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七十一章以德服人(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章以德服人(下)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虎哥腦門不斷的冒出汗珠,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大本營會被人給端了,難道陳雨夜剛剛也是故意吸引自己回到東芝的么?

「鐺1

這時酒吧的後門被人一腳踹開了,剛剛拿著鋼管和刀具的翔集會人員都是抱著頭走了進來,後面幾個手持微沖的人也跟在他們後面走了進來。

「哇,拉菲也。」陳雨夜從酒架上拿下來一瓶價值不菲的拉菲,倒了一杯一飲而荊「看來我還是不適合喝紅酒,有伏特加么?」

「有」虎哥滿臉是汗的開口了,不過還沒說完的時候,拉菲的瓶子就朝著他的面門飛來。

「嘩啦1

玻璃碎了一地,虎哥用雙手捂住了自己那不斷冒血的額頭。

陳雨夜走進虎哥,一腳踢在他膝蓋上,「」的一聲,很明顯虎哥的膝蓋骨已經碎了。

「啊1

虎哥捂住自己的膝蓋,疼的在地上來回的翻滾。

陳雨夜蹲在他面前,一臉可惜的看著他:「沒想到你還挺聽話的么,我問你有沒有你就回答我了,那我上次教訓你的事情,你怎麼就沒記住呢?」

虎哥疼的根本說不出話來,陳雨夜從衣服里拿出槍頂住虎哥的太陽穴:「再見,不對,是永別了。」

「砰1

陳雨夜把槍遞給了一旁的人,站起身看了看已經嚇得一臉慘白的想聚會成員:「今天你們運氣很不好,就留在這裡陪你們老大吧。」

聽完陳雨夜的話,那群翔集會的人都是臉色慘白,腿一軟跪倒在地。

陳雨夜嘆了口氣,他也不想殺害無辜,不過今天放過這些人,明天他們就有可能對自己或者其他人不利,為了以防萬一,他也只能痛下殺手。

「讓這裡綻放火花吧,我先回火舞了。」陳雨夜說完便拉起捲簾門,頭也不回的往火舞走去。

「轟1

沒走多遠,陳雨夜就聽見後面傳來一陣巨響,他轉過頭看見不夜街第二大酒吧東芝已經被一片火海所籠罩了,而行人們都是尖叫著四下逃散。

「看來,今天的事情之後,決戰也快來了埃」陳雨夜看著那片火海道。「不過也好,整天提心弔膽的,和以前也沒區別。」說完他轉過頭就走回了火舞。

走進張琳芃所在的包廂,龍翰和穆傑也坐在裡面,兩個人但看外表絕對認不出來,因為他們兩個人的臉上都是一片淤青,還有血液乾涸之後留下的痕。

「你們沒事吧?」陳雨夜走過去關心的問道。

他們三個人同時抬頭看向陳雨夜,龍翰開口道:「沒事,今天麻煩老師了。」

陳雨夜坐在沙發上一臉微笑的看著三個人:「不麻煩,你們是我學生,老師不就是該為學生著想么。」

三個人的眼睛都濕了,以前遇見的老是從來不會管學生學習以外的事情,所以才會造成了現在這「畸形」的一年級九班,而三個人從陳雨夜的話中聽出了一種關心,一種長輩對晚輩的關心。

陳雨夜一臉奇怪的看著三個人:「你們三個哭什麼?是不是身上哪裡痛,你們等下,我去叫叫車,送你們去醫院。」

「不用了老師,我們」張琳芃說道這裡已經哭了,他站起來直接衝到陳雨夜身邊給了陳雨夜一個擁抱。「嗚嗚我只是感動而已,從來沒有一個老師對我這麼好,他們只關心我們的學習怎麼樣,如果遇見這種事跑的比誰都快,我真的」說到這裡張琳芃又是哇哇的哭了起來,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

