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六十四章老友為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老友為敵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陳雨夜給虎子打完電話之後便躺在床上午睡了起來,他不擔心自己會出不去,自己掌握了一些人的秘密,而那些東西,讓整個南廣格局改變都沒問題。

「鐺1

就在陳雨夜快睡著的時候,鐵門被打開了,陳雨夜從床上坐起來,看見走進來的正是梁一博、黃剛和韋光。

「小雨,好久不見埃」黃剛率先張開雙臂,然後給了陳雨夜一個熊抱。

「靠,基佬你別抱老子。」陳雨夜一把推開黃剛,一臉厭惡的看著他。「你怎麼來了?」

黃剛白了他一眼:「尼瑪逼的,不是你叫老子來的么,老子一聽到你被誤認為你是恐怖分子,就立馬做飛機過來了。」

「媽的,虎子一定是打了那個本子封面上這黃基佬家裡的電話。」陳雨夜拍了拍額頭,不過這個時候他來了也比沒人來好,「好吧,這次多謝你了。」

「呵呵,小雨看你和黃兄打的火熱,看來我是不是該和韋局退下埃」梁一博這個時候也開起了陳雨夜的玩笑。

陳雨夜伸出手對梁一博笑道:「梁哥你說笑了,這件小事還鬧你跑一趟真是麻煩了。」

「小雨你的事情,我還不敢說麻煩。」梁一博和陳雨夜握手的時候,還順便給他使了個顏色。

陳雨夜會心一笑,點了點頭,梁一博一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然後對韋光說道:「韋局,現在我們可以帶我我們的朋友離開了么?」

縱是韋光不願意,可是這兩個人都跟上面的人有千絲萬縷的聯繫,自己也只能啞巴吃黃連了:「當然可以,這次給陳先生帶來這麼多麻煩,還請陳先生見諒埃」

「當然不會介意,不過我希望韋局給我主持一個公道。」陳雨夜一臉悲傷的對韋光道,「我一介良民被你們請到這裡也就算了,哪知道你們警察竟然對我用粗,這簡直傷了我這個良民的心埃」

「有這事?」黃剛聽陳雨夜被打了,一臉震驚的看向韋光,「韋局,沒想到在公安局竟然能夠發生這樣的事情,簡直讓我太震驚了。」

「不不會吧,這一定是個誤會。」韋光這會都快哭出來了,心裡大叫陳大爺你就走吧。

「誤會?那我打你一頓,我也說是誤會可不可以埃」

黃剛可是個急脾氣的人,說著就要挽起袖子,不過被陳雨夜給攔住了:「黃兄你別激動,也許真的是個誤會,不過要解決這個誤會也只能」說到這裡,陳雨夜故意裝出一副為難的樣子,沒有繼續說下去。

韋光見樣子自己可能要付出點代價了,不過只要陳雨夜說一切都還能解決那就沒事:「陳先生,只要你的解決方法不過分,我都答應你1

「其實這個解決方法很簡單,俗話說得好,來而不往非禮也,我想跟打我那幾個切磋一下,別誤會,我不是想他她們只是切磋,如果我實力不濟被打了我也認了。」

「這個」韋光眉頭緊皺的思考著,打他那幾個人應該是省上面派來的,不過自己靠自己的關係應該能夠解決。「好!就這麼辦1

周芸這個時候在局長辦公室坐立不安的,剛剛那兩個人自己也是認識的,他們的勢力就算是要弄出去十個陳雨夜都不成問題。現在周芸徹底凌亂了,不管是陳雨夜贏了,或者死了都是她不願意看到的,她現在好希望自己從來就不認識陳雨夜,這樣自己的心裡就不會這麼亂。

「小芸,陳雨夜已經被梁一博和黃剛給弄出去了。」韋光一臉鬱悶的走了出去。「而且看樣子陳雨夜還要揍你的手下一頓才肯離開。」

周芸一聽洪胖子的話就急了:「不行!我絕對不會讓陳雨夜打我的人的。」

韋光一臉苦笑的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可是不這樣做的話,我倆就危險了啊,外面那兩個人是你父母和我都惹不起的貨色埃」

