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六章叫叔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叫叔叔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不知道過了多久,陳雨夜覺得臉上一涼,醒了過來。

他想活動一下身子,發現自己綁在椅子上關進了一間黑漆漆的小屋子裡,從懸吊的白熾燈泡微弱的亮光,他看見自己面前坐著手持電棍的安少,和拿著水桶的年輕警察。

安少邪笑的看著陳雨夜:「牛人,你醒了啊,再牛一個給我看下。」

「你能先給我鬆開么?」陳雨夜冷冷的看著他,「如果你給我鬆開,我保證實現你這個犯賤的願望。」

「媽的,還嘴硬1安少說著,電棍一下子戳在陳雨夜的脖子上,陳雨夜感覺全身一麻,一下子躺倒在了地上。

安少用腳拚命的踩著地上的陳雨夜:「叫你他媽再囂張!叫你囂張1

陳雨夜感到腰上一陣疼痛,不過他緊咬牙關,硬是一聲沒吭。

不知道踩了多少腳,安少氣喘吁吁的坐在了椅子上:「把他給我拉起來,讓他把認罪書給簽了1

年輕警察把椅子扶正,把一張紙放在桌子上,把嘴巴湊近他耳朵:「簽了吧,這樣你就可以免受皮肉之苦了。」

陳雨夜吐出一口血唾沫,靠著椅子一言不發。

「你他媽不簽是吧1安少看陳雨夜一語不發,站起來又想給他一棍子。

年輕警察連忙攔住了安少:「安少,別激動,最近嚴打,如果傷太重被人看見了影響不好,讓我開導開導他。」

安少氣呼呼的看著陳雨夜,一腳又是把他踢翻:「我先去喝點東西,如果回來這傢伙還沒簽,那我就要我的手段了,哼1說完安少便走出了這間小屋。

年輕警察看安少走了出去,把幫著陳雨夜的椅子扶起:「哥們,說實話你這次事惹大了,我勸你還是簽了吧,幾年之後出來又是條好漢,犯不著跟這樣的官二代斗。」

「我要打電話給我朋友。」陳雨夜冷冷的看著那個年輕警察。「憑你提醒我這幾句話,我可以原諒你剛剛的無禮。但如果你拒絕我,我保證這件事情被我朋友知道后,你不但會失去工作,其他後果也是很嚴重的。」

年輕警察聽這口氣,眼前這個人好像也不簡單埃不過自己給了他電話,安少那邊也難以擺平啊,自己不過是一個實習小警察,人家可是副局的兒子埃

陳雨夜看著他的表情,知道他又顧慮,便開口道:「我可以跟你保證,只要你讓我打這個電話,我不但你不會受到安少的報復,還會升職。」

聽陳雨夜這麼說,再加上本來就對安少沒多少好感,年輕警察猛的一點頭,然後給陳雨夜解開了手銬。

陳雨夜揉了揉自己被拷的發麻的手,從包里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誰啊?」電話那頭,是一個中年人慵懶的聲音,看來還沒有睡醒。

「肥豬,我是陳雨夜。我現在正在市局裡面,你趕快過來把我弄出去。」陳雨夜坐在凳子上,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我操!小雨是你啊,這麼久不聯繫我還以為你死了。你怎麼被弄進市局了?」電話那頭聽見是陳雨夜,一下子大叫了出來。

陳雨夜把電話拿的老遠,等對方說完才拿進耳朵:「我說你就不能小聲一點么,我被那」說到這,他問一旁的警察:「安少的全名叫啥?」

「洪安。」

「對,洪安給弄進來了,總之你趕快把。」陳雨夜說完沒等對方說完,便掛掉了電話。

小警察看到他說完了,一臉緊張的看著他:「你剛剛沒騙我吧?我現在真的很害怕安少的報復,那傢伙可以說完全不是人的。」

陳雨夜翹著二郎腿靠在椅子上:「放心,你等會就會升職的,你喜歡那個組。」

「嗯?重重案組。」年輕警察是剛剛畢業的,血氣方剛的他自然是嚮往最危險的重案組。

陳雨夜點點頭,閉上眼睛養神,不再說話。

洪安這個時候喝著從自動販售機里買來的可樂,正在外面調戲著新調來的女警,突然腦袋被人給狠狠的拍了一巴掌,可樂撒了自己一褲子。

「誰他爸,您怎麼在這裡,今天您不是休息么?」安少本來想破口大罵,不過後面站的,正是自己的父親,市局的副局長洪大宇。

洪大宇一臉氣憤的看著自己的兒子,舉起手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他的臉上:「你今天是不是弄進來一個叫做陳雨夜的人?」

