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七十章以德服人(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章以德服人(上)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陳雨夜拿著酒保送上來的酒喝了一口,看張琳芃正目瞪口呆看著自己:「我臉上有什麼不對么?」

「老師,你你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剛剛羅剎門的人會對你畢恭畢敬的。」張琳芃問道。

陳雨夜笑著拍了拍他的腦袋:「你只需要知道我是你老師就好了,在這裡坐會吧,老師去打個電話。」說完陳雨夜站起身走到酒吧門口,然後拿出手機撥通了周芸的電話。

過了差不多就半分鐘,電話里才傳來周芸那冷冰冰的聲音:「陳雨夜,你打電話過來幹嘛。」

「呵呵,老同學,我就打電話和你敘敘舊就不行么?」

「有事就說,我可不想給你廢話。」

「好吧,我學生被翔集會的人抓走了,麻煩請你轉告左震,如果一個小時之內我看不到他們,我不介意讓國名大廈再綻放一朵煙花。」

聽到陳雨夜這帶有威脅性的話,電話另一頭的周芸沉默了幾秒鐘道:「好的,我會轉告他的,不過如果你再亂來的話,我一定會逮捕你的。」

「隨時歡迎。」陳雨夜說完掛掉電話,走回吧台的時候,張琳芃還看著自己,「我說張同學,你暗戀我的話就直說啊,幹嘛這樣看著人家,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啦」陳雨夜最後還捂住臉,好像真的不好意思一樣。

「唔。」張琳芃現在打了個冷顫,捂住了自己那在翻騰的胃。

「呵呵,都叫你不要好奇了,現在知道好奇的後果了吧。」陳雨夜笑著坐到椅子上,對張琳芃道,「張琳芃,你雖然只見過那個什麼虎哥幾次面,不過你給老師講講,這個人給你留下最深的印象是什麼。」

「讓我好好想想埃」張琳芃眼珠往上飄道,「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個狠人,而且比較貪婪,上次龍翰請他打一個外校的人,他竟然要兩千多,就這麼多了。」

「貪婪、貪婪」陳雨夜點燃一根,低頭思考著什麼,忽然他笑了,那笑容讓一旁的張琳芃感覺很不舒服。「張琳芃同學,你先去包房裡坐會吧,老師還有些其他的事情。」

「哦哦,好的。」張琳芃也沒追問陳雨夜,站起來就朝包房走去。

等張琳芃走進包房后,陳雨夜把煙摁滅在吧台上的煙灰缸里,朝羅剎門的人招了招手。

十幾個人走了過來,剛剛跟陳雨夜說話那人道:「雨哥,你有什麼吩咐么?」

「火舞酒吧里有東西么?」

「東西?」那個人不明白陳雨夜說的是什麼東西,陳雨夜比了一個槍的手勢他才恍然大悟,「哦,雨哥你說的是這個啊,當然有。」

陳雨夜點點頭微笑的看著眼前的人:「等會可能要麻煩大家了,不過放心吧,陳某人絕對不會讓大家白忙活的。」

「雨哥你說的什麼話,什麼叫麻煩啊,只要是你的事,兄弟們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

「對啊,雨哥就算你要我的菊花我也馬上獻給你埃」

「東殤你個基佬,小心公主殺你了。」

......

一個群都是猛拍陳雨夜的馬屁,陳雨夜微笑的看著他們:「我喜歡是的女人,菊花什麼的去gay俱樂部獻吧。」

「哈哈。」陳雨夜的話逗得下面的人都哈哈笑了起來。

陳雨夜擺了擺手,大家都安靜了下來,他又道:「等一會有人會送兩個學生到酒吧門口來」陳雨夜仔細的說著自己的計劃,大家越聽越覺得,如果陳雨夜自己的敵人的話,自己一定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東芝酒吧里,由於上次楊萬的事情,他們的負責人被左震給做了,所以虎哥也就成了東芝酒吧的新負責人。此時虎哥坐在二樓的包房裡,yy等會逮住陳雨夜飛黃騰達的時候,一陣敲門聲不適時宜的響起了。

