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三十一章暗夜漫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暗夜漫步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深夜十一點多,陳雨夜一行人走出了酒吧,在這行人當中,除了陳雨夜以外,龍津和凌風就像是一陣風都能吹倒一樣。還有羅艾麗,去廁所吐了之後就不省人事了。

陳雨夜抱著已經睡著了的羅艾麗,看著醉醺醺的兩個人:「你們能夠自己回去么?要不我送你們。」

龍津扶著電杆,一臉迷離的說道:「不了,我叫我爸派車過來接我吧。」

「好吧,那你呢?」陳雨夜聽龍津這麼說便不好說什麼,他看向凌風。「你又怎麼回去。」

「我啊,我隨便找個酒店開個房就可以,你不用管我。」凌風表情迷迷糊糊的坐在路邊,對陳雨夜擺了擺手。「你還是趕緊回去吧,明天遲到了小心我扣你工資埃」

看凌風這個樣子,陳雨夜有些想笑,不過還是忍住了,誰知道凌風會不會發酒瘋啊,如果發起酒瘋自己也不好把他給弄傷。

陳雨夜感覺自己也有些醉了,要是開車出事就不好了,於是他抱著羅艾麗一步步的朝著家的方向走了過去。

走出不夜街后,街上的行人開始變少了。風吹過無人的街道,路邊的路燈和偶爾路過的車輛,讓本來安靜的街道添加了一絲荒涼。

本來有出處車路過,但不知道為什麼陳雨夜今晚上就不想坐車。

「小雨,我真的很喜歡你。」躺在陳雨夜懷裡面的羅艾麗,閉著眼睛笑了起來。

陳雨夜微笑的看著前方:「每一個不愛你的人,心中都放著一個不可能的人。何必這麼執著呢?」

「可我就是愛你,我一定要成為你的女人,嗚……」說著羅艾麗直接把頭對著陳雨夜的胸口。陳雨夜只感覺胸口一熱,一股刺鼻的酒氣傳進了自己的鼻子里。

陳雨夜連忙放下羅艾麗,一隻手扶著她,一隻手拍著他的背:「你沒事吧,不能喝那你還喝這麼多。」

羅艾麗搖搖頭,也不管陳雨夜胸前的污垢,眼睛緊閉的躺在他懷裡:「我沒事,怎麼不開車回去埃」

陳雨夜一臉關心的看著她:「喝醉酒開車我怕出事,我抱你吧。」陳雨夜說著便一把抱起了羅艾麗。

羅艾麗臉貼著他胸口:「能躺在你的懷裡,真好。」

陳雨夜一把抱起了羅艾麗,然後慢慢的朝著家裡走去。可能是不太習慣安靜,走了一會陳雨夜開口道:「喂,你睡著沒,沒睡著陪我聊會天。」

「還沒,我在用我整個人感受你的擁抱。」羅艾麗吐完也一臉幸福的蹭著陳雨夜的胸口。「雖然你懷裡有些怪怪的味道。」

「噗,你想知道這是什麼么?」

「什麼啊?感覺有點像酒。」

「是你剛剛吐的。」

「哦等下,這是我吐的?」羅艾麗忽然一下子睜開眼睛,一下子從神雨夜的身上蹦了下來,從包里拿出紙不停的擦著自己的臉。「你怎麼不早說,我剛還在……」說著說著,羅艾麗感覺胃部不舒服,手扶住一旁的電杆,乾嘔了起來。

陳雨夜在一旁哈哈笑了起來:「你就叫自作自受。我看你受到你自己的嘔吐物驚嚇,完全醒過來了嘛,也好,不用我抱了。」

羅艾麗一拳打在陳雨夜胳膊上:「你這個死沒良心的,我都被你噁心成這樣了,你還說風涼話。」

陳雨夜往旁邊一跳,閃過了羅艾麗的拳頭:「我沒怪你吐我衣服上就不錯了。好了沒,好了的話,我們就繼續走吧,這離家可是還有很長一段路。」

羅艾麗等感覺好些了,便站直了身子不悅的看著陳雨夜:「我不走,除非你抱我。」

「真的?」陳雨夜一臉怪笑的看著羅艾麗。「那你就在這裡過夜吧。」說完他就直接朝前走去。

羅艾麗見他真走了,一下子就急了,連忙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喂,你這個男人怎麼這麼小氣埃」

「逗你玩玩行不行啊?」

「哼!諒你也不敢丟掉本小姐」羅艾麗本想故作高傲,但看見陳雨夜又露出那樣的怪笑,她連忙口風一轉。「好吧,我承認我自我感覺良好行了吧。」

「乖。」陳雨夜摸了摸她的頭,然後也不管她翹起老高嘴就往前走去。

沒走多久,羅艾麗就拉著陳雨夜的衣角,兩樣淚汪汪的看著他:「陳雨夜,你抱我嘛,我真的走不動了。」

陳雨夜看她那樣子也不向是說謊,走到他前面彎下了腰:「抱你沒可能,如果要我背你就上來吧。」

「嘻嘻,你真好。」羅艾麗一下子跳上了他的被,雙手緊緊的圍住他的脖子。「這感覺就好像回到了以前一樣,我記得你最後一次背我好像還是十二年前的事情了吧。」

「十二年前?」陳雨夜聽到這句話,不由得想起了十二年前的自己。和現在想整他那幫熊孩子一樣,一樣的無法無天。「你不說十二年前我都忘了告訴你一件事情了,今天下午你知道我班上那群熊孩子想幹嘛么?」

羅艾麗故意裝出一副驚訝的表情,半開玩笑的說道:「不會是想狠狠揍你一頓吧。」

「哈哈,這像不像以前我對付那個想給我來個下馬威那老師?不過很可惜,他們遇上的是我。」

「他們還真的這麼做了?」羅艾麗驚訝的看著陳雨夜。「這群熊孩子還真不知死活.」

陳雨夜把羅艾麗往上面提了提:「這群有趣的孩子,讓我覺得當老師的追求不僅僅是泡妞了。不過還好,他們人生中有一位指導他們人生方向的老師出現。」

「啊呸,還指導人生,你的人生整個就一悲劇。」羅艾麗捏著陳雨夜臉。「最大的悲劇就是,不要本小姐。」

陳雨夜搖晃著腦袋吧羅艾麗的手給搖掉:「我人生悲劇我承認,不過我這輩子最大的悲劇不是不要你,而是認識你。」

「這是你的榮幸,多少黑白兩道公子哥想認識我,我都沒給機會的。」

「其實你可以讓他們認識認識的你,這樣你會告訴他們,見面不如聞名。」

「你以為我不敢啊1

「去埃」

說著說著兩個人又鬥起嘴來了,不過兩個人的內心都是很開心的。其實他們誰都發現,他們越來越離不開對方了。寂靜的夜,回家的路上好像也沒那那種荒涼的感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