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四十章發生了什麼(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發生了什麼(下)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羅艾麗走出去后,陳雨夜便坐了起來:「都坐吧,我想兩位都應該認識吧,我就不介紹了。」

「當然認識,不過洪副局是去年11月份才提上來的,我倆還不是很熟悉。」羅威說著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洪大宇也是哈哈一笑,伸出了手和羅威握了握:「沒事,咱一回生二回熟嘛,何況我是小雨的忘年之交,以後來往的機會還是很多的。」

「好了,大家都不要打官腔了,還是來聊聊正事吧。」

兩個人鬆開了手,都是把凳子端到陳雨夜的病床旁邊,陳雨夜一臉嚴肅的看著他們:「根據我剛剛潛入進工廠看到的情況,應該是聖戰聯盟里某一個雇傭兵團在支持翔集會,而且那個雇傭兵團實力還不弱。」

「那我們現在是不是要把那些人給揪出來。」紅胖子可是深知聖戰的可怕,如果他們早上自己的麻煩,估計自己是九死一生。

陳雨夜搖了搖頭:「這倒不用,一般的警察恐怕也不是他們的對手。羅叔你讓你手下的人這些天安穩一點,你和洪胖子多聯繫,有事第一時間給他打電話,畢竟警察好出面,一旦抓住了翔集會的把柄,要幹掉它還不容易么?」

兩個人聽陳雨夜這麼說,都是點頭稱是,陳雨夜見他們同意自己的想法微笑的躺下了:「好了,沒事你們就該忙什麼忙什麼去吧,別跟我這閑人瞎打混了。」

「小雨,我還是不明白,你到底是怎麼進去工廠的。工廠四周我們可都查過了,那牆高的不像是可以徒手爬進去的埃」洪大宇對陳雨夜是如何進入工廠很好奇。

羅威本來是要出去的,這個時候聽見洪大宇問起這個問題,也是好奇的停下腳步聽陳雨夜的回答。

「其實胖子你應該知道的吧,你剛剛拿了什麼東西給我。」

「戰斧、槍還有止痛藥埃」紅胖子忽然醒悟了過來。「你用戰斧敲破了牆?」

陳雨夜微笑的看著洪大宇:「胖子你還不算笨,我猜他們一定不敢把蘿莉帶到市區裡面,應該是去郊外,然後我通過你提供給我的那輛車衛星定位,一直跟到了郊外的那個工廠,當時他們並沒有發現我已經溜到了後面去,等胖子你開槍的同時我就開始砸牆了,當時他們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槍聲上面,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後面有聲音。」

「厲害啊,你後面又是怎麼讓他們把羅威和羅艾麗給放了的。」

「那就要感謝他們裡面一個自以為有實力的笨蛋了,當時我綁了他威脅他們交出羅艾麗,沒想到羅叔也被綁架了,所以就一併救了出來。好了,你想八卦的我都說完了,這段時間大家都不要太緊張,平時怎麼樣就怎麼樣。至於蘿莉,羅叔你把她接回去住幾天吧。」

「這個沒問題,我們出去了,你好好休息吧。」

「好的,拜。」

跟陳雨夜道完別,兩個人就離開了醫院,畢竟兩個人都是大忙人,不可能今天就在醫院守著。羅艾麗走了進來,坐在床邊繼續剝桔子:「小雨,我想回家住幾天,這些天翔集會和羅剎門鬧得挺僵的,我怕連累你。」

「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陳雨夜驚訝的問道。羅剎門的翔集會的事情,好像從來就沒有人跟她說過埃

羅艾麗把剝好的橘子,剝成瓣然後味道陳雨夜的嘴裡:「你還真當我傻子啊,雖然黑道上的事情我不知道,但你別忘了我是幹什麼的,有人進攻羅剎集團的事情我比你先知道。」

「把這茬給忘了。」陳雨嚼著橙子恍然大悟道。「蘿莉你聽我說,這件事不是不讓你知道,而是不想讓你擔心而已。」

「我知道,我並沒有怪你。」羅艾麗一邊喂陳雨夜吃橘子一邊說道。「不過我這麼乖,是不是該給我些獎勵埃」

「獎勵?」陳雨夜臉部有些抽搐的看著羅艾麗。「如果是以身相許什麼的,那我還真幫不了你這個忙。」

羅艾麗狡黠笑了一下,翹起了嘴巴:「我要親親。」

陳雨夜看著她那期待的目光,也不好拒絕她。他快速的在羅艾麗的嘴巴上親了一下:「好了吧。」

「我說的是濕吻,你這算什麼埃」羅艾麗嘴巴高高翹起,不挺的搖晃著陳雨夜。

「好了,你跟著你父親大人回家去吧,別在這打擾我這個病患了。」

「不親就不親,有什麼了不起的嘛。」羅艾麗一臉不爽的站起身來,朝外面走去,沒走兩步。他忽然轉過身一下子狠狠的朝著陳雨夜的嘴巴吻了下去。

「嘻嘻,我真走了。」親了有一分多鐘,羅艾麗站起了身,跟陳雨夜揮了揮手便走了出去。

陳雨夜躺在床上,摸著自己嘴巴哭笑不得。這算什麼啊,算是被女流氓吃了豆腐么?

本來醫生要陳雨夜在醫院住一晚上觀察一下再走,不過再陳雨夜的強烈要求下,他還是出院了。

打的回到了家裡,陳雨夜一下子就跳到了自己的床上:「還是家裡舒服啊,醫院什麼的,最討厭了。蘿莉,晚上吃什麼1等喊完之後,陳雨夜才想起羅艾麗已經回家了。

陳雨夜忽然覺得感覺一陣的空虛,他自嘲的笑了笑:「當初人家在的時候不珍惜,現在走了你又想,這是在犯賤么?」

過了一會,陳雨夜還是感覺不適應,準備給羅艾麗打電話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他看了一來電是羅艾麗打給自己的,於是按下了接聽鍵:「打電話幹嘛?」

「沒什麼啊,只是做好晚飯叫你吃飯的時候才發現我已經回來了,所以給你打個電話說下。」

「電話費不要錢啊,就這麼點小事你還打個電話。」

「我喜歡不行啊,你吃晚飯沒?」

「還沒勒,剛剛我還問你晚上吃」

陳雨夜說到這裡馬上就閉上了嘴巴,而電話另一頭的羅艾麗卻笑了起來:「嘻嘻,看來你已經適應了有我的生活了啊,那怎麼辦啊,我現在可以在家不能給你做飯。」

「誰說我適應了啊,我現在就出去吃大餐1

「嘻嘻,還嘴硬。不過聽你這麼說,我心情好多了,我老爸叫我過去吃飯了,我就先掛了。么1

羅艾麗對著電話親了一口便掛斷了電話,陳雨夜放下了手機一個人環視著空蕩蕩的屋子:「我真的適應她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