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六十五章凌風救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凌風救駕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由於陳雨夜和巨蛇團昨天和前天的行動,現在不管是羅剎門、翔集會還是警察都不敢輕舉妄動,陳雨夜閑來無事,騎著從張琳芃那裡徵用的車去上課了。

剛剛坐下,王鵬就把頭湊了過來:「情聖,你這下完了,昨天蒲雪忽然來學校了,整個學校就你一個老師沒來。」

「蒲雪,是誰啊?」陳雨夜想了又想,就是想不起學校裡面到底哪個高管叫蒲雪。

「就是另一個董事長,和凌風的地位一樣。」

「哦,淡定,我可是請了假的。」陳雨夜一邊寫教案,一邊對王鵬道,反正有凌風罩著,這種事情才不需要他多想。

「就是因為這件事情,主任也被罵了,昨天蒲雪問主任你出了什麼事情,主任說不知道,蒲雪馬上就破口大罵,你沒看到,主任被罵的那個慘埃」王鵬說到這裡看了看張偉,見他正在低頭寫教案,便小聲的對陳雨夜道,「而且蒲雪還是張偉的老姐,張偉昨天還在蒲雪面前大倒苦水,說你不僅不尊重上級,而且還對他動粗,反正情聖你回凶多吉少。」

陳雨夜倒沒把這個問題想的這麼嚴重,畢竟以他弟弟的智商,陳雨夜就能大概的預測出姐姐的智商了。

陳雨夜把教案寫好后,他拿起書就教案就走向教室,剛剛走出辦公室就碰到一臉黑的王倩影:「喲,誰惹我們主任了,我去幫你幹掉他,奶奶個嘴的,敢欺負我主任。」

「少跟我貧,跟我去校董辦公室吧,校董找你有事。」

陳雨夜以為是凌風便道:「你讓那孫子等著吧,我要去上課了,等上完課我再去找他。」

「不是凌風找你,是蒲雪。」王倩影想起昨天被罵,就一臉氣憤。「都怪你,昨天我差點當著那麼多老師的面哭出來。」

「呵呵,這不是沒哭出來么,好了,帶我去見見那個老女人吧,等會我還要去上課呢。」

王倩影白了他一眼,然後帶著他就朝六樓上走去,她害怕等會陳雨夜和蒲學吵起來便提醒道:「等會你記得說話不要那麼沖,她可是一個恐怖的女人,惹了她沒你好果子吃。」

「像你這麼恐怖的女人我都搞定了,我不相信我還怕他么。」

「去你的1

很快兩個人就走到了六樓,王倩影帶著他走進緊挨著凌風辦公室的辦公室,裡面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正在翻看著文件。

「蒲董,陳雨夜來了。」

聽到王倩影的聲音,蒲雪放下說中的文件抬起了頭:「你就是陳老師吧,兩位都請坐。」

陳雨夜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不知道蒲董把我叫來有什麼事情,我等會還要給學生上課,希望蒲董長話短說。」

蒲雪聽完陳雨夜的話笑道:「既然陳老師時間寶貴我也不廢話了,我是聽說學校里來了一位有很先進思想的老師,所以才來看看,這一看果真是讓我眼前一亮埃」

「多謝誇獎。」陳雨夜笑道,看來問題也沒王鵬說的那麼嚴重,這蒲雪的話完全是稱讚自己的嘛。

「陳老師先別謝,我可沒誇你。」蒲雪笑了笑打開抽屜,從抽屜里拿出了一份人事檔案,那正是陳雨夜的:「陳雨夜,男,二十七歲,學歷高中,大學二年級被開除。在擔任九班班主任之前無任何執教經驗,而且我還通過我的朋友打聽你一下你在校情況,打架、鬥毆、打老師、欺負同學你是一個沒落下,果真是思想先進埃」蒲雪說完放下手中的檔案,然後微笑的看著陳雨夜,「陳老師,對於這份檔案你不否認吧。」