「誰啊,沒告訴過你們等陳雨夜來了直接叫我么?」虎哥皺著眉頭大聲道。

「虎哥,老大的電話。」一個小弟手裡拿著電話走了進來。

虎哥一聽是老大的電話立馬站起來,從小弟手裡拿過了電話:「喂!大哥,有什麼事么?」

「虎子,你今天是不是綁了兩個學生。」

「老大你怎麼知道的?」

「這個你就別問了,把兩個學生丟火舞酒吧門口吧。」

「老大,你聽我說,這兩個學生」

「我沒時間聽你廢話,叫你丟就丟,還有魏靈兒的事情,你要趕快。」

左震語氣中明顯帶有一種不可違抗的意思,虎哥也只能鬱悶道:「是,我馬上就去。」

虎哥掛掉電話,看著剛剛那小弟還看著自己,便吼道:「看什麼看!趕快把那兩個小兔崽子給我用蛇皮口袋裝好,然後丟到火舞去1

「是1小弟見虎哥發火了,拿過電話跑了出去。

虎哥鬱悶的坐在包房裡的沙發上,明明就是自己立功的大好機會,卻沒想到到嘴的鴨子都飛了。

「不行,我不能放過這次機會。」虎哥做起來,一臉堅定的看著前方想道,「陳雨夜一定在火舞,我要去幹掉他1

說做就做,虎哥馬上拿起自己放在包房裡的槍,然後走下了樓:「留下五個弟兄看場子,其他的人準備一下跟我去火舞。」

晚上七點,天已經全部黑了下來,而不夜街也熱鬧了起來,虎哥帶著東芝裡面的二十幾個弟兄拿著鐵棍等武器坐在兩輛麵包車裡,他們剛剛已經把裝有兩個人的蛇皮口袋仍在火舞的門口,現在只等陳雨夜現身他們就上去把他碎屍萬段。

沒等多久,穿著一身運動服的陳雨夜從火舞里走了出來,虎哥立刻下令:「兄弟們!給我上1

開房車門,一行人從車裡走了出來,他們的手都背在背後,慢慢朝陳雨夜靠近。在離陳雨夜不到兩米時,虎哥掏出了槍對準陳雨夜。

「砰!砰1

兩槍沒有打中陳雨夜,而是打中了一旁的廣告牌,陳雨夜這個時候面露驚恐的看了一眼虎哥,然後拔腿就跑。

「給我追上去1虎哥一聲令下,有的人都是從背後抄出傢伙朝陳雨夜跑的方向追了過去。

「砰1

虎哥邊追陳雨夜,邊用槍射擊著,不過他的槍法也有夠爛的,打空了彈夾里的子彈,竟然沒有傷到陳雨夜分毫。

看著陳雨夜和他們的距離越來越遠了,虎哥急道:「媽的,都給我快點1

虎哥的手下都是苦笑著,這陳雨夜的速度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追的上的,不過老大發話了,他們還是用吃奶的力氣跑著。

陳雨夜也許是慌不擇路,跑近了一條暗巷,而虎哥看到他跑進的那條暗箱瞬間就樂了,這陳雨夜還真眼瞎,沒看到那條暗箱的旁邊就是東芝酒吧么。

「呵呵,真是天助我也啊,你們去那條巷子的巷口守著。」

「是1

一行人拿著武器守在了巷口,虎哥換上彈夾跑進了東芝酒吧,不過他剛跑進來就呆住了。酒吧里竟然沒有一個人,吧台正坐著一個身著運動服的男人。

「嘩」

虎哥舉起槍慢慢朝吧台靠近的時候,後面傳來捲簾門被拉下來的聲音,他剛剛轉過頭一把槍已經頂在了他的腦門上,而自己的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十幾個人。

「虎哥,我們又見面了。」坐在吧台的男人轉過身,那個人就是剛剛他們追的陳雨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