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二十九章叫誰嫂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叫誰嫂子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陳雨夜和二胖聊了幾句,便回到家裡。無所事事的他玩了一會遊戲便回到自己的房間倒頭大睡。

不知道睡了多久,陳雨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看了看窗外已經黑了下來,打了個哈欠走出房間。羅艾麗不知道什麼回家了,正在客廳地板上玩著遊戲機。陳雨夜坐在他旁邊,一把搶過她的手柄玩了起來:「怎麼回來也不叫醒我啊?」

「喂,你沒看我正玩著呢。」手柄被搶走,羅艾麗不悅的嘟起嘴吧,伸手就要搶陳雨夜手中的手柄。「快點還給我。」

陳雨夜一邊躲閃著,一邊緊張的看著電視:「別動,要掛了你沒看見啊,這個存檔我玩了很久的。」

羅艾麗還是不管這些,拚命的搶著陳雨夜的手柄,眼看搶不著,一急便拿起了地上的拖鞋。

「啊1

幾分鐘后,羅艾麗一臉歉意的看著廁所那扇緊閉的門,陳雨夜打開門,臉上滿是水珠和一隻拖鞋留下的紅櫻

「對不起1還沒等陳雨夜開口,羅艾麗就朝陳雨夜深深的鞠了一躬。

陳雨夜看她這樣子,也不好責怪她,只好嘆了口氣躺在沙發上:「算了,今晚上吃什麼啊,你不會是沒打死我,想餓死我吧。」

羅艾麗見陳雨夜原諒了自己,一臉笑容的看著他:「嘻嘻,你原諒我拉。我馬上做飯,你先在沙發上躺一會。」說完她便走進廚房。

「哎我這輩子也就載這女人手上了。」陳雨夜搖搖頭,準備倒頭大睡的時候,敲門聲響起了。

「小雨,你去開下門。」羅艾麗的聲音從廚房傳了出來,陳雨夜雖然很不情願,但也走到門前打開了門。

「怎麼這麼慢埃」凌風手裡提著水果,毫不客氣的走了進來。

陳雨夜無語的看著他:「你那是什麼語氣,這是你家么?」

凌風把手裡的水果放在茶几的果盤裡,坐在沙發上四處的環視著:「別在意這些細節,不過說實話,你家裝修的不錯埃廚房什麼聲音?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說到這裡,凌風朝陳雨夜曖昧的笑了起來。

陳雨夜關上門,躺在沙發上解釋道:「廚房裡那個是羅艾麗,我倆可是鐵哥們。」

「哦原來還有這種鐵哥們的埃」陳雨夜本來正兒八經的跟他解釋,不過在凌風耳朵里,這種解釋就是掩飾。

「媽的,不聽人話的傢伙。」陳雨夜一腳狠狠的揣在凌風屁股上。「你怎麼知道我家在哪的?還有你來不會就是給我送兩斤水果吧。」

凌風鄙視的看著陳雨夜:「我說你這個傢伙,不會把我們昨晚上的約定給忘的一乾二淨了吧。」

「約定?」陳雨夜想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今晚上要和凌風單獨出去喝兩杯的。「你說的是今晚上一起出去鬼混吧,現在時間還早著呢。」

「什麼鬼混?」羅艾麗拿著鍋鏟從廚房裡走了出來,看見凌風朝他打招呼便揮舞著鍋鏟。「嗨,凌風,你剛和小雨說什麼鬼混,你們要出去么?」

「都氣管炎了還說是鐵哥們。」凌風小聲對陳雨夜說了一句,一臉微笑的看著羅艾麗:「是這樣子的,我昨天和陳雨夜約好要去喝兩杯。沒意見吧,羅艾麗同學。不對,現在應該叫嫂子了吧。」

羅艾麗聽凌風叫自己嫂子,呵呵的笑了起來:「呵呵,這個當然沒意見,不過你就留下來跟我們一起吃飯吧,等會我跟你們一起去。」

「好的,嫂子你慢慢做。」凌風對著已經走進廚房的羅艾麗揮了揮手,便一臉曖昧的看著陳雨夜。「鐵哥們?怎麼樣,這下被我識破了吧。不過雨夜你也太花心了點吧,我在學校裡面已經聽說了,你和王倩影還有魏靈兒都鬧緋聞,到底哪個才是我嫂子啊?」

本來已經不想理他的陳雨夜,站起身一腳把他踢倒在地板上:「靠!老子和誰都沒關係。」

凌風雙手叉腰一臉痛苦的站了起來:「我操,你還當我冤枉你不成,我可是看到了你和王倩影抱在一起的照片。」

陳雨夜知道他一定是看到了某些學生手機里的照片,也難得跟他解釋:「算了,你要怎麼想是你的事情,反正我確實跟哪個女人都沒關係。」

「嘿嘿,其實我覺得這三人女人都不錯啊,王倩影的冷艷、魏靈兒的熱情、以及你鐵哥們對你的痴情,我就納悶你怎麼還單身呢?」

陳雨夜躺在沙發上,看著天花板道:「我現在光管那一群熊孩子都夠了,哪有時間去談戀愛埃如果你真為我著想,還是幫我想一下怎麼去治那群熊孩子吧。」

「這個我還真沒辦法。」凌風一臉苦笑的看著陳雨夜。「其實不光是你九班,其他班級或多或少都出現著這樣的情況,只不過沒九班那麼猖獗敢跟老師對著干。」

「那你慢慢想辦法吧,我先眯一會。」說完陳雨夜便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好的。」凌風還真的開始想怎麼對付九班那群學生,忽然他感覺自己好像被忽悠了。「不對吧,我們貌似現在再聊你感情的問題,你這是轉移話題埃喂!靠,睡的還真快。」拍了兩下陳雨夜也不見他有反應,便不再理他看起了電視。

九點鐘,吃完晚飯的陳雨夜三人,駕車來到了不夜街,陳雨夜本來想選一家環境很不錯的音樂酒吧,不過被羅艾麗和凌風堅決的否定了。他倆都理由都一樣,去這樣的酒吧還不如買酒回家喝。於是他們進入了整個不夜街最大的火舞酒吧。

剛走進去,就聽見震耳欲聾的dj音樂。陳雨夜是回國后第二次來到這裡,第一次就是自己偶遇救了王倩影。

想起救王倩影那次的危險,陳雨夜不禁笑了一下,然後看了看手上那條已經結疤了的傷口。

看陳雨夜傻笑,羅艾麗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傻笑什麼,凌風你先饒,我和小雨去舞池跳會舞。」

凌風打了一個ok的手勢,指了指吧台,意思是等會讓他們倆去吧台找他。羅艾麗也是跟他打了個手勢表示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