「厄校董你聽我說,那都是我以前年少無知,現在既然當上了一名人民教師,那我一定會盡職盡忠的。」

「盡職盡忠?」蒲雪冷笑了一下,繼續道。「目前陳老師上課一周半,無理由請假一天,不按時到校一天,而且班主任必須留到放學才走,這個陳老師貌似也沒有幾天是堅持到放學的。」

「我」

陳雨夜想為自己辯解的時候,蒲雪又道:「也許陳老師會說自己有事情,不過作為一個老師,就應該嚴格遵守校規,陳老師你的行為已經違反了校規第20條,班主任不得在放學前離開學校,如有事情應該向年紀主任反應,得到批准後方能離校。」

「這個我有向王主任請假的,不信你問她。」陳雨夜這個時候一臉拜託的看著王倩影,不過王倩影卻臉紅著低下了頭,不敢看陳雨夜。

「呵呵,不好意思,昨天我就詢問過王主任,王主任說沒有收到你任何的請假,而昨天你的請假沒有任何理由,對此我不希望再看到。另外我也詢問過你們年紀主任張偉了,他不僅沒有收到任何你傾教條或者口頭請假,而且據說你的態度還很惡劣,有次還動手了,這是不是真的?」

陳雨夜是無話可說了,剛想站起來發飆說「老子不玩了」王倩影摁住了他,對他皺搖了搖頭,然後看著蒲雪笑道:「蒲董,陳老師是新來的,可能有些事情還不是很懂,不過他會改正的,是吧。」王倩影說著看向陳雨夜。

陳雨夜艱難的點了點頭:「是,我一定會好好改正的,校董所說的事情保證不會再犯。」

「保證?你用什麼保證?」蒲雪冷笑道。

「這」

陳雨夜絞盡腦汁想著到底要怎麼說,這個時候門被推開,凌風走了進來:「不知道我能不能保證陳雨夜會成為一個好老師呢?」

「瘋子,你終於他媽的來了。」陳雨夜現在心裡感動的尿牛馬面的,恨不得衝上去抱住凌風親兩口。

「既然是凌董的保證,那我就相信陳老師一次吧。」蒲雪雖然跟凌風不對盤,不過還犯不著為了一個老師跟他鬧崩。

凌風微笑道:「多些蒲董對我凌某的信任,陳老師、王主任,上課鈴快響了,你們還是去上課吧。」

陳雨夜和王倩影站起來跟兩位校董道別後便走了出去,凌風見他們走出去了,便也對蒲雪道別走了出去。

「不管你現在怎麼袒護那個陳雨夜,一個月後的教師資格證他沒考上,我看你怎麼袒護他。」蒲雪冷笑的看著被關上的門,她看過陳雨夜的檔案之後,根本就不相信陳雨夜可以通過教師資格證的考試。

等到了五樓拐角處,陳雨夜靠著牆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呼這蒲雪比你恐怖多了。」

「你還說,剛剛要不是凌董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辦了,你跟凌董到底什麼關係啊,他為什麼三番五次的幫你?」上次和張偉打賭那麼荒唐凌風竟然都答應了,這次又幫他解圍,王倩影是越來越搞不懂陳雨夜和凌風的關係了。

「你想知道?」

王倩影點了點頭,陳雨夜朝王倩影勾了勾手指,王倩影把頭湊近了他后,陳雨夜小聲道:「你想知道的話,我還就真不告訴你。」

聽到陳雨夜這個答案,王倩影伸手就想打陳雨夜,不過陳雨夜一下子就閃了過去:「哈哈,被騙了吧,你自己就慢慢猜吧。」說完陳雨夜比蹦一跳的就下樓了。

看著陳雨夜的速度,再看看自己腳下那七公分高的高跟鞋,王倩影咬牙切齒的看著陳雨夜道:「陳雨夜,你別讓我逮到你,不然有你好看的。」

「我等著你,希望不要讓我等太久哦。」陳雨夜邊跑還不忘給王倩影揮手,氣的王倩影直跺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