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七十七章最好的結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最好的結局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陳雨夜叼著煙從二樓下來的時候,巨蛇團的人已經全部躺倒在門口,虎子帶來的人只受了一點輕傷。

「左震那老混蛋哪去了?」陳雨夜問虎子道。

虎子低下頭,不敢看陳雨夜道:「老大,抱歉,我們沒有找到那個老混蛋,不過上次的傷還沒好,他應該跑不遠的。」

「別在意,兄弟們沒事就好。」陳雨夜拍了拍虎子的肩膀道。「今天的事情結束后,你們就回去吧,大家記住,以後虎子就是新的團長,你們要聽他的。」

大家都低下了頭,陳雨夜說這話的意思大概就是以後不會在回去了,即使報了上次陳雨夜被巨蛇團偷襲的仇,眾人還是感到一陣沮喪。

「靠!又不是生離死別,大家以後可以來南廣玩,費用全算我身上。」陳雨夜雖然和這些兄弟分離很捨不得,不過自己已經不想再過那種每天把名綁褲腰帶的日子了,而這群兄弟全部都是當兵出生,陳雨夜帶他們出去,也是想他們不至於餓死在國內。

眾人還是沒說話,陳雨夜故作憤怒的瞪著眾人:「難道我說話也不管用了?」

「是!團長1

眾人紛紛大吼道,不過從他們的表情可以看得出,他們的情緒依舊很低落。

「好了,大家先找那個老混蛋吧,等任務完成,我請大家吃宵夜。」陳雨夜說完轉過頭,不想讓大家看到他那沮喪的表情。

經過眾人一番首查,最後他們在地下室里找到的左震,而左震還想朝他們開槍的,不過陳雨夜一槍就打穿了他那還沒好全的手,然後把他拖到了一樓客廳。

左震這次倒是挺有骨氣的,一聲不吭,惡狠狠看著陳雨夜。

「呵呵,左總,你別這樣看著我啊,我會害羞的。」陳雨夜坐在沙發上,打了個手勢,讓人把他扶到對面沙發坐下了。

陳雨夜笑著看著對面的左震:「幾天前,左總你就是坐在我現在坐這個位置,然後可以決定我生死的時候,你卻因為的你小心眼放過我了。」

「少廢話!成王敗寇,我左某輸了就是輸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左震別過頭,不看陳雨夜道。

「看來你今天也知道是難逃一死了,不過我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陳雨夜的嘴角掛起一抹邪笑。「楊萬是我閹掉的。」

左震聽陳雨夜說楊萬是他閹掉的,馬上一臉憤怒的看向他:「你」

「這是你自找的,我也算是讓你知道了,到底是誰閹掉你兒子的了。」陳雨夜搶過左震的話道,然後站了起來把手上的槍上膛,對準左震的眉心。「既然你都知道了,那麼安心的去吧。」

左震看著那黑洞洞的槍口,沒有上次的害怕,而是哈哈笑了起來:「哈哈哈哈,陳雨夜,你還真厲害,竟然能夠靠你一己之力毀我大半輩子的努力,不過我做鬼都不會放過」

「砰1

左震坐在發沙上,眉心處一個洞,不斷的往外面滲出鮮血,陳雨夜把槍收起來看了看這房子:「燒了吧,留著也沒用。」

虎子點點頭,正準備和其他兄弟們動手的時,外面響起了警笛的聲音,然後想起了周芸的聲音:「陳雨夜!我知道你在裡面,你最好是自己走出來自首1

「操!來的真快,老大,我們怎麼辦。」

「你們在裡面呆著吧,我出去會會這最後的兩個敵人。」

「不行,大不了我們衝出去,我不相信一群破警察能夠攔得住我們。」

「對,我們誓死保護團長。」

陳雨夜把一根手指放在嘴邊,一群人安靜下來了,他道:「請各位兄弟相信我好么,現在你們就裡面好好獃著,行么?」

看著陳雨夜一臉信心的樣子,虎子也只好道:「哎老大你也這臭脾氣,你決定的事情還有人能夠改變么?」

陳雨夜對他們笑了笑,然後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外面的警察看到陳雨夜出來了,全部舉起槍對準了陳雨夜,這次不僅是周芸來了,那個韋光局長也來了。