周芸緊緊咬著嘴唇,最後艱難的點點頭:「好吧,陳雨夜現在在哪裡?」

「不用你們叫了。」陳雨夜這個時候嘴裡叼著煙,一副痞子摸樣走了進來。「快打120吧,我可不敢確定你手下能在那間屋子裡撐多久。」

「陳雨夜,你竟敢打警察,你」周芸說到這裡眼睛睜的老大,因為陳雨夜已經把嘴巴貼在她嘴巴上了。

「嗚嗚1周芸想要推開陳雨夜,不過陳雨夜就想跟柱子一樣,不管自己怎麼用力他都紋絲不動,周芸這個時候也只能是閉上眼睛,然後留下了淚水。

韋光看著陳雨夜這大膽的舉動,很食鋈ァ9了許久,陳雨夜放開了周芸,擦了擦自己的嘴巴:「你塗的唇膏貌似是蘭花味的,不錯,我很喜歡。」

「可惡1

周芸流著淚,一個巴掌甩向陳雨夜,不過手還在空中的時候陳雨夜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冷冷的看著她:「周芸,我剛剛說過,你被我記住了,這只是一個小小的回禮而已。」

周芸被陳雨夜這個如同魔鬼一般的眼神給鎮住了,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陳雨夜摸了摸她那光滑的臉:「哎如果你還是你,那該多好埃」

周芸拍開陳雨夜的手,轉過身背對著陳雨夜:「你走吧,下次看見你我絕對不會像這次一樣手下留情的。」

「這才對嘛,如果你不用全力對付我,不然我還真捨不得對一個老友痛下殺手。」陳雨夜微笑道。

「我等著來殺我。」周芸的語氣很平靜,不過她聽見陳雨夜已經把她當做敵人,還是忍不住掉下了眼淚。

陳雨夜打開門走了出去,周芸立馬就蹲坐在地,雙手捂著臉哭了起來。

陳雨夜跟黃剛還有梁一博走出警局后,梁一博便對陳雨夜道:「小雨,這次我已經還你了兩個人情了,還有最後一個可就兩清了,希望你用完最後一個后不要在用那個東西來威脅我。」

「放心吧,最後一個我一定留到關鍵時刻再用。」

聽陳雨夜這麼說,梁一博敲了敲自己的額頭,都怪自己原來怎麼讓這麼私密的事情給陳雨夜知道了,現在自己才會幫陳雨夜做些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

陳雨夜笑著拍了拍梁一博的肩膀:「我先走了,梁哥你保重。」

跟梁一博道別後,轉身看見黃剛竟然還沒走:「你還在這裡幹嘛,趕緊哪來的哪去吧。」

「嘿嘿,這可不行,有個人很想見你,你就不去見見她?」

「沒時間。」

「靠,不是這麼絕情吧,喂!靠,你個變態1

陳雨夜說完也不管大吵大鬧的黃剛,直接上了一輛計程車就朝著醫院方向走了過去。

羅艾麗這個時候正在醫院焦急的等著陳雨夜的消息,由於陳雨夜有交代,所以他被帶走的事情羅艾麗也沒告訴林野。

「蘿莉,我回來了。」

陳雨夜的聲音剛剛響起,羅艾麗就朝著聲音的方向沖了過去,然後抱住陳雨夜就是一頓猛啃。

「嗚嗚」陳雨夜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羅艾麗,自己剛剛強吻了周芸,沒想到自己現在也被強吻了。

「你能回來太好了,你都不知道我剛剛有多擔心你。」羅艾麗緊緊的抱住陳雨夜,一臉擔心的把臉靠在她的胸膛。

陳雨夜不停的用手撫著羅艾麗的背:「好了,都沒事了,在醫院走廊上這樣子怪不好意思的,以後想親親,咱回家親個夠。」

羅艾麗聽陳雨夜這麼說,臉一紅的推開了他:「誰想親你了,我只是太激動了而已,討厭,不要這麼看我1羅艾麗最後受不了陳雨夜那yd的眼神,跑進了重症監護室旁邊那個房間。

「嘿嘿,妹妹你走慢點,哥哥來了。」陳雨夜yd的笑了一聲,也是走進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