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七十五章火冒三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章火冒三丈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整整逛了一下午,兩個女人才總算是消停了,然後三個人就在商城裡的一家餐廳吃晚飯。

「今天還真過癮啊,自從工作后,很久沒這樣出來逛街了。」羅艾麗一邊切著牛排,一邊笑道。

「那以後我們沒事就約著出來逛街吧,這樣就不會無聊了。」

「好啊,陳雨夜,你覺得怎麼樣?」

陳雨夜下午早累的不行了,現在正在猛吃牛排,聽羅艾麗這麼問他,他放下手裡的刀叉:「關我什麼事,以後你們逛街,我是不會來的。」說完陳雨夜又是猛吃了起來。

「喂,難道你想看到兩個弱女子提這麼多袋子么?」

「噗」陳雨夜差點把剛吃進去牛排吐出來,這倆女人也算是弱女子?

看著陳雨夜那眼神,羅艾麗撅起了嘴巴:「你那是什麼表情,難道嗚嗚。」還沒說完,陳雨夜就叉起一塊牛排塞進了羅艾麗的嘴裡。

「吃飯吧你,話多。」陳雨夜說完又接著吃了起來。

羅艾麗皺了皺鼻子,然後吃了起來。

半個小時候,三個人從商城裡面走了出來,這個時候天已經暗了下來,陳雨夜把羅艾麗和王倩影送回去后,便回了自己的公寓。

剛剛走到自己的家門口的時候,陳雨夜看見一個人正蹲在自己的門口前。

「請問」

陳雨夜剛剛話說,蹲地上那個人就抬起了頭,那一張髒兮兮的臉,正是安明琪的。

「老師。」

還沒等陳雨夜說完,安明琪就一下子撲在陳雨夜的懷裡,然後哇哇的哭了起來。

「怎麼了,先進來再說吧。」陳雨夜打開門,帶著安明琪走了進去。

等進去后,陳雨夜把安明琪帶到沙發上,遞給她一包紙澆底怎麼了?我今下午不是送你回家了么。」

「嗚嗚我爸爸不要我了,他竟然把交給壞人。」

陳雨夜眉頭緊皺:「到底怎麼回事?」

「嗚嗚」接下來的十幾分鐘,安明琪把下午回家后的事情給陳雨夜說了,其實當時她雖然被艾德琳打暈了,可是過了沒多久就醒了,在車上裝暈了一會,她聽見兩個正在討論自己的事情,原來她只是左震的私生女,而楊萬受傷,他立馬就把安明琪交出來,然後讓巨蛇團的人幫忙查到底是誰弄傷他兒子,而安明琪能逃出來是湊巧,她打開車門跳車的時候剛剛是鬧市區,所以那幫人不敢去追她,而安明琪身上也沒多少錢,借了個電話打給學校問清楚陳雨夜的住處,她便一直蹲在門口,擔心受怕的等著。

「嗚嗚,老師,我以後該怎麼辦辦啊,我沒家了。」安明琪說完便又撲到在陳雨夜懷裡。

陳雨夜越聽越氣,左震以前在怎麼人渣,陳雨夜由於安明琪的關係都是下不去手殺他。但沒想到他卻做出這樣的事情,陳雨夜心裡現在恨不得把左震給煮著吃了。

「沒事的,老師這裡就是你以後的家,以後沒人可以再傷害可愛的琪琪了。」陳雨夜壓下心頭的火,摸著安明琪的頭髮安慰道。

「老師」可能是情緒過於激動了,安明琪還沒說完就暈倒了過去。

「哎」陳雨夜把安明琪抱進羅艾麗以前所住的房間,平方在床上后拿出電話。

「虎子,叫兄弟們全部給我到樓下集合,今晚上我們去殺畜生。」

左震此時坐在別墅的書房裡,心裡很是不安,剛剛接到皮特的電話說安明琪跑了,現在安明琪可能已經知道她的身世了,而她最有可能的就是去陳雨夜。

「叮叮叮。」

這時電話響起了,左震被這電話給嚇了一大跳,看了看號碼是皮特的才接了起來。

「喂,怎麼樣了,有沒有找到琪琪的。」

「沒有,估計她真的是跑去找陳雨夜了,這下事情麻煩了。」

「萬萬一陳雨夜等會過來找我,我怎麼辦?」左震現在拿電話的手都有點顫抖了,想起上次陳雨夜炸了自己的國名大廈,左震就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放心吧,我和我的弟兄們已經到了你家山下,只要陳雨夜一路面,保證讓他有的去,沒得回。」

