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六十三章牛X人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三章牛X人物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周芸聽到陳雨夜這個回答,一時之間緊咬著嘴唇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過了許久她才開口道:「那你意思是承認和昨天的爆炸案有關,是嗎?」

「我有承認么?只不過是去你去過的地方而已,如果你承認和翔集會勾結,那我也就承認和昨天的恐怖爆炸案有關。」

周芸看著陳雨夜臉上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特別想哭,她轉過頭不敢看陳雨夜:「如果跟你沒關係,請說一下你當時的準確位置。」

「我說過了,昨天下午在發生爆炸案的時候,我的所在地,正是一個人把羅威騙出來的所在地1陳雨夜越說越激動,最後站了起來。

周芸被陳雨夜的反應給嚇了一跳,她站起來後退了兩步大叫道:「你想幹嘛?」

聽見周芸的叫聲,一直守在外面的警察沖了進來,衝進來的人二話不說按住陳雨夜就是一頓亂棍。

「好了!都給我住手1周芸眉頭緊皺的看著那幾個打陳雨夜的警察道。

幾個人聽見周芸下命令了,也就停手了。陳雨夜這個時候吐出一口血唾沫:「很好,周芸你讓我完全的記住了你,第一個被我記住的人叫做洪安,最後才知道他是我侄子,所以我放過了他。」

聽著陳雨夜那帶有威脅的話語,周芸渾身一抖,然後坐在椅子上不敢看他道:「話題別扯遠了,我們還是繼續說昨天爆炸案」

「該說的我都說了,至於你要怎麼辦,我無所謂。」陳雨夜說完躺在地上不說話了。

周芸看陳雨夜好像已經完全放棄抵抗了,她的心裡不知道為什麼一陣難過,如果之前省上有告訴他有陳雨夜這個人那麼她也不會主動請願要來,而自己的到來不僅是給陳雨夜照成了傷害,給自己的家人也是照成了不小的傷害。

「外面的人進來吧,先把陳雨夜收收押,對不起陳先生,我們有權收押你四十八個小時。」周芸說完便走了出去。

李安綁和幾個警察走了進來,李安綁連忙扶起了陳雨夜,一臉關心的看著他:「雨哥你沒事吧,媽的,剛是哪幾個守這個房間的1

旁邊一個警員一臉為難的看著李安綁道:「副組長,是省上來那幾個傢伙。」

「又是那幾個混蛋,操.他媽的1李安綁的樣子顯然是已經忍那群傢伙很久了,現在陳雨夜也在他眼皮子底下被人打了,這讓他怎麼咽得下這口氣。

見李安綁要衝動行事,陳雨夜一把抓住了他:「別衝動,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現在先我扶起來吧。」

李安綁再不情願,自己的恩人都這麼說了他也只有照做,李安綁給陳雨夜打開手銬,扶著他來到了一間還算乾淨的房間。

「這兩天可能就要委屈雨夜哥了。」

「沒事,我覺得挺好的。反正四十八小時之類他們抓不到我證據那就會放我出去的。」

「那我去做事了,這個電話給雨夜哥留這了,如果那群傢伙再找你麻煩,記得給我打電話。」

「好的。」

李安綁把手上的手機放在房間的桌子上后就走了出去,陳雨夜用手揉著自己手一下子躺在床上,感覺到到自己的身上一陣疼痛:「那幾個孫子下手還真狠。」說完陳雨夜便拿起桌上的電話撥打虎子的電話。「虎子,我現在在警局操!你別衝動,你現在把我給你那個電話薄拿出來,按照上面的信息給那幾個人打電話。」

局長辦公室里,周芸坐在局長韋光的辦工作前,兩個人都是眉頭緊皺。

韋光抽著煙說道:「小芸,你接下來有什麼辦法,這次雖然抓了陳雨夜,不過我們卻沒有證據搞死他,如果這次不能成功的話,那死的就是我們。」

「哎,我也沒轍了。」周芸揉著自己的太陽穴道。「之前左震已經把我給賣了,我現在的處境也好不到哪去。」

「要不,我們直接把陳雨夜秘密解決了吧。」

「不行!如果這麼做了的話」周芸想想一個理由,讓韋光不殺掉車雨夜,忽然想到了什麼繼續道,「如果我們殺了陳雨夜,那麼那群恐怖分子肯定不會放過我們的,他們可不管我們是不是政府的人。」

韋光點點頭,覺得周芸說的有道理:「不錯,這點我還真沒考慮到,這陳雨夜先不能殺。」

「呼」見韋光放棄了秘密解決掉陳雨夜,周芸忽然覺得鬆了一口氣。

這個時候,一個警察把門給打開了:「局長,外面有人說要見你。」

「是誰啊?如果是閑雜人等,就讓他等到我下班再說吧。」

「韋局長還真忙啊,那梁某就等局長到下班再說吧。」

韋光的聲音剛落下,外面就響起一個渾厚的中年人聲音,韋光一聽見馬上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一臉笑容的走到門口,然後伸出了手:「原來是梁兄,不好意思,剛說這話的時候不知道是梁兄大駕光臨,被在意埃」

站在門口的男人,正是國內的軍工的大鱷梁一搏,他看著韋光,並沒有和韋光握手:「沒事,正是要緊嘛,我只是來拜訪一下韋局長而已。」

韋光也沒覺得尷尬,收回手道:「唉,你這是看不起小弟了不是,梁兄你大忙人到我這小小的市局裡來,一定不可能只是拜訪吧。」

「呵呵,說來還真有一件小事拜託韋局了。」梁一博微笑道。「我有個朋友,據說今天以恐怖分子的罪名被逮捕了,希望韋局一定要明察啊,我這個朋友平時可是屬於良民的。」

說著梁一博拍了拍韋光的肩膀,這讓韋光感覺壓力巨大,這梁一博可是自己惹不起的人,但自己已經收了翔集會的錢,如果自己不幫忙搞陳雨夜的話,那麼自己就有可能會有危險。就在韋光還在為難的時候,另一個聲音又響起了。

「喲,梁兄你怎麼在這裡啊,真是巧埃」

梁一博和韋光轉過頭去,只見一個魁梧的中年壯漢身著軍裝正走向他們。

「呵呵,黃兄,好久不見埃」梁一博張開雙臂和走過來那人擁抱了一下,然後放開他對韋光道,「來,我給兩位介紹一下,這位就是黃剛上校,這位是韋局長。」

「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黃剛伸出了手,韋光趕緊是握住了黃剛的手:「你您就是黃龍司令的公子吧。」

「果然又是這樣,都只認識我我老爹。」黃剛對著梁一博做了個苦瓜臉,然後轉頭笑道。「沒錯,我就是現在俗稱的官二代。」

「哪裡敢這麼說黃上校啊,黃上校可是實打實的靠自己埃」

「呵呵,這些打太極的話就不多說了,我是剛剛直接坐直升機趕來的,而來的目的是想拜託韋局一件事情。」

「不會又是陳雨夜的吧?」韋光現在額頭上冒出汗水來了,他真不知道陳雨夜哪認識的這些牛x的人物。

「韋局長,你沒事吧。」看著韋光額頭冒出的汗水,黃剛有些哭笑不得。「我就是想拜託韋局長一件小事情,不用這個樣子吧?」

韋光這個時候從思緒中回過神來,拿出手帕擦了擦汗水:「沒事,黃上校有什麼事情說就是了,我能幫到的一定幫。」

「呵呵,如果知道韋局長辦不到我就不會來了。」黃剛停頓了一下繼續道。「韋局長,可不可以放了我朋友陳雨夜,我敢保證他絕對不是恐怖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