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九十章翻版陳雨夜(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章翻版陳雨夜(中)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老師,你沒事吧?」尚武有些害怕的看著陳雨夜,心裡想到,「這貨該不會是戀.童癖吧。」邊想尚武邊捂緊了自己的菊花。

陳雨夜很煩躁的搓揉著自己的臉,過了好幾分鐘,他才笑道:「放心吧,我沒事的,剛剛只是有些驚訝而已,思愛孤兒院啊,呵呵。」陳雨夜說著低頭笑了笑,然後就一言不發開著車。

「老師,你難道也是思愛孤兒院的?

「當然不是,我父母健在。」陳雨夜笑道。「只是,我有一個朋友,她是思愛孤兒院的。」

「你朋友?叫什麼名字。」尚武好奇的問道。

陳雨夜的臉上閃過一絲痛苦,馬上又恢復了笑容:「我好像忘記她的名字了。」

聽陳雨夜這麼回答,明顯就是不想說。尚武也沒多大興趣,躺在副駕座上慢慢的睡著了。到醫院包紮了一下后,陳雨夜想送尚武回家,不過尚武卻說自己回去就行,最後又在陳雨夜的強迫下,尚武還是被陳雨夜拖上車,然後送回了家。

陳雨夜的車疾馳在武夷大道上,每次驚險超車的時候,被超車的車主都會伸出頭破口大罵,不過陳雨夜好像根本就沒聽到一樣,任然是油門全踩,沒幾分鐘竟然到家了。

「媽的,別想了,我求求你別想了。」陳雨夜把頭埋在方向盤上,雙手捂住腦袋一副很痛苦的樣子。

過了幾分鐘,陳雨夜一臉汗水的抬起頭,深呼吸了兩口拿起給安明琪買的包子,就走上了樓。打開門陳雨夜聽見電視機的聲音。

「看來這小丫頭還沒睡覺埃」陳雨夜笑著走到客廳,結果發現安明琪已經倒在沙發上睡著了。

陳雨夜剛抱起安明琪,想把她抱回房間時,安明琪的睫毛動了動,然後一雙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就看著陳雨夜:「老師,你回來了埃」

「嗯,老師抱你會房間睡吧。」陳雨夜對安明琪道。

安明琪搖搖頭,從神雨夜的身上下來伸了一個懶腰:「不用了,老師我好餓啊,你有沒有給我買吃的埃」說著安明琪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看著安明琪這可愛的動作,陳雨夜笑著揉了揉他的頭髮:「當然有,我買了昨晚上的包子,就放在飯桌上。」

「真的埃」安明琪聽見有包子吃,立馬衝到了飯廳。

陳雨夜就這麼笑著看著安明琪沖了出去,另一個一樣可愛的人印入他的腦海,之前陳雨夜之所以說安明琪像羅艾麗,是選擇性遺忘了一個人,而今天這個人被再次提起的時候,陳雨夜發現,其實自己這麼在意安明琪,多少還是因為有一個人的影子在安明琪的身影。不知不覺,陳雨夜的眼睛就濕潤了。

安明琪一邊吃,還不忘招呼陳雨夜:「嗯,好好吃,老師你也過來吃埃」

陳雨夜抬起頭,深呼吸幾口微笑的走進飯廳,和安明琪一起吃著包子。

整整一晚上,陳雨夜都沒有睡著,第二天送安明琪去學校后,陳雨夜就悄悄的開著車溜出了學校。

思愛孤兒院里,由於是上課時間,這會去上課的孤兒佔了絕大多數,只是少數幾個還不到上學年齡的孤兒,在空曠的孤兒院里,追逐嬉戲著。

陳雨夜在門口登記后,便走了進去,雖然沒有來過這裡,但是他一走進思愛孤兒院,不知道為什麼,就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

