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三十二章藍雨的發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藍雨的發現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蒙蒂高中一年級九班的教室里,才來到學校的學生,絕大部分的都在睡覺,還有少部分的人在抄著作業。

「哈哈哈哈,我太佩服你們了。」姜維手裡拿著幾張紙走了進來。教室里睡覺的同學被這笑聲給吵醒,都是不悅的看著姜維。不過姜維也是算是班級里的第一集團的人,所以有怨言也不好說。

不過昨天被陳雨夜要求寫檢討書的四個人就一樣了,他們都是寫到半夜才睡覺,他們紛紛抬起頭,不爽的看著姜維:「你鬧毛啊,能讓老子睡個好覺不?」

「嘿嘿,你們多半睡不著了。咳咳,我敬愛陳雨夜老師」姜維清了清嗓子,站在講台上念著紙上的內容。

「操,你敢讀出來老子弄死你1

四個人聽見原來姜維手上拿的是他們檢討書,一時之間都沖了出去。眾人一聽有料,紛紛上前攔住了四個人,四個人則拚命的往前擠著。

「姜維你快點啊,他們寫啥了。」西風緊咬著牙齒抵和眾人抵擋著一波又一波的衝擊。

「好叻,敬愛的陳雨夜老師,我對於昨天下午,跟蹤並偷襲你的事情表示十分抱歉,為此我昨晚上只吃了兩碗飯,和一大盤的羊肉,由此可見我有多麼的愧疚。我操,何翔你真他媽有才。」姜維念著念著還不忘吐槽一下。「本來我們的行為是要殺頭的,可是老師你寬宏大量,只罰我們一人寫一份檢討書,你知道嗎?當時我感動的都快哭了」

何翔的檢討書寫了整整兩頁,不過除了前面一段,後面的基本上都是拍陳雨夜的馬屁,還有在網路上抄的一些段子。下面的同學一邊擋著四個人,一邊笑的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好了,接下來是張琳芃同學的。」姜維猥瑣的朝張琳芃眨了眨眼睛。

「媽的,你敢讀一個字,我絕對讓你嘗嘗什麼叫生不如死。」張琳芃也是昨天被陳雨夜打了一頓,不然這群人想要攔住他還是有點難現在咬牙切齒的看著姜維,恨不得把他給吃了。

「陳老師」姜維當然不會管他,白了張琳芃一樣,念了起來。不過剛念了一段,一隻白嫩的手就一把搶了姜維手上的稿子。姜維不悅的轉過頭。「誰幹的1

臉上畫著濃濃的煙熏妝,身材火爆的藍雨面無表情的看著他:「是我,有意見么?」

「沒有,怎麼可能會有意見呢?」藍雨雖然只是一介女流,不過也不是什麼好惹的人物,姜維馬上一臉悲哀的看著下面的同學。「對不起了,今天的演講到此結束。」

「切1

眾人失望的閃開了,張琳芃、龍翰、穆傑三個人一起沖向姜維,姜維眼看形勢不妙,馬上跑出了教室。

「孫子!哪裡跑。」三個人衝出教室,歲姜維而去。

何翔一臉可憐兮兮張開了雙手沖向藍雨:「寶藍,我想死你了。」

「磁」藍雨從包里拿出一根電棍按動了按鈕,何翔一下子就停住身形。吞了一口唾沫:「好吧,我是看到你有些激動了,你今天怎麼來學校了?」

藍雨收起電棍,看著從剛剛就一直坐在座位上看好戲的王玲玲:「我聽說,你們整新來的班主任一次都沒成功,所以我來看看,是不是你這個軍師不行了么?」

「你的消息面還真廣埃」王玲玲冷眼看向何翔,何翔一臉尷尬的走出了教室,然後她把臉轉向藍雨:「連行動都不參加的人,有資格說我么?」

「行動?就你們這些幼稚的遊戲我早不想玩了。」藍雨把包扔到桌子上自己旁邊同學的桌子上,然後坐到位置上趴著睡覺。

王玲玲本來就對藍雨有意見,聽她這麼說一拍桌子就站了起來:「幼稚?你這話什麼意思1

「砰1藍雨也是重重的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別以為就你會拍桌子!我也會埃」

本來吵鬧的班級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看著兩個人班級的重量級人物,想著萬一他們決裂了,要跟著那邊才能保證自己不受欺負。

「嘖嘖嘖,真能鬧埃」西風這個時候坐不住了,一下子站在兩個人的中間。「我說兩位,大家好歹同學一場,不要鬧得這麼僵成么?」

藍雨冷冷的看著西風:「西風,別以為你是名義上的班級老大,我就要聽你的。好好管管你喜歡的女人,不然她真要發生什麼事情,我可不負責任。」藍雨說完拿起自己放在桌子上的包,一下子就往教室外面走去。在快走出去的時候她好像想到了什麼一樣,轉過頭看著西風。「給各位一個忠告吧,以後最好別想跟新來那個班主任動粗,不然後果會很慘的。」

「謝謝提醒。」西風一臉微笑的看著藍雨。「這個女魔頭,為什麼會說這句話。難道是她和變態陳有什麼關係。」這個想法很快被他給拋出了腦外,打死他都不相信蒙蒂高中女王會和變態陳有關係。

藍雨看了看王玲玲,伸出手指劃過脖子後走出了教師。王玲玲氣的只想上前給她兩巴掌,不過被西風給攔住了。

「這小賤人,總有一天我要讓她好看1王玲玲坐在位置上,氣的臉都紅了。

西風愛憐的看著王玲玲,可是畢竟自己關係跟藍雨也不錯,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只好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藍雨把幾份檢討書放在陳雨夜座子上,走出了辦公室剛好遇上了剛剛走進來的陳雨夜。不知道為什麼,和陳雨夜剛剛擦肩而過的一瞬間,她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了。原來昨晚一直看陳雨夜那幾個妞當中,其中有一個就是藍雨。不過只是畫了太濃的妝再加上陳雨夜她只見過一面,所以根本沒有認出她。

「他到底是誰?竟然敢打翔集會的太子。」藍雨轉過頭看著陳雨夜一臉笑臉的和老師們打招呼,和昨晚上在火舞酒吧那個陳雨夜簡直就是兩個人。「我一定要搞清楚,你真實的身份。」

陳雨夜坐在自己位置上的時候,總感覺剛剛那女的自己好像在哪裡見過。等轉過頭的時候,那女的已經不見了蹤影。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陳雨夜搖搖頭,把頭轉回來看著桌上的檢討書不禁笑了起來。曾幾何時,寫這東西是自己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