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六十章原來是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原來是她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我們知道,因為我剛剛就說過,我是在聖戰論壇看你受傷才來的。」虎子這個時候表情也變的凝重了起來。「而且這支雇傭兵團,很有可能就是巨蛇團。」

「巨蛇團1陳雨夜聽到這個名字竟然一下子從地上站了起來,拳頭緊緊的握著,額頭上也是冒出了汗水。

「老大,我知道你對這幾個字有恐懼,不過你一味的逃避,是不能夠忘記那次打擊了。」

「不要說了,不要說了」陳雨夜不停的用手上下搓著臉,顯得十分的煩躁。

「你先冷靜下再繼續說計劃吧。」虎子拍了拍陳雨夜的肩膀,然後和其他人坐在一起擔心的看著陳雨夜。

陳雨夜大概搓了三分鐘的臉,然後嘆了口氣坐下繼續道:「不管它是哪個團的,反正這回他派來的人,我全部讓他們把命留這裡了,我來說說我剛剛想到的計劃吧」

國名集團三十六樓,董事長辦公室里正做著兩個歐洲面孔的人和國名董事長左震。

「呵呵,這次真多謝幫忙了啊,我相信沒有羅威坐鎮,羅剎門一定大亂,到時候我們就能一統南廣市黑道,而你們的事情我也很快解決的。」左震開了一瓶紅酒,把三個杯子倒滿後端起酒杯一飲而荊

這兩個歐洲人正是皮特還有艾德琳,兩個人也是站起來朝左震舉了舉酒杯一飲而盡,艾德琳放下酒杯后道:「南廣市只是左總你的,這次我們的目的只是陳雨夜,不知道東總有什麼安排。」

「陳雨夜之前之所以一直查不到他的工作和住址,都是因為他的反跟蹤能力太強了,不過很不湊巧的是他正是小女的老師,我已經見過他了」

聽到左震見過陳雨夜,皮特站了起來,激動的看著他:「你看見陳雨夜了!你有沒有打爆他的頭1

左震被皮特的反應給嚇了一跳,皮特也覺得有點失禮了,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我有些激動了,左總你繼續。」

「是這樣的,但是和當時我不敢確定,萬一殺錯人就麻煩了,而且當時小女也在場我不想給她留下陰影,所以放了他一碼,不過你們放心,我絕對會儘快搞定他的。」左震對艾德琳和皮特笑道。其實他當時不殺陳雨夜的原因是如果他殺了陳雨夜,這兩個歐洲人不知道還會不會和自己合作,為了以防萬一,左震選擇了放陳雨夜一碼,而陳雨夜也是看中了這點,才那麼的有恃無恐。

皮特聽到陳雨夜會激動,是因為驕傲的他還沒接受被陳雨夜完勝,不過這老狐狸想什麼他還是很清楚的,他也沒有撕破臉皮,而是坐下緩緩道:「左總做事我們當然放心了,不知道左總下一步有什麼安排。」

「我準備」

左震正準備說自己的計劃,外面就傳來了一陣敲門聲,左震皺了皺眉頭,自己剛剛不是吩咐過不能打擾么。

「看來左總比較忙,不用在意我們,你先忙你們的吧。」艾德琳笑道,說完站起身和皮特走了出去。她也不急於一時要幹掉陳雨夜,反正這個老狐狸收了自己的好處,不出力的話,那麼解決掉他是分分鐘的事情。

「抱歉了,我就不送兩位了。」左震笑臉歡送了皮特和艾德琳,看著已經走進來的秘書。「怎麼回事,我不是說過今天不許打擾我的么?」

「左左總,外面有有個人想見你。」左震的六神無主,滿臉是汗道。

左震好歹也是在刀口上混日子這麼多年的人,看見秘書的表情就不對,剛想打電話叫皮特和艾德琳回來的時候,已經有一個帶著帽子、穿著運動服的男人走了,走進來二話沒說用消聲器手槍一槍打爆了左震手裡拿的手機。

「左總,我們這兩天第三次見面了。」男人摘下了帽子,那張臉正是陳雨夜的掛著邪笑的臉。

左震驚訝的看著陳雨夜,自己已經把陳雨夜的照片發給了保護國名集團里的翔集會成員,他是怎麼溜上來的?

陳雨夜先用槍把左震的秘書趕到和左震站在一起,然後用槍指著左震的頭:「很驚訝是么?不過我也是很驚訝,你到底是怎麼把羅叔給叫出去的。」

「陳老師,你說什麼,我聽不明白。」左震一臉冷汗的看著陳雨夜,手慢慢的放進了褲兜里,自己的褲兜里有個急救按鈕,只要自己按動了這個按鈕,那外面的翔集會的人就會衝進來營救自己的。

「砰1

「啊1左震捂著自己被搶打穿的右手,坐在辦公桌后的椅子上大叫了起來,不過這個房間隔音很好,外面的人根本聽不見裡面左震的慘叫聲。

「別跟我玩小動作,不然下次打的就不是手了。」陳雨夜這個時候一屁股坐在辦公桌上,把槍杵在左震的腦門上。「快點告訴我今天你是怎麼叫出來羅叔的,我可是很沒耐性的。」

「是是」左震一副為難的樣子,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

「好吧。」陳雨夜聳了聳肩,一副可惜的表情,然後對著左震的大腿又是一槍。

「啊!我說,是周芸,我讓周芸把羅威叫出來的。」左震痛苦的嘶吼道。

「周芸?」陳雨夜這個時候驚訝了,他一把抓起左震的領子。「飯可以亂吃,話別亂說,周芸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

「真的是她,周芸本來就是這次省上派下來調查南廣市黑道的人,這次協助的我的聖戰聯盟里的巨蛇團不知道他們用了什麼辦法請動了周芸。周芸剛剛在這裡當著我們的面給羅威打電話,羅威不相信她還爆出了你的電話,最後羅威被騙出來了也是巨蛇團伏擊他的,真關我的事埃」

陳雨夜看他的樣子,不像是敢在生死線上撒謊的人,一把推開他然後一手用槍指著他,另一隻手后拿出電話:「周芸的電話是多少。」

「133xxxxxxxx」

陳雨夜按照他給的號碼打了過去,聽著電話里傳來的彩鈴聲,陳雨夜的呼吸也急促了起來,前幾天才相見的老友,陳雨夜不想她變成自己的敵人。

「喂,雨夜么?」電話里傳出來周芸的聲音。

「對啊,周芸你在哪裡埃」

「當然是在家啊,怎麼這麼問,想約我么?」

「呵呵,我現在正在左震左總辦公室,恐怕沒時間約你。」說完陳雨夜屏住呼吸等周芸的回答。

「呵呵,這樣啊,你在那裡幹嘛?」

「原來真的是她。」

周芸的聲音雖然正常,不過前面的笑聲顯得十分的假,這讓陳雨夜不得不相信確實是他。陳雨夜讓自己的聲音盡量保持平靜:「當然是談生意啊,我還有事情,就不聊了。」說完陳雨夜收起了電話,扣動扳機把怒火和失望全部都爆發了出來。

「砰、砰」

子彈不斷的打在左震的旁邊,左震被嚇的一動也不敢動,生怕子彈打到自己。

等彈夾里的子彈全部打完了,陳雨夜換上彈夾對左震笑道:「你很誠實,不過對不起。」說完陳雨夜笑了,手裡的槍也是舉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