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四十七章和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和解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天一早,陳雨夜便來到了羅剎集團的醫院,由於昨天晚上的劇烈運動,他的這個傷口第二次的裂開了。

醫生給陳雨夜從新縫合,包紮好了以後一臉嚴肅的看著陳雨夜:「年輕人,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啊,如果你這傷口再裂開的話,可能你這隻手就廢了!還有這幾天最好少抽煙,別喝酒。」

陳雨夜穿上衣服,微笑的道:「謝謝了啊,我會注意的。」說完他便和醫生告辭了,剛走出醫院,就接到了胖子的電話。

「喲,洪副局怎麼這麼悠閑,給我這種屁民打電話埃」陳雨夜知道紅胖子打電話要幹嘛,故意跟他逗笑。

「滾犢子,這麼大的事情你竟然不跟我說,你知不知道昨晚上的事情都鬧到省廳去了。」

「呵呵,我這不是準備給你一個驚喜么?」陳雨夜倒是沒覺得有什麼好怕的,如果真的出事了的話,估計自己現在也不可能這麼悠閑的走在街上。

「驚喜你妹啊!幸好死的全是黑幫成員,而且身上都有槍,這件事情才定型為黑幫之間的爭鬥,不過省廳派下來一個特派員,他已經盯上了羅剎門,而且你也在被盯的人名單當中,你最近身上最好別帶著東西。」

「放心吧,那種東西我都是一次性的,用完就扔了,管他什麼特派員,保證找不到什麼證據的。」

「那就這樣吧,我等會還有個局。」

陳雨夜掛掉電話,收進口袋后苦笑了起來,這算什麼事情啊,現在自己又被一個不知名的人給盯上了。

「陳雨夜?」這個時候對面傳來陳雨夜熟悉的聲音,陳雨夜抬起頭,看見王倩影正提著口袋正朝他走來。「你怎麼到醫院來了,又玩憤怒的小鳥骨折了?」

「噗1

陳雨夜一下子笑了出來,王倩影奇怪的看著他:「你笑什麼?」

「沒事,今天你買這麼多東西是準備請客埃」陳雨夜連忙止住了笑容,趕緊轉移話題。「正好我還沒找到中午吃飯的地方,那就謝謝了。」

「不是」

「你有開車出來么?」

「車在店裡保養」

「計程車1

「」

十幾分鐘后,陳雨夜跟著王倩影來到了她家,王倩影把剛買好的東西放進冰箱后,就對著正在參觀她房子的陳雨夜說道:「冰箱里有喝的,想喝什麼自己拿,如果無聊的話可以看看電視。」

「好的,你快做飯吧,我早飯都沒吃,快餓死了。」陳雨夜坐在客廳悠閑的翹起二郎腿,就好像這是他家一樣。

「我房間好像還有些零食,你餓了的話先吃點吧。」

陳雨夜是真餓了,昨晚就沒吃什麼東西,今早上一早就去了醫院也沒吃,聽王倩影說她房間有吃的,快步的走到王倩影的房門前,然後扭開門鎖走了進去。

陳雨夜毫不客氣,一屁股坐在她那張大床上面,然後拿起放在電腦桌上的薯片就吃了起來。忽然他看見一張合影照,上面是留著齊劉海的王倩影,旁邊則是一臉搞怪的羅艾麗。

看見羅艾麗的照片,陳雨夜本來抓著薯片的手停止不動了,前天晚上跟她鬧矛盾,不知道她氣消沒。

「我想這麼多幹嘛,又不是我的錯。」陳雨夜搖了搖腦袋,本想繼續吃東西,不過羅艾麗趕他下車的時候,那飽含眼淚的眼睛,始終印在陳雨夜的腦海當中。

「哎~」陳雨夜嘆了一口氣,把薯片放在電腦桌上,然後拿出電話給羅艾麗打了過去,不過電話一直響著卻沒人接,陳雨夜正準備掛掉電話的時候,電話接通了。

「你打電話給我幹嘛1還沒等陳雨夜說話,羅艾麗便先開口了,不過那聲音很是沙啞。

「你聲音怎麼這個樣子,扁桃體炎又犯了?」

「這不用你管,有事就說,沒事我就掛電話了。」

「那個我就是」陳雨夜這個時候根本不知道說什麼,就在他鼓起勇氣跟羅艾麗道歉的時候,電話里卻傳來了一陣忙音。

「操1陳雨夜把電話扔到了地上,他最討厭的就是有人在他想說正事的時候掛他電話。「愛咋咋地,我還不管了。」陳雨夜說完繼續抱著薯片吃了起來。

羅艾麗這個時候正躺在床上打點滴,雖然掛掉了陳雨夜的電話,不過心裡還是挺開心的。她本來還在想怎麼跟陳雨夜道歉,沒想到他卻主動打了過來。

「只要你再打過來一次,我就原諒你。」羅艾麗一動不動的看著手裡的手機,不過她等了半個小時電話都沒有響,忽然她想起陳雨夜不喜歡別人掛他電話,連忙拿起手機給他打了回去,不過卻顯示你撥打的手機以關機。

「看來他真的生氣了,怎麼辦。」羅艾麗現在急了,如果因為掛電話這事陳雨夜真跟她絕交了,那麼自己之前的努力不久白費了么。她拔掉了針頭,就讓幾個羅威配給她的保鏢陪她一起出去一趟。

陳雨夜一臉鬱悶的吃著飯,王倩影感覺他好像和之前有些不一樣,不過也不好問什麼。吃完飯陳雨夜沒多做停留就告辭了,一個人鬱悶的走在街上,陳雨夜總感覺心口有塊石頭壓著一樣,慢悠悠的在街上遊盪者,不知不覺他就徒步走到了天宇小區外面,而天色也已經暗了下來。

走進小區后,陳雨夜看見一個人正坐在小區里的鞦韆上,而那個人好像羅艾麗埃

「媽的,我這是怎麼了,想女人想瘋了?」陳雨夜搖搖頭,再看那個的時候,她跑近了自己,然後一下子撲到了自己的懷裡。

陳雨夜驚訝的看著懷裡的羅艾麗:「蘿莉?真的是你啊1

「對不起,我不再跟你鬧脾氣了,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羅艾麗緊緊的抱住陳雨夜,好像一鬆手,他就會消失一樣。

「厄我有點亂,我有不理你么?」

羅艾麗抬起頭,嘴巴翹起老高:「那你剛剛乾嘛把電話關機了,這不是不想理我是什麼?」

「這個埃」陳雨夜哭笑不得的從褲子里拿出被自己摔壞的電話。「剛剛你掛我電話,我一激動,手一滑就摔壞了。」

羅艾麗拿過陳雨夜手上的電話,果然是壞了:「這算什麼啊,我害怕你生氣,還在這裡等了你一下午。」

「好了,現在既然知道我沒不理你了吧。我聽你聲音好像扁桃體炎又犯了,怎麼回事啊?」陳雨夜關心的問道。

「給你說我為你了喝酒喝成這樣,你肯定又會生氣。」羅艾麗知道陳雨夜的脾氣於是說道:「小事啦,既然你沒有不理我,那我就放心了,我先回去咯,老爸都催了很久了。」羅艾麗說完便在陳雨夜的臉上親了一下便坐車離開了。

陳雨夜目送羅艾麗離開后,轉身上樓去了,不過他的心情已經多雲轉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