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六十七章閹掉楊萬(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閹掉楊萬(下)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魏靈兒的車沒有開多遠,甚至沒有開出不夜街就停下來了。

「她來這裡幹嘛?」陳雨夜看著魏靈兒下車走進了一間酒吧,那間酒吧正是上次差點讓自己掛掉的「東芝」酒吧。「不過還好,這幾天我身上隨時有帶裝備。」

陳雨夜從口袋裡拿出了口罩掛上,一個帽子也是扣在頭上,然後就走進了東芝酒吧。

東芝酒吧的生意也是很火爆,陳雨夜走進去后便四處的尋找著魏靈兒,見一個保安穿著的人帶著魏靈兒上了二樓,陳雨夜便朝著二樓的樓梯口走去。

「站住,你是幹嘛的?」剛想上樓,守樓梯的一個小弟就攔住了陳雨夜的去路。

「哦,我是來找人的,這是我的名片。」陳雨夜把手放進口袋裡,掏出一名片遞了過去。

小弟結果名片看了看,上面寫著「老子是來找茬的」,他剛想叫的時候陳雨夜的身子靠在了他的身上,手指放在最前:「噓咱能安靜點么,我不會殺你的,只需要你帶我上樓就可以。」

小弟吞了一口口水,往下面看了看,一把烏黑的槍口,正頂著自己的肚子,無奈小弟只好點點頭。

陳雨夜笑了笑,躲在他背後,小弟便帶著他走上了樓。

「瘦猴你上來幹嘛?」這時候在樓上的翔集會人員不解的看著瘦猴道。「你還是趕緊下去吧,不然等會被少爺看到你擅離職守,你又要挨揍了,你臉色怎麼這麼差?」

瘦猴滿臉是汗,剛想說話的時候忽然渾身抖動了一下,然後眼睛閉上就倒下了。

就在大家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個男人忽然站起身,然後手中那把消音手槍連續射擊,他們剛想大叫的時候都感覺身上一麻,然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今天你們還要感謝老子要上課,不然就不帶麻醉彈了。」陳雨夜冷笑的看著地上躺著的幾個人,然後把二樓的房間一個一個的打開,最後只剩下一個房間,陳雨夜一腳踢開那個房門。

房裡的魏靈兒正被放平在沙發上,而一個男人已經脫下了她的外套,裡面露出了魏靈兒那有點小可愛的內衣,和那火辣的身材。

「你是誰?」男人轉過了頭,對陳雨夜道。

陳雨夜定睛一看眼前的男人,這個不正是楊萬么?今天正好新仇舊賬一起算:「我是你大爺1

「我操」楊萬罵了一句拿了桌上衝鋒手槍,就在自己舉槍的時候感覺自己的手和雙腿一麻,然後就跪倒在陳雨夜的面前,槍也是剛好掉在了陳雨夜的腳下。

陳雨夜看著楊萬跪在自己面前。一腳踢在他的腦袋上,楊萬噴了一口鮮血倒在地上。陳雨夜則俯身撿起了地上的手槍:「衝鋒手槍?看來今天我是撿了一把好貨啊,看樣子還你還沒射過一顆子彈,正好讓你嘗一嘗這種槍的滋味。

楊萬聽陳雨夜說要拿自己試槍,他一把抱住了陳雨夜的大腿:「咳咳,大哥,求你手下留情啊,只要你放過我,我什麼都願意給你。」

「和你老爹一個尿性,都喜歡抱人大腿1陳雨夜一腳踢開了他,然後二話不說的就朝著他的襠下射擊著。

「噠、噠、噠1

「啊1子彈不正不偏的剛剛打在楊萬的蛋上,楊萬大叫了一聲,便暈倒了過去。

陳雨夜等把彈夾的子彈全部打完才停手,把槍扔到一邊然後跑到沙發旁邊幫魏靈兒穿上衣服,扶著她走出了酒吧。

「呼靈兒你醒醒。」開動魏靈兒的車后,陳雨夜由於不知道魏靈兒的家於是搖晃著她。

「恩」陳魏靈兒扭動身子叫了一聲,臉色緋紅的睜開了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陳雨夜。

