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九十一章翻版陳雨夜(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一章翻版陳雨夜(下)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唐莉過出去后,舞蝶對陳雨夜道:「這位先生,你坐吧。」

「哦哦,好的。」陳雨夜坐在一張椅子上,獃獃的看著舞蝶,這女孩,和她姐姐太像了,如果兩個人站在一起的話,陳雨夜一定分辨不出來,誰是舞菲,誰是舞蝶。

舞蝶見陳雨夜一直看著她,便道:「呵呵,先生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這麼看著我不說話,我會害怕的。」

「對不起。」陳雨夜尷尬的笑了笑。「只是你和你」陳雨夜還沒說完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剛剛答應了唐莉不提舞菲的,結果第一句話就差點說了出來。

「你是想說,我和我姐姐很像是吧。」舞蝶好像並沒有向唐莉那樣說那樣會受刺激,還是保持著一臉微笑,「我想剛剛應該是院長提醒過你,不要在我面前提起我姐姐,怕刺激我對么?」

陳雨夜見被舞蝶猜到了,沒有隱瞞的點頭道:「沒錯,剛剛唐院長,確實提醒過我。」

「院長多慮了,其實我還滿希望早點看到你的,陳雨夜先生。」

陳雨夜這時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了,從自己進門到現在,不管是唐莉還是自己,從來都沒有說過自己的名字,他是怎麼知道自己叫陳雨夜的。

舞蝶看著陳雨夜那驚訝的樣子,微笑道:「很驚訝是么,其實我也不知道你名字的,不過剛剛聽院長說是有人的朋友來看我,我就覺得奇怪了,我以前還沒到南廣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一個朋友,當聽到你姓陳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是誰了,因為姐姐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有提過你,還說以後我要叫你叫姐夫,不過看來姐姐是沒那個福分了。」

「對不起。」陳雨夜低下了頭,不敢再看舞蝶,因為她一看到舞蝶,就想起了舞菲在死之前說的那些話。

「不用說對不起,我沒有怪過你。」舞蝶推著輪椅來到窗前,「三年前,因為我的病在我村子根本沒法治,當時還好碰上了唐院長願意把我帶到南廣市來,雖然姐姐很不舍,不過還是只有讓我獨自一個人來到南廣,到這裡后我很擔心姐姐,所以每周給她寫信,基本上第二周就可以收到她的回信,她才開始還說自己怎麼怎麼無聊,學校里那些混混學生想占他便宜。不過一年前,她告訴我,她找到一個對她很好的人,雖然這個人是自己在荒郊野外救回來的,不過他不是壞人,他會好好的保護自己的。」說到這裡,舞蝶眼睛里已經流出了眼淚。

「哎」

陳雨夜嘆了一口氣,把紙巾遞了過去,舞蝶接過紙巾擦了擦:「謝謝,然後開始她還不說你的名字,最後是在我逼問之下才說的,而且她還告訴我很快就會跟你一起到南廣來,可是我在去院長辦公室拿信的時候,偷偷的聽到了姐姐的噩耗,當時我也夠傻的,以為沒有姐姐我就活不下去了,竟然還從這裡跳了下去。」舞蝶指了指窗戶外,尷尬對陳雨夜笑了笑,「呵呵,我很傻吧。」

陳雨夜下意識的點點頭,然後又馬上搖了搖頭。

「呵呵,還真的像姐姐說那樣,雖然有些大男子主義,不過挺可愛的。」

「我可愛?」陳雨夜有些哭笑不得道,這兩個字怎麼也和自己沾不上邊吧。

「嗯,我男朋友也跟你一樣可愛。」舞蝶說到他男朋友,臉微微的紅了起來。「當時我從這裡跳下去,我以為我死定了,不過還好有個人在下面接住了我,為此他的手都骨折了,當時我哭著吵著還想去自殺,結果他打了我,這是第一次有人打我,我當時氣瘋了,可是他不顧他骨折的手拚命的抱住了我不要我再做傻事,最後院長來了,他也沒說我跳樓,院長以為他占我便宜,狠狠的教訓了他一頓,後來就不告訴你了。」