「呵呵,老同學,沒想到昨下午才見了面,我倆這麼快就相遇了。」陳雨夜邊說邊慢慢靠近警察。

「站在原地別動1周芸手裡也是緊緊的抓著手槍,不過她的手明顯的有些顫抖。

陳雨夜舉起手停住了腳步,韋光這個時候冷笑道:「陳雨夜,上次姑且你是冤枉的,這次我看誰來救你。」

「我來。」一輛車從下面開了上面,停在了警車的旁邊,洪胖子從上面走了下來,手裡還拿著一張紙。「經確認,韋局長你有收賄的嫌疑,而周芸有幫忙翔集會的嫌疑,你們兩個現在都要停職調查,而我是」

對這突如其來的轉變,眾人沒有反應過來,只是傻愣愣的看著洪胖子。

「愣著幹嘛!把這兩個人給我逮捕了1洪胖子大喝一聲,所有的警察馬上把槍口對準了韋光和周芸。

「哼!敢停我的職。」洪胖子狠狠的一巴掌打在韋光的頭上,然後一臉笑容的張開雙手走向陳雨夜。「小雨,這次多虧你和梁兄了,呵呵,你又幫了我一次。」

陳雨夜躲過洪胖子的擁抱,然後笑道:「你媽媽個吻的,再來晚一點我就掛了。」

「呵呵,現在不都沒事了么,你們把他們兩個帶走吧,我等會就會警局。」洪胖子笑道。「小雨,怎麼樣,今晚上一起喝一杯?」

「等會你去火舞吧。」陳雨夜走上前,拿住了正要銬住周芸的手銬。「洪胖子,這個女人我還有話想對她的說,能先把她交給我么?」

「靠,這小子不會是想對周芸做那種事吧。」洪胖子一臉猥瑣的看著陳雨夜,「當然可以,就先把韋光帶會警局。」說完還朝陳雨夜眨了眨眼睛。

陳雨夜白了他一眼,然後看向已經滿臉慘白的周芸:「走吧,老同學,陪我聊聊。」

周芸這時兩眼無神,也不知道聽沒聽進去陳雨夜說的話,陳雨夜也不管這麼多,拉著她的手就上了車,然後驅車來到了不夜街。

這裡顯然沒有受到今晚上這場黑道風暴的印象,依舊歌舞昇平,各式各樣的人在這裡買醉。

陳雨夜把車停在了火舞酒吧,走進去之後叫人給他開兩個包房,帶著周芸就走了其中一個。

「你先等我一下。」陳雨夜拿出電話,撥通了虎子的電話。「虎子么,你們到火舞來吧,我已經訂好包房慶功了,順便把洪胖子也叫上他電話是131xxxxxxxx。」

掛掉電話后,陳雨夜拉著周芸坐到了沙發上,然後就這麼看著她。

「陳雨夜,你到底想怎麼樣。」周芸這個時候也絕望了,這次估計自己死是小事,沒有辦妥這件事情,家裡的人估計都會受到牽連。

陳雨夜還是微笑的看著她,然後伸出手輕撫著她的頭髮:「哎周芸,你還記得我跟你說的話么?」

「嗯?」周芸不明白陳雨夜在說什麼,一臉問號的看著他。

陳雨夜的手離開了她頭髮,從褲子里拿出一張紙放在桌子上:「我記得以前我就跟你說過,雖然我們分手了,不過以後有麻煩記得找我,但你讓我很失望啊,要不是龍津,我至今還以為你是為了利益才跟翔集會結盟的。」

「現在說這些還有用么?」周芸苦笑道。「反正你不會對你的敵人心慈手軟的對么,動手吧。」周芸說完已經閉上了眼睛。

等了許久,也沒見陳雨夜出聲,周芸睜開眼睛陳雨夜已經走到了門口,她激起來:「為什麼!你為什麼不殺了我1

「有必要麼?你又不是我敵人。」陳雨夜轉過頭微笑的看著她。「桌子上有張紙條,上面是梁一博的電話,我相信他可以解決你家裡的事情。以後,恢復以前那個害羞的周芸吧。」

「嘀嗒、嘀嗒。」

周芸低著頭,淚水掉在了地板上:「為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對你好只是想證明,凡是我陳雨夜的朋友,只有我能欺負。」陳雨夜拿出一包紙巾扔到桌子上,「好了,我要過去開慶功會了,你哭完了拿著紙條就回家吧。」

陳雨夜走出來的時候,陳雨夜的兄弟們、洪胖子還有李安綁都來了,陳雨夜笑著對他們招了招手:「在這裡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