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五十四章你很眼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四章你很眼熟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王倩影氣呼呼的坐在椅子上,陳雨夜在一旁喝著剛敲詐來的來的果汁:「你幹嘛一臉氣呼呼的樣子,不會就因為一杯果汁吧。」

「我是那種小氣的人么,我只是氣你放縱那群學生,你可是班主任啊1

陳雨夜叫了一杯果汁,然後放在王倩影的面前:「好了,你先喝杯果汁消消氣,聽我慢慢跟你說好吧」接下來,陳雨夜就把安明琪的事情說給了王倩影聽。「這下你明白為什麼我要穿成這個樣子了吧,我只是覺得那孩子被困在家裡有些可憐,所以才帶她到學校里來的。」

王倩影聽完陳雨夜的解釋,氣也消了,拿起面前的果汁喝了起來:「那你也不能放縱那群孩子在課堂上亂來埃」

「你是沒仔細聽我剛才說的吧,人學生都知道,強硬的對待這群叛逆的孩子是沒用的,除非你拿著槍指著他們,不然根本沒可能真的讓他們好好聽話。」

王倩影是徹底說不出來什麼了,他悶聲的喝著果汁,陳雨夜看了看時間,已經快到放學的時候了,便起身道:「我先帶安明琪回家了,記得給錢。」

王倩影也站起身:「一起走吧,我也正好拿了資料就回家了。」

「那正好,又省的士費了。」

「別想蹭車,我才不會載你和你學生。」

陳雨夜根本沒聽進去王倩影的話:「記得在停車場等我哈。」

「喂!你這個傢伙最近怎麼都不聽人話埃」王倩影眉頭皺起,不過陳雨夜無視了她的話。

教室里,安明琪坐在王玲玲的旁邊,而周圍被圍了個嚴嚴實實的。

「對了,琪琪你是怎麼出來的啊,我記得上次打電話叫你,你都說出不來。」

安明琪調皮的笑了起來:「嘻嘻,是一個很神秘人帶我出來的喲。」

「神秘?」聽到這個詞語,基本上班上有一半的男生都是豎起了耳朵,這個神秘人物不會就是她男朋友吧。

王玲玲顯然也想到那個地方去了,一臉曖昧道:「不會是」

「保密。」

聽到這個回答,班上響起一大片心碎的聲音,聽自己的女神這麼說,十有八九就是了。

「鐺鐺1

陳雨夜已經從新帶好口罩和帽子,敲了兩下門,所有人的目光就被他吸引了過去,陳雨夜對安明琪擺了擺手,示意讓他出來,安明琪對岑雨夜點點頭,轉過頭看著王玲玲:「玲玲,我先走了啊,記得電話聯繫。」

「好的,三周后你就可以看到那個我跟你說的老師了,到時候我們一起想辦法整他。」王玲玲雖然話是對安明琪說的,不過眼睛卻看得是門口的陳雨夜,她始終覺得這個人有點眼熟。

陳雨夜帶著安明琪走到停車場,王倩影這個時候還真的在等他們。坐上了車陳雨夜,便摘下了口罩:「嘿嘿,主任麻煩你了。」

「下不為例啊,別想把我當你司機。」王倩影沒有看後面一眼,發動了車。

安明琪拉了拉陳雨夜的衣角,小聲的在他耳邊說道:「老師,你和主任什麼關係啊,我從來沒看到過哪個男老師做過她的車也。」

陳雨夜哪會不知道安明琪想什麼,輕輕的拍了一下她的頭:「小丫頭片子,少亂想。」

「切!不想就不想。」安明琪撅著嘴巴別過了頭。

很快車就到了安明琪所住的地方,陳雨夜看著已經下車的安明琪:「你自進去沒事吧。」

「放心吧,我最多就被吳媽罵罵。」

「那就好,再見。」

「再見。」

說完之後,王倩影便開著車往山下走去,安明琪打開別墅的門,輕輕的走了進去。

「你回來了埃」

一個渾厚的男音傳進了安明琪的耳朵里,安明琪一聽就覺得遭了,立刻站住,頭低著不動了。在一樓偌大的客廳里,沙發上正坐著一個國字臉的中年人,他的手正不停搖晃著紅酒杯,他的身後站著兩個帶著墨鏡,面無薄

「你知不知道,今天下午接到吳媽的電話,我放下公司這麼多事,讓人到處找你,你去哪裡了?」

「對不起,我只是去學校看了看同學。」安明琪頭低的死死的,看都不敢看男人一眼。

「是嗎,那剛剛車上面那個男人是誰?」

「那只是我老師!爸爸你別對他動粗。」安明琪驚慌的說道,她之所以不敢讓陳雨夜進來,就是怕遇見自己的爸爸。

安明琪的爸爸一口喝完杯中的酒:「回房去。」

「爸爸,那真的」

「我不想說第二遍。」

男人的眼神當中,有一種不可違抗的力量,安明琪牙齒緊咬著嘴唇走了樓,然後樓上傳來了「1的巨大關門聲。就在門關上后,從別墅外走進來一個身著西裝的墨鏡男,伏在男人的耳邊說了什麼,男人點了點頭:「把這兩個人都給我帶進來把。」

墨鏡男點了點,走了出來,不一會,王倩影一臉恐懼的拉著陳雨夜的手走了進來,他們的身後有兩個手持手槍,指著他們的腦袋的人。

「兩位請坐吧,別站著了。」男人這個時候拿出雪茄,對陳雨夜道。「來一根么?」

陳雨夜倒是不害怕,拉著王倩影就坐到了男人的對面,伸手拿過了男人手上的雪茄,然後點燃:「你就是安明琪同學的父親吧,不知道把我和我們王主任請到這裡來幹嘛?」

男人沒有說話,死死的盯著陳雨夜,過了許久開口道:「你真的是琪琪學校里的老師么?我怎麼感覺老師你很面熟埃」

陳雨夜聳了聳肩:「很多人都這麼說,可能因為我是大眾臉吧。」

「呵呵,是啊,尤其是跟羅剎集團董事長准女婿太像了。」

「你說笑了,如果我是羅剎董事長准女婿,還當老師幹嘛埃」

「那是我多慮了?」

「對,你多慮了。」

兩個男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一旁的王倩影雖然聽不懂他們說什麼,但是還是為陳雨夜捏了一把冷汗,萬一他激怒了眼前這個人,那自己和他都會被打成塞子的。

男人這個時候笑了起來,把雪茄叼在嘴上,身後的人馬上俯身給他點燃,男人抽了一口道,「既然是這樣,那麼還請老師和主任見諒了,最近這世道有點亂,所以我可能有點神經過敏了。」

「放心吧,我不會放在心上的,不過請安明琪父親你記住,以後神經過敏請去看精神科,我們這種小老師可是受不得驚嚇的。」

「你瘋了嗎?」王倩影聽了陳雨夜的話,死死的掐了他一把,這話明顯是在挑釁眼前這男人埃

男人沒有生氣,而是伸出了手:「一定、一定。」

陳雨夜伸出手和男人握了一下:「那麼,我和主任就告辭了。」

陳雨夜就帶著已經被嚇得有些腳軟的王倩影走了出去,男人盯著他的背影,眼神中帶著濃濃的殺意:「陳雨夜,沒想到你竟然是我女兒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