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零九章假扮自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假扮自己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啊!護士你輕點。」

在學校的醫務室里,護士正在給陳雨夜從新縫合傷口。不過由於麻醉劑已經用完了,陳雨夜也只能是不打麻藥,忍著痛讓護士幫忙縫合。

小護士拍了陳雨夜的背一下:「就這點小傷小痛,你叫什麼,安靜點。」

陳雨夜苦笑了起來,不過現在別人還在自己身上動針,就安靜點吧。

沒多久時間,陳雨夜背上的傷口已經從新縫合好了,小護士給他纏上繃帶提醒道:「記住,你一周不能沾水,還有記得別做太激烈的運動,比如像今天這樣參加比賽。」

「你以為我想啊,要不是為了幫凌風那孫子不讓學校降低星級,我才不做這艾斯比的事情呢。」陳雨夜鬱悶的想道,等會一定要好好敲詐一下凌風。

陳雨夜坐了好一會,背上的疼痛才減輕了些,他站起來跟小護士告別道:「謝了啊,沒事我就先走了。」

「等下。」護士見陳雨夜要告辭,連忙打開抽屜,拿出了本子和筆。「嘻嘻,今天你表現挺不錯的,能幫我簽個名么?然後,隨便你怎麼樣都行。」說完,她眼含情意的看著陳雨夜。

給護士簽好名后,小護士還和陳雨夜合照,最後在陳雨夜的強烈反抗下才被小護士推倒。其實也不是陳雨夜不想,只是外面有自己的學生在,被聽見了有損自己的形象。

剛剛打開醫務室的門,陪同陳雨夜一起來醫務室的倒霉蛋三人組、安明琪還有姜庭都是低頭偷笑著。

「笑什麼笑,本老師魅力無限不行埃」陳雨夜擦了擦臉上還殘留著的口紅道。

「是是是,老師是少女殺手,我等還希望老師留個妞給我們三個。張琳芃調侃陳雨夜道。

陳雨夜故作要打張琳芃的樣子:「你小子找死是吧,趕緊去教室里自習。」

倒霉蛋三人組和安明琪笑著離開了。

「既然你沒事,那我也走了。」

姜庭這個時候也笑著離開了,陳雨夜點上一支煙朝停車場走去,還是先回家躺會吧。

走到停車場的位置,陳雨夜看見魏靈兒正一臉焦急的站在那裡。陳雨夜走上前問道:「靈兒,你在這裡幹嘛?」

「陳大哥,你總算來了。」魏靈兒看見陳雨夜來了,就像看見了救星一樣,趕緊拉住了他的手。「先上車吧,我有事情跟你說。」

陳雨夜莫名其妙的跟著魏靈兒坐上了她的車,魏靈兒發動了汽車,就一臉抱歉的對陳雨夜道:「陳大哥,這次真的是十分緊急的事情,所以只能先對你說聲抱歉了。」

「有什麼事情你就說吧。」

「事情是這樣的。」魏靈兒說到這裡,臉慢慢的紅了起來,「我媽媽想看看我男朋友葉玉成,只不過我根本就沒有他的電話,所以」

「所以想找我假扮一下他是吧。」陳雨夜感覺有點好笑,這自己假扮自己的事情,估計時間上都沒幾個人有過這樣的經歷吧。

魏靈兒猛點頭:「嗯,由於我媽說見不到我男朋友就要出院,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

「沒事,只要老人家好好治病就好。」

「陳大哥,謝謝你了。」

「葉玉成是我朋友,那小子的女朋友,怎麼我也要照顧一下不是么。」陳雨夜很不自然的笑了起來,如果讓魏靈兒知道自己就是葉玉成,那自己該怎麼辦呢?

魏靈兒感激的對陳雨夜笑了笑,然後開始給陳雨夜講,自己母親知道了是葉玉成幫忙后,說想見見自己女婿,不然就不肯接受治療。魏靈兒是被逼無奈才只能找陳雨夜幫這個忙。魏靈兒說完自己的處境后,也剛好到了南廣市武警醫院。

