹了。」

「那不成啊,就算您是老師也不能亂了規矩埃」姜維道。

陳雨夜白了姜維一眼:「就你這活寶事多。」說完,他的眼睛一一掠過下面的同學,然後大聲道:「上課1

最後,請各位書友先看一下我的廢話吧。其實,這本書我預計的是下個月在寫十幾萬字再完本。可是當寫到欽宗之亂平息之後我發現我寫不出來什麼了,就算勉強自己寫,那也不會很讓人滿意,所以就這麼結束吧。謝謝一路來,書友們的陪伴,雖然書評很少、紅票很少,不過只要有人看,我就很滿足了,再次的謝謝大家,也跟大家道個歉,畢竟這個完結,確實有些太倉促了。

♂♂。風流教師

———————————————————————————————

風流教師第四百一十章上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