「叔叔,你找誰埃」一個只有三四歲的小女孩跑到陳雨夜的面前問道。

陳雨夜蹲下身子笑道:「小妹妹,我想找你們院長,你知道他在哪裡么?」

「院長啊在辦公室呢,哥哥找他有什麼事啊?」

「你能帶我去么,叔叔有很重要的事情和院長說。」

「好埃」

小女孩沒有什麼防備之心,陳雨夜說完她就帶著陳雨夜走到了院長的辦公室外,然後又去跟自己的夥伴們玩耍去了。

陳雨夜嘆了口氣,笑著看著這群天真無邪的孩子們:「沒煩惱真好。」陳雨夜說完,正準備敲門,只聽見裡面傳來了很氣憤的聲音。

「我再說一次,我絕對不會答應你的要求的,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好了,我掛了。」

聽見裡面的人掛掉電話,陳雨夜這才敲了敲門。

「請進。」

陳雨夜推門走了進去,這是一間很樸素的辦公室,除了一張有些陳舊的辦公桌,和幾根凳子外,沒有其他的東西了。坐在辦公桌前的是一個看上去看上去有四十多歲的中年婦人。

「請問你有什麼事情么?」中年婦人皺著眉頭看著陳雨夜。

「你好,我叫陳雨夜。」陳雨夜微笑的伸出了手。「今天來這裡,主要是想資助一下孤兒院,給自己積點善德。」

院長一聽是來資助的,連忙起身握住了陳雨夜的手:「原來是社會好心人士,剛剛真是抱歉了,最近有些私人問題沒解決好,剛剛對您的態度有些不好,還請見諒。我姓唐,唐莉。」

「沒事的,唐院長。」陳雨夜鬆開手后,從褲包里摸出一個信封,裡面是剛剛自己從銀行里取出來的五萬塊錢。「這是我為這個孤兒院盡的一點秒薄之力」

院長一臉欣慰的結果了錢,對著陳雨夜鞠了一躬:「陳先生,謝謝你了,現在來孤兒院資助這些可憐的孤兒的人越來越少了,我替那些孩子們感謝你。」

陳雨夜把唐莉身子扶直,笑道:「這是我應該做的,對了唐院長,我這次來還有件事情。」

「還有事情?」唐莉本來還對陳雨夜挺友好的,一聽他這話便又皺起了眉頭。

見唐莉的臉色不對,陳雨夜連忙解釋道:「別誤會,我絕對不是來做什麼壞事的,我只是想來看看一個人。」

「看誰?」

「舞蝶。」陳雨夜說完,緊緊的咬了一下嘴唇。「是她姐姐託付我來看她的。」

唐莉想了一會,然後道:「好吧,不過你不能說刺激小蝶的話,比如她姐姐,她現在身體還很虛弱。」

陳雨夜點了點頭,便跟著唐莉走出了院長辦公室。

孤兒院一個房間里,一個大概十七八歲,漂亮的有些過分的小女孩正坐在輪椅上,看著窗外發獃。

「小蝶,在幹嘛呢?」唐莉首先走了進來,對舞蝶道。

舞蝶轉過輪椅,看見是校長便笑道:「沒事啊,就在窗檯享受一下陽光,院長今天不是還有很多事情么?」

「是這樣的,有一個人受你以前朋友所託,來看看你。」唐莉說著看了看自己身後,發現陳雨夜並沒有走進來,便道,「陳先生,你不是想看望一下小蝶么,快進來吧。

沒有回話,過了良久,陳雨夜才緊閉著雙眼走進了房間,從他臉部的表情,還有不斷吸氣呼氣,可以的看出來,他很緊張。

「呵呵,這位先生好有趣啊,難道小蝶就這麼不堪入眼么?」坐在輪椅上的小蝶咯咯的笑了起來,那笑聲就如同風鈴一般動聽。

「沒沒有,我只是有點」陳雨夜睜開了眼睛,看見舞蝶的摸樣,一時間竟然緊張的說不出話來了,只好用力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靠,我剛想說什麼來著。」

陳雨夜這番話,這敲腦袋這動作,又讓舞蝶一陣咯咯的笑。

「好了,我先先出去了。」唐莉這時也朝門口走去,路過陳雨夜身邊的時候給他使了個眼色,意思是不要刺激舞蝶。

陳雨夜點點頭,唐莉的心稍稍放下一點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