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三十七章禍不單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禍不單行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由於手打上了石膏沒法開車,所以陳雨夜的車已經扔在了診所外面。

陳雨夜站在校門口準備攔車回家,忽然一亮賓士商務車停在了他面前,車後窗搖下裡面露出了羅威那憔悴的面容。

「羅叔,你這是怎麼了?」看著羅威的臉,陳雨夜完全感覺不到,這是一個意氣風發的南廣市教父。

羅威嘆了口氣緩緩道:「上車再說吧,這裡人多眼雜的。」

陳雨夜打開後門,坐進車裡一臉擔憂的看著羅威:「到底發生什麼了?翔集會動手了。」

羅威點點頭,從懷裡拿出雪茄點上:「今天上午,羅剎集團旗下的多家酒吧等娛樂場所被砸,保安全部被打成重傷,而且最讓我頭疼的是動手的根本不會翔集會的人,根據攝像頭拍攝下來的,裡面多是中東和歐洲人的面孔,他們在沖入酒吧之前嘴裡都是叨念著什麼。」

「聖戰1陳雨夜驚呼出聲,現在讓他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看來支持翔集會的是果然聖戰裡面的組織。」

「聖戰?你說的是中東那邊,多個恐怖組織和雇傭兵團體組成的聖戰聯盟?」羅威也驚訝了,這個聖戰聯盟裡面每個組織可都是不要命的恐怖組織,他們怎麼會和自己卯上。

陳雨夜神情嚴肅了起來:「照您這麼描述一定沒錯了,聖戰組織在殺人前都是要用阿拉伯語為即將死去的人禱告,我之前在中東那邊和他們交過手,一定沒錯。」

「那現在怎麼辦?」羅威深深的吸了一口雪茄。「這幾年我一直忙著漂白,根本就沒管過幫派的事情,現在幫派能不能抵擋住翔集會的進攻我都不清楚,現在又扯進來一個聖戰。」

陳雨夜想了一下,然後開口道:「先去蘿莉的公司接她,這些天看來不能讓他出門。然後你召集一下羅剎門的兄弟們,我也聯繫一下我國外的兄弟,到時候一起商量對策。」

「好的,老楊你先去正陽路,然後通知一下羅剎門的兄弟們去公司開會。」羅威知道陳雨夜不是一般人,現在聽他的准沒錯。

司機老楊點了點頭,然後掉頭把車開向正陽路。

陳雨夜微笑的看著羅威:「羅叔,你這麼相信我,就不怕我坑你么?」

「我相信我的眼光,而況你和我家艾麗」說著羅威竟然伸出兩根大拇指,曖昧的朝陳雨夜笑了起來。

「不是,羅叔你聽我說」

陳雨夜還想解釋一下,羅威拍了拍他肩膀:「放心吧,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是不會插手的。」

陳雨夜知道再解釋也是徒勞,他索性躺在坐墊上閉目養神了起來。

很快車就來到一棟寫字樓的樓下,羅艾麗正是這棟寫字樓里的一家投資公司做投資首席顧問。

「我上去接一下蘿莉,羅叔你在這等下。」陳雨夜給羅威說了一聲,便走上樓。由於來過一次,陳雨夜知道他們公司在六樓,便乘坐電梯直接來到了六樓。

電梯打開的時候,一個帶著口罩的醫生和和護士,推著一個帶著白色頭套和一張只能讓人看清楚眼睛的口罩的人走進了電梯。

陳雨夜從那幾個人旁邊經過的時候,總感覺不對,但哪裡不對他也說不出來。

走進了羅艾麗的公司,返現他們公司一個人都沒有,於是他大叫道:「有人么!大白天的,公司怎麼一個人都沒有。」

就在陳雨夜以為今天放假的時候,公司的廁所里好像發出了一絲聲響。陳雨夜往廁所走去,等他走進廁所,立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所有人的員工都是被綁起了,而且嘴上還纏著膠布。

「遭了1陳雨夜忽然想起剛剛乘坐電梯離開那幾個人,他連忙跑了出去,不過這個時候電梯顯示他們已經到了一樓。

陳雨夜連忙撥通了羅威的電話:「羅叔,蘿莉被綁了,她現在應該是坐在輪椅上,被幾個人看起來像是醫生和護士的人推著,你看到趕快跟上他們。」

羅威在接到陳雨夜電話的時候,剛好看到了一行打扮像是護士和醫生的人,把一個穿著病服,帶著口罩的女人抱上了一輛本田suv。

羅威拍了拍老楊的肩膀,催促道:「快!追上去。」

老楊沒有說話,立刻發動了汽車追著那輛本田。羅威拿起電話放在耳邊:「我看到他們了,並且正在追他們。」

「他們的車牌號多少。」陳雨夜此時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他在心中暗暗發誓,不管是誰綁架了羅艾麗,他都會讓他付出慘痛的代價。

「車牌是南rxxxxx。」

「好的,我記下了,羅叔你們先跟著,最好叫點人一起。我馬上就來。」陳雨夜掛掉了羅威的電話,立馬撥通了洪大宇的電話:「胖子,羅威的女兒被綁了,車牌是南rxxxxx,你趕緊讓人攔截。」

本田suv上,被綁上的羅艾麗正劇烈的掙扎著,不過旁邊兩個人死死的架著他的手,她掙扎了一會發現是無用的,也不再掙扎。

開車的人摘下了口罩,露出那張長滿鬍子的臉:「沒想到這次行動這麼輕鬆,這女的準備怎麼處理。」

「頭說了,這女的是威脅陳雨夜的最大武器。這次我們的任務並不是幫助翔集會打擊羅剎門,而是幹掉陳雨夜。」坐在副駕駛,一個很迷人的白人美女開口道。

男人點點頭,看了看後視鏡:「後面有一輛賓士一直跟著我們,要解決掉么?」

「不用,看車牌,上面坐著的應該正是這個女人的父親。」副駕駛上那個女人忽然露出了鬼魅一般的笑容。「如果能夠逮住他,那就更完美了。」

聽見他們要逮自己的父親,羅艾麗又是掙扎了起來,被膠布纏住的嘴也是不斷的發出唔唔的聲音。女人被這聲音給弄的有些不賴煩了,她一個手刀打在羅艾麗的脖子上,羅艾麗一下子就暈了過去

「要不是團長要活的,我早解決掉你了。」女人一臉不耐煩的道。

男人問旁邊的女人道。「我們現在回酒店,還是去哪裡?」

「中國有個成語叫瓮中捉鱉,翔集會在郊外不是有個工廠么,讓他們埋伏一下,我們也來個瓮中捉鱉。」女人看著後視鏡里一直跟著他們的車,笑容變的越來越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