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八十九章翻版陳雨夜(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九章翻版陳雨夜(上)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放學后,陳雨夜沒去訓練,而是直接載著安明琪回家了。

「叮叮叮。」

剛剛下車,陳雨夜的電話響了,陳雨夜看了看來電是羅艾麗的,便微笑的接起了電話:「幹嘛,想我了?」

「恩,想死你了。」電話那一頭,傳來了羅艾麗那膩死人聲音,「今晚出來陪陪好不好,就我和你,在火舞。」

「這個」陳雨夜看了一眼已經走上樓的安明琪,小聲道,「琪琪剛剛走出心裡陰霾,我這個時候把她一個人丟家裡,恐怕不好吧。」

「放心吧,琪琪又不是小孩子,一個人在家應該沒事的,好不好嘛,人家很久都沒和單獨在一起了。」

陳雨夜聽著羅艾麗這哀求的聲音,一時之間有些拿不定主意了,這時已經上樓的安明琪給自己打來了電話,陳雨夜對羅艾麗說了句等會,就把安明琪的電話接了進來:「琪琪,什麼事情?」

「老師,你和艾麗去玩吧,琪琪一個人會好好的呆在家裡的。」

「要不你也一起來,蘿莉我認識十幾年了,估計也不會在意的。」

「笨蛋,哪個女人希望自己的男人身邊多個女人啊,去吧去吧,不過回來的時候,記得給琪琪帶好吃的哦,嘻嘻。」說完,安明琪就掛掉了電話。

陳雨夜掛掉電話,抬頭看了看自己的房子,安明琪正朝著她微笑的揮手。陳雨夜也是笑著回應的揮了揮手,然後就從新進入車裡,開往不夜街。

安明琪看著陳雨夜看著離去了,心中忽然空落落的,好像少了一塊,自己這幾天已經對陳雨夜產生了一種依賴,不管陳雨夜到哪都是和她一起的,現在自己看著這空曠的家,忽然覺得很不習慣。

「琪琪,不能這樣,老師不可能永遠陪在你身邊的,你要堅強。」安明琪自己安慰了自己一句,然後就坐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不過她根本就沒有看進去,而還是在心裡想著陳雨夜。

陳雨夜來到火舞后,羅剎門的小弟就領著他去了林野專門給他準備的vip包房,剛剛走進去羅艾麗就衝上來,一把抱住了陳雨夜。

「呵呵,幹嘛這激動埃」陳雨夜也抱住了羅艾麗。「我又不會跑掉的。」

羅艾麗用臉蹭著陳雨夜的胸膛:「可是,我就是怕你跑掉,琪琪那麼的漂亮,誰知道你會不會監守自盜埃」

陳雨夜放開羅艾麗,用手捏住了羅艾麗的臉:「我說你啊,一天沒事竟想這些沒用的,我上次都給你說了,琪琪是我乾女兒。」

「誰知道你埃」羅艾麗拍開陳雨夜的手,白了他一眼道,「以前反正你看到可愛的女人,就完全禽獸化了。」

陳雨夜笑著坐到沙發上,然後拍了拍一旁:「那是年少無知,結果誰知道招惹來一個禍害。」

「哼!就專門禍害你。」羅艾麗鄒了鄒鼻子,然後笑著坐到陳雨夜的旁邊,一臉幸福的依偎著陳雨夜。

陳雨夜摸著羅艾麗的頭髮笑道:「你吃飯沒,沒吃的話,我們出去吃吧。」

「不用,我已經叫外賣了。」

「鐺鐺1

羅艾麗剛剛說完,就傳來一陣敲門聲,羅艾麗叫了一聲進來,一個穿著快餐店服裝的人,就走了進來。

「你們要的蓋澆飯,和幾份小菜,一共」

外賣小弟忽然看著陳雨夜不說話了,陳雨夜也是獃獃的看著他:「尚尚武?」

那個穿著制服的外賣小弟,正是昨天才轉學來的尚武。他看了陳雨夜幾秒鐘,便從包里拿出發票:「一共是58元。」

羅艾麗把錢遞給了他,然後尚武又看了看陳雨夜,便走了出去。

「你認識他?」羅艾麗看著陳雨夜還是剛剛那表情,便問道。

陳雨夜點點頭:「當然認識,他是我學生,他怎麼會去打工呢?」

「呵呵,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啊,學生時代像個大爺,基本上不用去收,就有人乖乖給你保護費。」羅艾麗邊說邊打開包裝袋,「哇,好香啊,快過來吃吧。」

