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七十八章新的生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新的生活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恩,怎麼感覺這麼涼,這冰袋誰放的?」陳雨夜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拿下了額頭的冰袋坐了起來,昨晚由於是他和虎子等兄弟分別的時候,所以大家都拚命的灌陳雨夜酒,直到天蒙蒙亮,他們才放過了陳雨夜。

陳雨夜只覺得口一陣口乾,從床下下來后就出去找水喝。

打開房門后,陳雨夜就聞見廚房裡傳來了一股糊味,陳雨夜雖然不知道是誰在廚房裡,不過還是趕緊跑進了廚房,只見安明琪手裡拿著鍋鏟,抄著一條魚,不過就是那條魚陳雨夜也僅僅知道,那是一條魚。

「咳咳,老師,你醒了埃」安明琪的臉被煙熏的像剛從礦井裡出來的一樣,而鍋里的那條魚,跟安明琪的臉是差不多的。「你再等下啊,等我把這個菜炒好了,就可以吃飯了。」

陳雨夜吞了口唾沫,還好左震沒有讓安明琪給自己做吃的,不然這次掛的可能是自己:「不用了,老師帶你出去吃吧。」

「不要嘛,我想做頓飯給老師吃,老師,你鬆手啊,討厭。」

看著那種食物誰還有食慾啊,陳雨夜把安明琪從廚房拖出來后讓她先寫個澡。

「老師,我好想沒有換的衣服,怎麼辦埃」

陳雨夜早就想到了這點,把昨天在左震別墅里拿的一套衣服,放在了浴室外面的凳子上:「這裡有一套,你自己出來拿吧,老師先去換件衣服。」

十幾分鐘后,陳雨夜從房間里走了出來,看見穿著連衣裙的安明琪正在吹著頭髮,那長發配合那可愛的面容,那種種出水芙蓉的感覺,讓陳雨夜的心又是小小的跳動了一下。

「老師,你再等下,我吹乾頭髮就好。」安明琪對陳雨夜笑道。

陳雨夜點點頭,坐在一邊點上一支煙道:「安明琪同學,我要告訴你一間事情」

「老師,我們等會去吃什麼。」

「你決定好了,昨天晚上」

「好了,我們走吧。」安明琪放下手中的吹風,然後拉著陳雨夜就往外面走。

陳雨夜停下腳步,一把抱住了安明琪:「安同學,這個問題你遲早要面對的,我不想欺騙你,昨晚上我殺了左震。」陳雨夜覺得,與其以後讓她知道答案,現在告訴她會對她好點。

安明琪沒有說話,不過陳雨夜感覺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被什麼給浸濕了,陳雨夜現在也說不出什麼安慰的話,只能是抱著安明琪:「想哭的話,就哭個夠吧。」

陳雨夜的話音剛落,安明琪就哇的哭出來了,陳雨夜拍著她的背,讓她盡情的發泄著。

過了許久,安明琪鬆開了陳雨夜,邊擦眼淚邊道:「老師,謝謝你告訴我實話,哭完之後我好受多了。」

「既然沒事了,那我們去吃飯吧。」

「恩。」

陪安明琪吃完后,陳雨夜決定陪她出去玩玩,不過安明琪的興緻不高,他們玩了兩個小時就回家了。

「老師,等會吃晚飯再叫我吧。」安明琪對陳雨夜一笑,走進房間就把門給關上了。

「哎」陳雨夜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沮喪的看著天花板,安明琪雖然表面上沒事,不過她那懂事的舉止那還出賣了她的內心。

「叮叮叮1

電話鈴聲想起了,陳雨夜看了看號碼是林野打過來的:「有事么?」

「雨哥,對不起,我們今天找到楊萬住院的醫院時,他已經不知道去了哪裡。」

「沒事,翔集會的其他主要成員都搞定了吧。」

「恩,主要的成員全部幹掉,其他的也遣散了,他們的資產都已經合法的轉入了羅剎集團門下。」

陳雨夜滿意的點點頭,繼續道:「你叫人估算一下翔集會的資產,然後從新辦張卡,把三分之二的錢打到你們去。」

「好,那我先去忙了。」

「去吧。」

陳雨夜掛掉電話后心還是亂作一團,「不行,我還是要負起一個當老師的責任。」這麼想著,陳雨夜直接打開了房門走了進去。安明琪從陳雨夜帶回來的巷子里翻出來一張畫,她拿著這張畫正默不作聲的哭泣著。

「老師,你知道么,爸爸很少陪我,但這些年我的心臟病就算再怎麼嚴重,他都對我不離不棄。」安明琪這時笑了起來。「我並不恨他把我交給那些壞人,也不恨你殺了他,因為爸爸說過,做錯事,總是會付出代價的,不管那是什麼代價,我們都只能夠欣然的接受,但我需要時間來接受這一切。我想把你當成是我的老師,而不是殺父仇人。」

「恩,老師給你時間,你就先在家裡好好休息吧,老師幫你請假。」陳雨夜說完,神色黯然的走了出去。

這一夜,兩個人想著各自的心事,不知不覺天就已經亮了,陳雨夜以為安明琪還在睡覺,沒有吵醒她,直接去了學校。

剛走進學校,陳雨夜就碰見了王倩影,他微笑道:「早啊,主任。」

王倩影看了看陳雨夜,被他慘白的臉色,和血紅的眼睛瞎了一大跳:「媽呀,你昨晚上是去做賊了么?」

「嘿嘿,你門緊緊的關著,我怎麼做賊埃」陳雨夜猥瑣的笑了起來。「今晚上記得,別鎖門。」

陳雨夜這明顯調戲的話語,讓王倩影臉一下子就紅了:「你找死啊1

「要死,那也等今晚上做完賊再死。」

王倩影終於受不了他的話了,又羞又氣的把手中的書丟了出去,陳雨夜一低頭就閃開了。

「哎呀1

陳雨夜聽見後面傳來一個女聲,轉過身去,只見安明琪正坐在地上,淚眼汪汪的揉著自己額頭:「主任,你幹嘛啊,我可沒惹你。」

「不好意思啊,都怪你們班主任不好。」王倩影白了陳雨夜一眼,然後趕緊把安明琪給扶了起來。

安明琪揉著額頭看向陳雨夜,只見陳雨夜正獃獃的看著自己,笑著捏住了他的鼻子:「臭老師,你剛躲開害我受傷了,要怎麼補償我。」

「你來上課了埃」陳雨夜沒有管捏住自己鼻子的手,一臉驚訝道。

「嘻嘻,難道老師你希望我逃課么?」安明琪笑道。「不管怎麼樣,反正有個人是別想丟下琪琪了,既然讓琪琪無家可歸,那就必須養她一輩子。」

陳雨夜忽然感覺鼻子一酸,拿開安明琪捏住自己鼻子的手道:「放心吧,那個人會把琪琪當親女兒,照顧她一輩子的。」

安明琪笑著沒有說話,陳雨夜看著她那笑臉也笑了起來。不過一旁的王倩影就有些弄不明白他們所說的話了:「你倆再說什麼啊?」

「在說」陳雨夜撿起地上的書,在王倩影的頭上狠狠的敲了一下。「如何幫安同學報仇,哈哈。」陳雨夜打完,把書往地上一扔就趕緊朝教學樓跑去。

「啊!你個死陳雨夜,你給我站祝」王倩影一手捂著頭,一手只拿著書追著陳雨夜去了。

安明琪呵呵一笑,也是跟著他們朝教學樓跑去:「主任,你的書不要了埃」

「沒幹掉陳雨夜之前,就放在安同學這裡吧,陳雨夜!你別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