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三十章路見不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路見不平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陳雨夜和羅艾麗在舞池亂蹦了一會,陳雨夜便氣喘吁吁的坐到了吧台的轉椅上。

「呼來杯扎啤,太累人了。」陳雨夜不停的擺動衣領想讓自己涼快點,等酒上來了他端起酒杯一口就喝了個乾淨。

凌風遞了一支煙過去:「我看你現在有些腎虛啊,才這麼一會就不行了。」

陳雨夜接過煙,點上嘆息道:「如果你確定你能跟她一起瘋的話,我就佩服你了。」

凌風看向羅艾麗那邊,羅艾麗就像吃了搖頭.丸一樣,不停的扭動著自己的身軀。

凌風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好吧,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面對這樣一個大美女,你還可以穩得住了。就這麼喝酒有點無聊啊,找點樂子怎麼樣?」

陳雨夜指了指坐在離他們不願的幾個時尚女郎,:「那邊有幾個妞,要不你上埃」

凌風看了看那幾個女人,一臉淫.盪的笑了起來:「嘿嘿,其實我注意他們很久了,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上咯。」

陳雨夜擺擺手,讓他趕緊的吧。凌風站起身,拿起酒杯便走向那幾個女人。而陳雨夜則轉動椅子,看著靈風泡妞。

凌風還是有兩下子的,不知道跟哪個幾個女的說了什麼,就坐在幾個女的旁邊有說有笑的了。

看了凌風炫耀般的朝自己眨了眨眼睛,陳雨夜算是無語了朝他豎起了大拇指,便看向羅艾麗那邊。

羅艾麗還在舞池扭動著她那誘人的身軀,幾個混混此時正推開人群慢慢的靠近她。

「美女,一個人埃」一個長得很高,留著莫西幹頭的混混頭子扭動著身子,一臉猥瑣的看著羅艾麗。

羅艾麗並沒有甩他,仍然自顧自的玩著。那個混混淫笑了一聲,慢慢把手伸向羅艾麗的屁股。

「啪1羅艾麗一巴掌拍開了他的手,眉頭微皺的看著他:「手放乾淨點,小雜皮1

羅艾麗出生黑道世家,肯定也是有練過的。混混感覺挨了羅艾麗一巴掌,手就像火烤一樣痛。旁邊幾個人看這個混混挨打,正想用強,讓他們頭給制止了。

他一臉笑容的看著羅艾麗:「小妞,別逼我用強,我可是翔集會的太子爺。」

「你說你是翔集會的太子爺?」

混混頭子看羅艾麗語氣里好像有點驚訝,連忙繼續道:「是啊,怎樣了。跟了我以後保證沒人敢動你。」

「這個」羅艾麗一副為難的樣子,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嘿嘿,別想了。來,爺先親你一個。」混混淫笑著就要抱住羅艾麗,不過忽然羅艾麗一個高抬腿一腳就踢在了他的臉上。混混頭子用手捂住了臉,朝後面退了幾步。

羅艾麗對混混頭子甜甜的一笑:「不好意思,本小姐最討厭的就是翔集會的。」

見動了手,其他幾個人也不在圍觀。紛紛的舉起拳頭就要打向羅艾麗,不過還沒動,就感覺手被人握住了。

「晚上好。」兩個叼著煙的男人正一臉笑容的看著他們,然後同時把煙給吐了出來,直接吐到他們的眼睛里。

「啊1兩個混混都是捂住眼睛蹲在地上,正當陳雨夜和要凌風擊掌的時候,陳雨夜忽然低下身子,從後面飛來的拳頭直接就打在了凌風的臉上。

看見打了起來,舞池裡的人紛紛離開這個不祥之地。整個舞池就剩下陳雨夜三人,和對方四個混混。

陳雨夜用手肘狠狠的頂在混混的肚子上,然後站起身一腳踢飛他:「靠!想偷襲我,凌風你沒事吧?」

「尼瑪,你閃個雞毛埃」凌風放開捂住鼻子的手,看了一下。還好沒流鼻血。他抬起頭看著陳雨夜,他後面有個混混正拿著匕首刺向他。連忙大聲叫了起來。

陳雨夜聽到聲音就覺得遭了,不過等他轉過頭,一個人已經一把抓住了混混的手。

「打架別用刀哦。」那人不知名的男人一拳把拿刀的混混打倒在地,轉過頭看著陳雨夜三人。「你們沒事吧?」

三個人搖了搖頭,男人接著道:「他好像是翔集會太子,楊萬。你們還是趕快走吧。」

「放心吧,這條街又不是翔集會統治的。」羅艾麗一臉笑容的看著男人。「不過還是謝謝你剛剛救了小雨。」

男人擺擺手:「我只是看不慣翔集會這幫渣滓而已,我也算路見不平吧。」

「呵呵,不管怎麼樣,要不是你我就挨刀子了。」陳雨夜這個時候,一把摟住男人的肩膀。「我請你喝一杯怎麼樣?」

「恭敬不如從命。」男人也不拒絕陳雨夜好意,跟他們一起走向吧台。

保安顯然對這種事情已經見慣了,讓幾個人地上扔了出去,酒吧又恢復了剛才的樣子。

陳雨夜坐好后,打了個響指:「來四杯扎啤,你們要水果拼盤么?」

「我要1羅艾麗坐在陳雨夜旁邊開口了。

「ok,就四杯扎啤,不要水果拼盤。」

「喂,你沒聽見我說嗎1羅艾麗不爽的看著陳雨夜,見陳雨夜不理自己,轉動椅子不再理他。

陳雨夜笑了笑看著剛剛出手救自己的男人:「兄弟,你叫什麼?」

「我叫龍津,目前正在啃老。」龍津笑著對陳雨夜說道。

「我叫陳雨夜、旁邊這小妮子叫羅艾麗,你旁邊那位叫凌風。來,大家先干一杯。」陳雨夜舉起杯子,四個人碰了一下,然後都是一飲而荊

龍津放下杯子,拿出煙散了起來:「你們今天打了翔集會的人,他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反正以後小心點吧。」

陳雨夜一臉自信的說道:「放心吧,就那群垃圾,還不夠我塞牙縫。」

羅艾麗鄙視的看著他:「是么?剛剛是誰差點被垃圾給捅了埃」

「呵呵,意外,純屬意外。」陳雨夜有些尷尬的笑著,把頭靠近羅艾麗。「我說你能不能在外人面前,給我留點面子埃」

「哼1羅艾麗白了他。「除非你去廚房給我切個拼盤,不然我還戳你輪胎。」

「嘿,過分了吧。」

「就過分,怎麼著吧。」

「我」

龍津看著他們鬥嘴,不由得有些羨慕:「呵呵,你和你朋友還真有意思。我那群朋友,都是一群酒肉的朋友。」

凌風拍了拍龍津的肩膀:「我們現在不就是你朋友了么?」說到這裡,凌風把頭湊近他耳邊。「不過嚴格來說,那兩貨不算是朋友,你懂的。」

凌風看了看正在打鬧的兩人,點了點頭表示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