「呵呵。」陳雨夜這時候也被舞蝶逗笑了。

「好了,陳先生,你來的目的我也是知道的,就是想了解一下我的現況,我現在過得很好,你不用再為姐姐的事情自責,好好過你自己生活吧,有時間的話可以去給姐姐掃掃墓。」

「菲菲的墓在南廣1陳雨夜驚訝的一下子站了起來。

舞蝶點了點頭:「唐院長是個好人,她其實想等我身體好了就把這件事情告訴我的,為了我到時候獨自一個跑回去做傻事,所以她自己出錢把姐姐的託運骨灰運過來了,就在嵐山墓葬群第六排的左手邊第二個,你去陪陪她吧。」

陳雨夜聽見舞菲的墓碑的準確位置,已經坐不住了,他站起身對舞蝶道:「既然那樣,我就先走了。」

舞蝶剛剛點點頭,陳雨夜就一陣風的沖了出去,這個時候剛剛有一個人打開門,陳雨夜直接把他撞到了。

「對不起1

陳雨夜頭也沒回,直接朝著停車場飛奔而去。

被陳雨夜撞到的,滿臉創可貼的尚武:「嘶老師怎麼會在這裡,舞蝶,你怎麼了?」尚武見舞蝶這時捂著自己的嘴巴哭了出來,連忙把東西放下,走過去抱住了舞蝶。

「沒事,只是心中最後一塊石頭放下了。」舞蝶雖然眼淚還在流,不過嘴角已經掛上了一抹微笑,「尚武,你也要像我姐夫對我姐姐那樣對我好。

尚武當然明白舞蝶話的意思,拍著他的背安慰道:「我會的,我已經幫你了解最後一個心事了,你就要好好的接受治療,知道么?」

「嗯。」舞蝶在尚武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後一臉幸福的把臉貼在他的胸口。

陳雨夜一路狂奔,紅燈什麼的全部不管,在最短的時間內,來到了嵐山墓葬群,而天氣也很配陳雨夜,本來還放晴的天空,忽然下起了大雨。

陳雨夜沒靠近第六排的墓碑一點,鼻子就越來越酸,等到了第六排的時候,他的臉上已經被打濕了。

走到左手邊的第三個墓碑旁,陳雨夜看了看墓碑上的照片,忽然狂笑了起來,眼淚也如同瀑布一般流了下來。

「菲菲,我來看你了。」陳雨夜擦了一把眼淚,也不管地上臟不臟,席地而坐。「你為什麼來南廣,都不告訴我一聲,要不是遇上尚武,我這輩子都見不著你了。真的造物弄人啊,我倆分開快半年了吧,在那邊是不是還有是很多人騷擾你,如果有的話記得託夢給我,我幫你去教訓她,還有一件事情,我當上老師了,不過你別亂想,我可是為了美女女教師和蘿莉去的,誰還記得跟你這個小丫頭的約定啊,誰還記得氨陳雨夜說著說著,手捂著眼睛無聲的哭泣著,「為什麼,為什麼我要遇見你,而你為什麼又要讓我愛上你,我倆差了十歲你知道么!我們根本不適合你知道么,我我好想你,你知道么?嗚嗚」

陳雨夜這個時候,完全不是對付左震那個冷血無情的陳雨夜,也不是那個大男子主義的陳雨夜,而是一個失去心愛東西的大男孩。

這時,一個人拿著一束花放在了舞菲的墓碑前,陳雨夜抬起頭,看見也是一臉淚痕的尚武。

「老師,舞蝶的心病其實就是你,所以這次轉學,我是為了她放下心病而來的。第一天我覺得你就是個混蛋,任由同學欺負同學,根本就和舞蝶描述的不一樣,不過現在看來,是我錯了。」尚武拍了拍陳雨夜的肩膀。「老師,記得明天去上課哦,我剛剛已經幫你請了假了。」

「人小鬼大1陳雨夜站起來輕輕的拍了一下他的頭,朝下面走去。「尚武,你一定要保護好舞蝶,一定要啊1

「老師!我會的,我會像你保護姐姐那樣保護舞蝶的1

陳雨夜聽到他這話,微笑道:「那就好,我先回去洗個澡,他媽的,這雨還真熱,尚武,你有沒有感覺到這雨很熱」陳雨夜一路自言自語的走回了車裡,然後車子快速離開了嵐山墓葬群。

尚武擦了擦眼淚:「這雨確實很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