剛要走進醫院,陳雨夜恍然大悟道:「對了,我還沒買伯母買東西呢。」

「不用了,我媽媽不喜歡別人帶禮物的。」

「不,這是禮節,靈兒你在里等一下我。」陳雨夜說完,就朝著離醫院不遠的水果攤奔去了。

魏靈兒看著陳雨夜的背影,忽然覺得他好像就是葉玉成一樣,不過隨即搖了搖頭,一臉幽怨的自言自語道:「葉玉成,你在哪裡,我好想你埃」

陳雨夜買了一個果籃,然後懷著忐忑的心情跟魏靈兒來到了她母親的病房外面,陳雨夜深吸一口氣,想敲門直接走進去,不過魏靈兒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陳雨夜不解的看著她:「靈兒,怎麼了?」

「陳大哥,我母親脾氣可能有些不好,你一會多擔待點好么?」魏靈兒一臉拜託的看著陳雨夜。「放心吧,我會報答陳大哥的。」

陳雨夜笑著搖了搖頭:「既然你都叫我大哥了,我怎麼會介意呢,走吧。」

魏靈兒點點頭,挽著陳雨夜的胳膊就走了進去:「媽,我把我男朋友帶來了。」

病房中央的病床上,一個還打著點滴,臉上滿是皺紋的老婦人抬起頭看著魏靈兒:「你們來了啊,先坐吧。」

魏靈兒點了點頭,和陳雨夜坐在了床邊的椅子上,這時候陳雨夜開口了:「伯母你好,我叫陳」還沒說完,陳雨夜就感覺腳上一痛,然後轉頭看了看魏靈兒,見她正對自己使著眼色,這才醒悟了過來,今天自己的身份是葉玉成。

「怎麼了,小夥子?」魏靈兒的母親見陳雨夜突然不說話了,問道。

「沒事,我叫葉玉成,是靈兒的男朋友。」說著陳雨夜把果籃放到了床頭上。「前段時間工作比較忙,沒來看伯母,還往伯母見諒。」

「呵呵,沒事,年輕人嘛,工作要緊。」魏靈兒的母親上下左右的打量著陳雨夜。「不知道小夥子,你在哪裡高就埃」

「我和靈兒是同事,目前是一年級九班的班主任。」

「那你家裡還有什麼人沒有?」

「我是獨子,父母健在。」

「收……」

見自己母親查起了陳雨夜的「戶口」,魏靈兒連忙給自己母親拿了一個香蕉:「媽,你先吃跟香蕉吧,別人家第一次來就問東問西的。」

「這可關心到你的終生大事,作為母親我肯定要問清楚埃」魏靈兒母親接過魏靈兒手上的香蕉道。「你們準備多久結婚啊,小葉。」

陳雨夜一時之間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了,魏靈兒這時幫陳雨夜解圍道:「媽!我都說了,我近幾年還不想結婚,等工作穩定下來之後我才會考慮。」

魏靈兒的母親聽見魏靈兒說不結婚,立馬就坐了起來:「你這孩子!都這麼大了,不結婚你想幹嘛啊1

「反正我就是不準備結婚1魏靈兒站了起來,氣呼呼的走了出去。

「你」

魏靈兒母親氣的氣有些上不來了,陳雨夜見狀連忙上前拍著老人家的背:「伯母你先冷靜下,我和靈兒不急這幾年的,等我們雙方都穩定下來再說吧。」

魏靈兒母親的氣順了后,對陳雨夜道:「小葉啊,我們家靈兒這臭脾氣,真讓你費心了。」

「沒有的事,遷就靈兒是我應該的。」

魏靈兒母親滿意的點點頭:「靈兒有你這樣的老公我就放心了。咱不管她,等我病好了,你們就去登記,好么?」

「這」陳雨夜真為難了,萬一自己不答應,老人家一口氣上不來就遭了。自己答應了,那上不來那口氣的估計就是自己了。

「玉成,王主任的電話。」

魏靈兒的聲音這個時候及時的從外面響起了,陳雨夜大大的出了一口氣,一副抱歉的樣子看著魏靈兒的母親:「伯母,不好意思啊,我還有點事情,結婚的事情就以後再說吧。」

「年輕人工作要緊,你去吧。」

陳雨夜聽到這句話,起身跟魏靈兒的母親鞠了一躬,就走了出去。剛剛走出房門,陳雨夜就靠著牆壁呼出一大口氣。

「陳大哥,真是謝謝你了。」魏靈兒不好意思的看著陳雨夜道。

陳雨夜搖了搖手,站直了身子:「沒事我先走了埃」

「嗯,對了,陳大哥如果看到葉玉成的話,能不能讓他給我打個電話?」

陳雨夜點了點頭,然後揮手跟魏靈兒告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