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六十八章葉玉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章葉玉成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天五點多的時候,魏靈兒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她用手捂著自己那昏沉沉頭坐了起來:「我這是在哪裡?」

「你醒了埃」陳雨夜帶著口罩,坐在坐在沙發上看著魏靈兒道。「你在酒店裡,你現在身子很虛弱,還是躺著休息一下吧。」

「我怎麼會在嘶」魏靈兒剛站起來走了一步,下面傳來的疼痛的感覺,就讓她站立不穩。

陳雨夜見她要摔倒了,連忙上前扶住她,然後把她抱上床:「不是告訴過你,你身子虛弱么?你要幹什麼,我幫你就好。」

「你是誰?為什麼要救我,還有我怎麼會這麼痛。」魏靈兒儘管已經在心底猜測出自己被楊萬給侮辱了,不過她還是想聽到不一樣的答案。

陳雨夜有些尷尬道:「我是路見不平,而你痛的話,是是」陳雨夜一咬牙,反正她都要知道的,於是道,「是我乾的。」

「啪1

陳雨夜剛說完,魏靈兒的巴掌就閃到了他臉上,雖然隔著口罩,不過這巴掌還是打的陳雨夜的臉火辣辣的疼。

「你」魏靈兒看著眼前這個自己不認剩氣憤的說不出話來,最後用手捂住自己的臉哭了起來,沒想到自己是剛出虎穴又入狼窩。

陳雨夜一臉苦笑,早就猜到自己會愛一巴掌,他肉著臉對魏靈兒道:「其實我當時也是被迫無奈」

魏靈兒一聽他說他也是被迫的就不樂意了,抬起頭看著他:「你的意思就是我主動的咯1

「厄算是吧。」陳雨夜道。「當時我救你出來的時候,你已經被下藥了,所以沒辦法,吃虧點就吃虧吧。」

「可惡1

魏靈兒又是一巴掌甩向陳雨夜,陳雨夜閃過退後幾步:「夠了啊,葯又不是我下的,讓你打一巴掌就可以了,別得寸進尺。」

「我就得寸進尺了,你怎樣1自己的第一次就這樣被一個自己不認識,甚至就連樣子都沒見過的男子拿走了,就算脾氣再怎麼好的人,也是會生氣的。

「那你自己慢慢得寸進尺吧,等你正常點再叫我。」陳雨夜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看了起來。

魏靈兒見奪走機子第一次的男人竟然不理自己了,蜷縮著身子躺在床上小聲的抽泣著,那哭聲就如同針一樣扎在陳雨夜心上。

「哎,算了,畢竟是我的不對。」陳雨夜把電視關掉,然後坐到了床邊,「喂,你能不能別哭了,看在我救你的份上,你要怎麼樣,說吧。」

「我要你把我的第一次還給我,你辦得到么,嗚嗚」

陳雨夜煩的拿下帽子抓了抓頭,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魏靈兒終於是停止了哭泣,她靠坐在床頭,看著奪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喂!你到底為什麼要救我,我跟你認識么?」

「不認識就不能救你么,你當時被帶上二樓的時候我看你表情有些不對,便跟了上去。」陳雨夜隨便編了一個謊言道。

「那我能看看你的臉么?」魏靈兒看著陳雨夜,「反正我也把第一次給了你,而你能夠對陌生人出手相助,可見你的人品還不錯,就是先上車,後補票吧。」

「不行1陳雨夜一聽魏靈兒提出要跟自己交往就急了,要是被羅艾麗知道了,那還不殺了自己。

「我一個女生都不介意,難道你是嫌我丑么?」魏靈兒眉頭緊皺的看著他,「我自認為我長的還算是不錯的了,雖然說不上是傾國傾城,可也算漂亮吧。」

陳雨夜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這不是相貌的問題,而是」陳雨夜思來想去,最後嘆了口氣對魏靈兒道,「我剛剛結束了一段感情,還不想這麼快的就跟其他人交往。」

魏靈兒點點頭:「好吧,不過先讓我看看你的臉不過分吧。」

「這個也不行,我覺得現在還太早了。」說完陳雨夜自己都想給自己一巴掌,這算什麼理由埃

也不知道魏靈兒是單純過度,還是怎麼樣,竟然又是點點頭:「那告訴我你的名字總行吧。」

「呼好險。」陳雨夜見魏靈兒竟然點頭了,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而他早就知道魏靈兒會問這個問題,於是道:「我叫葉玉成,樹葉的葉,玉石的玉,成功的成。」

「那我就叫你玉成吧,我叫魏靈兒,你叫我靈兒就好。」

「恩,靈兒問你個事情,你怎麼會去東芝找楊萬那個混蛋?」陳雨夜問道。

魏靈兒的臉色聽陳雨夜問這個問題,臉色一下子暗淡了下來:「是這樣的,前段時間我母親得病了,我需要一大筆錢,剛好那天在醫院碰到一臉是傷的楊萬,他看上我美色想用強,不過被制止了,後來他去醫生那裡問清楚了我的情況,然後告訴我,如果缺錢的話可以找他借。」

「所以你找他借了?」

魏靈兒點點頭:「我把房子賣了都還差很大一筆錢,所以走投無路就只能找他借了。」說到這裡,魏靈兒的表情有點憤怒了,「不過哪知道那個楊萬竟然讓我還三倍的借款,而且我要是不還的話他說就要去醫院『照顧』我母親,我最後沒辦法只能屈服與他。」

「你不是有個朋友么,我看到剛剛你和一個男的一起走出火舞酒吧的埃」

「你怎麼看到的?」魏靈兒奇怪的看著陳雨夜。

「我我剛剛從你旁邊路過,然後到東芝的時候才能注意到你啊,好了,不要在意這些細節,繼續說。」

魏靈兒「哦」了一聲繼續道:「其實跟我一起來那個人是我學校的同事,我把他當成大哥哥一樣,我是想他陪我瘋狂一下,然後再去找楊萬的。但借錢就算了吧,他還在試用期,工資一定沒多少的。」

「我沒有,但我老丈人多得是埃」陳雨夜在心裡嘆了口氣想到,這個小姑娘還真的是太單純了,如果是自己,有可能借的到錢的人,自己定會去試試的。

「不過還好遇見了你,不然被楊萬那種人渣玷污了,我也就直接去死算了。」

聽魏靈兒說感激自己,陳雨夜問道:「你不怪我了?」

「怪啊,我怎麼會不怪你。」魏靈兒也露出小女人的一面,嘟了嘟嘴巴。「女孩子的第一次可是很寶貴的,就這麼被你拿走了,我剛剛都氣死了。」

「呵呵,等時機成熟了,我會摹!

陳雨夜現在有些擔憂了,萬一以後魏靈兒在學校里認出了自己,那自己不是死大了。

「恩。」魏靈兒躺在了陳雨夜的懷裡,看著他那口罩,想著這個葉玉成到底長什麼樣子。

由於下面的疼痛,魏靈兒今天請假了,而陳雨夜則上班去了,還說中午會給她帶飯的。走出酒店的時候,清晨的眼光剛好照射在陳雨夜的身上,陳雨夜摘下口罩苦笑著:「哎我到底要怎麼辦才好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