「那再好不過了。」

左震掛掉電話,心也放寬了不少,巨蛇團可是專業的雇傭兵,就算陳雨夜再怎麼厲害,他也不會相信說,陳雨夜可以贏得過他們。

沒過幾分鐘,幾輛麵包車就停在了左震的別墅外,為首的是皮特的艾德琳,從裡面陸陸續續的下來的十幾個雇傭兵。

「想不到今晚上就要跟陳雨夜決戰了埃」皮特一想到陳雨夜給自己的恥辱,便緊咬著牙齒。「今天晚上,我一定要親自動手殺了他。」

艾德琳看了看皮特,有些擔憂道:「皮特,我希望你等會不要意氣用事,等會作戰要按照之前部署好的作戰計劃來執行。」

「我知道,好了,兄弟們都進去吧。」

皮特說完,他們十幾個人提著幾大蛇皮口袋的槍械走了左震的別墅,左震看見他們走了進來心也是徹底的放下了。

「今天真是麻煩你們了。」左震推著推著輪椅到艾德琳和皮特的面前道。

「沒事,反正我們這次最主要的任務就是幹掉陳雨夜,只要完成了就可以回國了。」皮特笑道。「問下左總,你們這別墅有後門什麼的么?」

「放心吧,沒有後門,而且我這棟別別墅外面安裝了無數的攝像頭,不管陳雨夜從哪裡進來,我們都能第一時間掌握他的準確位置。」

皮特滿意的點點頭,如果今天這樣都干不掉陳雨夜,那他就真的還不如去死了算了。

「監控室在哪裡?」艾德琳這個時候問道。「我想親自去監視,這樣子好些。」

「就在二樓靠最右邊那間,放心吧,裡面有我翔集會的弟兄正在監視,保證沒事的。」

艾德琳笑了笑,繼續道:「我還是比較相信我自己。」說完艾德琳和幾個人便走了上去,走到二樓靠最右邊的房間,打開門他們立刻緊張了起來,因為負責監控那個翔集會的人,脖子流著血的正躺在椅子上。

「皮特!有情況,全部戒備1

聽到艾德琳的叫聲,皮特和樓下巨蛇團的人紛紛的掏出槍跑了上去。

「怎麼了?」皮特率先衝進了監控室,看見艾德琳正帶著手套在觀察這具屍體。「他死了有多久了。」

「不超過半個小時。」艾德琳脫下手套,緊張的看著皮特。「陳雨夜估計已經來了,如果我沒猜錯,他現在正躲在這棟房子的某個地方。」

聽見艾德琳說陳雨夜來了,皮特緊張的握緊了手中的搶:「那我們現在怎麼做?」

「我們從三樓搜到一樓,我就不相信陳雨夜一個人可以幹掉我們這麼多人。」艾德琳從腰間拔出手槍,然後和十幾個巨蛇團的人慢慢走上了三樓。

他們剛剛走出房間,一個人就從監控室的天花板上跳了下來,那個人正是陳雨夜。

「看來,人們對於天花板果然是絕對放心的。」陳雨夜冷笑著把手中的鐵爪丟在地上。他混進別墅,剛剛做做掉監控室裡面的人,就聽見門外有動靜,他急中生智的用抓進了天花板,而巨蛇團的人根本沒有想到,陳雨夜就在他們上面。

陳雨夜拿出電話,撥通了虎子的電話:「虎子,你可以行動了,叫兄弟們全部上來吧。」說完后他掛掉電話,反鎖了門,等待著虎子的到來。

虎子這個時候正在玉屏小區外面,他收起電話對車裡的人道:「兄弟們全部把槍上膛,今晚上我們要報上次被巨蛇團偷襲的一箭之仇,大家有信心么1

「有1

車裡的人吼了一句,然後幾輛車全部往山頂開去。

今晚上,安靜的玉屏小區,註定是不平靜的一晚,而這晚之後,南廣的局勢將真正的全面定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