「靈兒你家在哪裡,我送你回去。」陳雨夜邊開車邊問道。

魏靈兒並沒有出聲,表情時而痛苦,時而迷離的看著陳雨夜。

陳雨夜感覺有些不對勁,魏靈兒這樣子就像就像,就在陳雨夜有些不敢想的時候,魏靈兒一下子抱住了正在開車的陳雨夜,把嘴湊向陳雨夜。

「呲」

陳雨夜把車停在了路邊:「靈兒你住手,別這樣。」陳雨夜用手擋住了魏靈兒親向的嘴巴,心裡大罵道,「楊萬你他媽個人渣,既然對靈兒用藥。」

不過罵歸罵,現在最重要是要怎麼解決魏靈兒被下藥的事情,看樣子楊萬用的是那種必須要靠ooxx才能解毒的葯,思來想去陳雨夜按倒了魏靈兒:「媽的,我就當一回色狼吧。」

在幾乎這個時候已經沒有車輛的武夷大道,一輛車正有節奏的震動著,而美妙帶有誘惑的女音從車裡傳出

就在楊萬出事的半個小時后,才有人發現二樓的情況,當時下面的人經過短暫的獃滯,馬上把這一消息報告給了正在住院的左震,左震聽說自己的兒子遭受到了槍擊,也不管身上的傷勢,坐著輪椅和一群翔集會的人來到了東芝酒吧。

「我兒子在哪?」站在輪椅后的人推著左震進了東芝酒吧。

東芝酒吧的領頭人站出來,不敢看左震的眼神道:「在在二樓接受醫生的治療。」

左震看了看他,然後對旁邊的人道:「通知公安局,給我開個死亡證明。」

聽了左震的話,負責人馬上嚇得跪倒在地:「老大別」

「砰1

「砰1

「砰1

在一片槍聲當中,負責人倒在了地上,而這個時候醫生從樓上走了下來,左震給後面的人打了個手勢,讓他們推自己過去。

「醫生,我兒子怎麼樣了?」

醫生推了推眼鏡道:「左董,經過我們的全力搶救,令公子的命是保住了。」

「呼」左震聽醫生說楊萬沒事,心瞬間就放了下來。「保住命就好,保住命就好埃」

「不過」醫生一臉悲傷的看著左震,這讓左震剛放下來的心又提了起來。「令公子恐怕以後沒辦法再生育了。」

這個消息如同晴天霹靂一般,左震只感覺腦袋「嗡」的一聲,然後呆坐在輪椅上了。過了良久,他菜從這個噩耗中醒了過來:「我我兒子他他到底怎麼了?能治好么?」

醫生搖了搖頭:「這個恐怕沒希望了,令公子的睾.丸已經完全碎的不成形了,估計是最先進的儀器也沒辦法復原。」

左震聽完醫生的話,瞬間感覺自己的心徹底的沉到了谷底,他揮了揮手示意醫生走吧,然後讓人把自己抬上了二樓。

被人推進房間,左震看了看地上的一灘血,然後就馬上搖著輪椅到了床邊,強忍眼淚道:「兒子。」

「爸。」楊萬看到自己的父親,眼淚立刻就像泉水般涌了出來。「爸,你一定要抓住那個人,為我報仇雪恨埃」

左震擦了擦自己的眼淚,一臉憤怒的看著楊萬:「放心吧,爸爸一定會的,告訴我,那混蛋是誰?」

「不知道,不過他救走的那個女的是蒙蒂高中的女老師,他接了我的高利貸沒錢還款,所以我想她錢債肉還,誰知那混蛋衝進來,我就成了現在這副摸樣了。」

左震一聽蒙蒂高中,首先想到的就是陳雨夜,不過轉念一想,除非他是笨蛋才會到東芝上,上次的虧還沒吃夠么?

「蒙蒂高中魏靈兒是吧,老爸一定會找到那個女老師為你報仇雪恨的1左震然後招了招手,旁邊的人下了頭,「明天不管用什麼方法,把那個叫做魏靈兒的老師給我帶到我的病房來,還有去弄一輛車,把太子也接到醫院去。」

「是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