「是是啊,怎麼了?」洪安捂住自己的臉,不知所措的看著自己的爸。

洪大宇氣的又想給洪安一耳光,不過手抬起有放下了:「趕緊帶我去那裡!你讓我怎麼說你啊1

安少不知所云的帶著自己父親來到了剛剛毆打房間,這個時候小警察正緊張的坐在椅子上,而對面的陳雨夜則翹著二郎腿在閉目養神。

「小雨,呵呵,好久不見埃」洪大宇努力擠出一個笑容,張開雙手朝著陳雨夜走了過去。

陳雨夜睜開眼睛,看見洪大宇那肥胖的身體,正靠近進來,連忙站了起來張開雙手迎合了他的擁抱:「死胖子,這麼久不見,你又長胖了。」

「你他媽不能在我屬下面前給我點面子埃」洪大宇在陳雨夜耳邊小聲的說道,然後用力的拍著他的背部。

「尼瑪的,別拍,老子剛被那孫子打了,正痛著。」陳雨夜放開了洪大宇,看著在門口傻了眼的洪安。「童鞋,過來啊,剛不是打的挺爽的么?」

洪安這個時候完全傻愣在那裡了,聽見陳雨夜的話,不知所措的看著自己的父親。

洪大宇拍了拍陳雨夜的肩膀:「小雨,這是犬子,我請你搓一頓,這事就這麼算了,你看怎麼樣?洪安,還不過來叫叔叔。」

這下不僅是洪安,連陳雨夜也傻了:「等會,你說這小崽子是你兒子?」

「可不是么?以前也沒為你引薦來著,洪安,愣著幹嘛,快過來啊1洪安對陳雨夜笑了笑,又是一臉嚴肅的對洪安吼著。「你今天對你雨叔這麼無禮,還不趕快過來道歉。」

洪安一臉不情願的走到陳雨夜的面前:「雨叔,對不起」還沒說完,陳雨夜一巴掌就扇在了洪安的臉上。

看見自己兒子挨巴掌,作為父親的洪大宇一把抓住了陳雨夜的衣領:「小雨!老子能讓我兒子給你道個歉就算不錯了,別他媽太過分了。」

陳雨夜拍開洪大宇的手,一臉笑意的捏著洪安的臉:「胖子啊,你不會教兒子我幫你教一下你還不樂意了。」

「十萬塊湯藥費,外加一輛景程。」洪大宇皺著眉頭看著陳雨夜。「這是老子的極限,再漫天要價,小心老子翻臉不認人1

「成交。」陳雨夜又是一巴掌打在洪安的臉上,然後從洪大宇身上拿出煙給自己點上。「另外,這個警察我要你安排他進重案組。」

洪大宇臉都被氣洪了:「好、好、好!惹上你算我他媽倒霉。」

「錢直接打進我賬戶就行,還是以前那個賬號,車你給我開到天宇小區再給我打電話。」陳雨夜一臉笑容的把洪大宇的中華煙踹進自己的褲兜里,一把摟住了那小警察。「侄子,這可是我兄弟,作為叔叔的我,可是不希望聽到我朋友被整的消息。」

洪大宇這個時候終於爆發了,朝著陳雨夜大吼道:「你他媽還有完沒完1

「完了,呵呵,我先走了。兄弟,這是我電話,記得有事打電話啊,我叫陳雨夜。」陳雨夜笑呵呵拿出筆在那個警察的手上寫下自己的號碼,然後就轉身離去。

看著終於送走瘟神了,洪大宇呼出一口氣:「終於他媽的送走這瘟神了,你叫啥名字。」

那個小警察聽見李安綁「副副局長,我叫李安綁,現在還在實習。」

「不用實習了,明天去重案組報道。」洪大宇說完,看了一眼自己還傻愣著的兒子,嘆了口氣走了出去。

  • (快捷鍵:←)
  • 風流教師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