這頓飯吃完后,陳雨夜又陪羅艾麗在外面瘋了一會,然後把戀戀不捨的羅艾麗給送回了醫院。

「好了,又不是生離死別的。」陳雨夜摸著羅艾麗的頭髮,笑道。「等羅叔好了之後,你還是可以搬回來住的埃」

羅艾麗本來還一臉的不舍,聽陳雨夜這麼說,臉色瞬間就變好了:「真的啊,那琪琪住哪裡呢?你那個房子可是只有兩個房間。」

「嘿嘿,還給我玩純情埃」

陳雨夜猥瑣的抖了抖眉毛,羅艾麗瞬間明白了他的意識,紅著臉跑進了醫院。

「好了,差不多該回去了。」陳雨夜正準備往回開的時候,忽然想起了還要給安明琪買好吃的,便朝著昨天那家包子攤位前進,陳雨夜覺得那裡的包子還是不錯的。

很快陳雨夜就來到了包子攤,買了兩籠包子,正準備上車的時候,離包子攤不遠的飯館外傳來了尖叫聲,陳雨夜看向了那邊,之間有幾個穿著背心,露出紋身的大嬸,正在毆打一個穿著制服的服務員,那個人,好像是尚武1

陳雨夜把包子放進車裡,然後快速的沖了過去。

「媽的,我就罵你是小畜生怎麼了,你媽就和狗雜.交了,你剛剛打我不是打得挺歡的么1一個臉上明顯有傷的光頭大漢一邊喘著地上的尚武,一邊罵道。

「操你.媽的1尚武聽光頭大漢這話,好像被戳到了什麼痛楚,站起來就用頭往大漢的肚子上頂,不過還沒頂到,就被一把摺椅敲咋腦袋上,重重的摔倒在地。

光頭大漢用腳猛踹了尚武的腦袋兩腳,然後一泡口水吐在尚武的頭上:「小雜種,還敢反抗,你不是挺能打的么,再來埃」

「嘿,這位兄弟。」

光頭大漢見有人拍他肩膀,剛轉過頭,自己的鼻子就感覺一疼,用手捂著自己後退了幾步。

幾個人看有情況,紛紛停手,尚武這時也有些驚訝的看向陳雨夜:「老老師。」

光頭大漢鬆開手,見滿手的血便沖陳雨夜憤怒的吼道:「草」還沒罵完,他就馬不下去了,因為陳雨夜已經用把一把小刀捅進了他的肚子。

「如果你想找麻煩的話,可以去火舞,我叫陳雨夜。」陳雨夜拔出刀,帶出一抹鮮紅的血液。

光頭大漢一聽「陳雨夜」三個字,猶如被被雷擊中一般,知道這次南廣動亂的,誰不知道陳雨夜這三個字意味著什麼。見自己兄弟還要衝上去,光頭大漢連忙攔住他們,練滿是汗道:「對對不起,我下次不會再犯了。」

陳雨夜點上一支煙吸了一口,冷冷的看著他們:「那還不快滾。」

光頭大漢,忍著痛朝陳雨夜鞠了一躬,然後帶著自己的兄弟就離開了現場,這時陳雨夜蹲下對尚武伸出了手:「尚同學,快起來吧,圍觀的人可是挺多的。」

尚武拉住陳雨夜的手站了起來,陳雨夜看了看他傷口:「跟我去醫院看看吧。」

「不用了,老師,我沒錢的。」尚武道。「而且這點小傷也不算什麼,我已經習慣了。」

陳雨夜看著尚武,如果真如學生檔案上說,拿到蒙蒂高中的貧困補助,學費不用說,全免了,那也還可以拿到每學期兩萬的補助啊,不可能才兩天,兩萬塊就用完了?

「別這麼看著我,我是真沒有錢的。」尚武苦笑了起來,「錢我全部給孤兒院了,我現在也是需要靠打工生活的。」

陳雨夜笑了笑,拉著尚武就往車上走:「放心吧,老師不會讓你付錢的。」

「我不能接受」

「這不是施捨,是責任,一個長輩對晚輩的責任。」陳雨夜嚴肅的看著尚武,然後打開車門,尚武看了看陳雨夜,坐上了車,陳雨夜也坐進車裡,綁好安全帶便出發了。「對了,你是在哪家孤兒院長大的。」

「思愛孤兒院。」

「呲」

陳雨夜忽然一個急剎車,不敢相信的看著尚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