陳雨夜聽到張琳芃的心裡話,也是感覺鼻子酸酸的,自己以前何嘗跟他們不是一樣的:「好了,一個大男人你哭什麼。」雖然這麼說,不過陳雨夜的眼睛里也已經飽含眼淚。

「媽的,真是」陳雨夜放開張琳芃轉過身擦乾了眼睛里的淚水,然後笑著他們他們,「既然你們沒事,那就先去洗個澡,然後老師請你去吃個飯,最後送你回家吧。」

三個人也是擦乾了眼淚,然後陳雨夜去外面叫羅剎門的人帶他們去洗澡,順便給他們拿幾套乾淨點的衣服。在一切都搞定后,陳雨夜帶他們去了不夜街外面的燒烤攤。

「老闆,給我來四十串羊肉串,然後再給我抱一箱啤酒。」說完陳雨夜看三個人還站在自己後面便道,「你們站著幹嘛,做埃」

三個人坐下后,龍翰道:「老師,這頓算我們的把,這算報答一下你的救命之恩。」

「不用,老師這點錢還是有的。」陳雨夜坐在他們對面,開了一瓶酒給他們滿上,「呵呵,我還是第一次和學生一起喝酒,對了,你們確定身上的傷可以喝酒吧?

「沒事的,這杯我們三個敬老師。」三個人說著拿著酒杯站了起來。

陳雨夜擺擺手:「你們坐下,我不喜歡抬起頭和別人說話。」

站起來和長輩喝酒是南廣的傳統,三個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也不知道到底坐不坐下來。

「你們就坐下吧,不然老師這杯酒都喝不成了。」陳雨夜苦笑道。

三個人看著陳雨夜的的樣子,都是笑著坐下了,然後四個人碰杯之後一飲而荊

酒杯剛放下,張琳芃就拿起酒瓶給幾個人滿上,然後他對陳雨夜道:「老師,我可不可以問一個問題?」

「你是想問,為什麼他們會送龍翰和穆傑回來吧。」

張琳芃點點頭,有些期待的看著陳雨夜,陳雨夜呼出一口氣,微笑道:「先吃飯吧,等吃飽了才有力氣說埃」

「厄」本來三個人以為陳雨夜要說的,哪知道是掉他們胃口的,不過也不好追問,只有拿起肉串吃了起來。

等吃的差不多了,也喝的盡興了之後,陳雨夜拿出煙散給三個人,自己點上一支道:「其實張琳芃同學都已經猜出來了吧,其實我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

三個人都伸長脖子,等著陳雨夜下面的回答。

「我是fbi,哈哈哈哈。」

「厄」

三個人苦笑了起來,又被這可惡的老師給掉胃口了。

「你們只需要知道,我是你們的老師,有什麼問題跟我說就好,其他的真心不需要知道的太多。」

三個人都是點了點頭,然後陳雨夜看了看時間已經十一點了便道:「都這麼晚了,我送你們回家吧。」

「真不用了,老師。我們自己回去就好。」

「嗯,今天已經夠麻煩老師的了,我們打個的就回去了。」

陳雨夜點點頭:「既然你們堅持,那我就先走了。」陳雨夜跟他們揮手道別後,便開著車往醫院開去。

看著陳雨夜的車子遠去,張琳芃幾個人也是慢慢的朝家裡走去。

「嘿,你猜老師到底還有個身份是什麼,我現在真的很想知道。」穆傑一臉好奇道。

張琳芃看了看周圍,發現並沒有多少人,便小聲道:「其實我都已經差到了,不過你們可別震驚埃」

龍翰朝張琳芃伸出中指:「靠,你別學老師一樣掉胃口,趕快說1

「嘿嘿,其實老師的另一個身份還真不簡單。」張琳芃道。「你還記得上次我們去潑油漆么,我看到有個女的和陳雨夜住一起,就前幾天老師把我車拿走了,我本來想去找我爸拿錢的,結果聽他們旁邊公司的在討論一件關於綁架的事情。」

「老師是綁匪1龍翰和穆傑同時開口道,臉上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

「操!你們別打斷我,聽我說完好吧。」張琳芃白了兩個人一眼後繼續道,「他們當時在討論的是他們公司員工被綁架,不過被他男朋友給救了,我出於好奇就上前詢問,結果才知道那個女的男朋友是個老師,而女的好像家裡是混黑的,再加上今天我們去的是羅剎門的地盤,所以我敢肯定,老師一定是羅剎門的駙馬爺。」

「靠!這麼牛x。」龍翰震驚的看著張琳芃道。

「我就說,今天怎麼在火舞酒吧的時候,那個負責任又是問我們需不需要什麼,又是送打折卡的,原來是有這層關係埃」

張琳芃笑著點點頭:「沒錯,一定是這樣的,不過這件事情千萬不要給別人說,也不要到處炫耀啊,不然老是發飆可不是蓋的。」

龍翰和穆傑點了點頭,然後三個人就打的各回各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