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一十五章不考慮結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五章不考慮結婚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陳雨夜一回到辦公室就倒頭大睡,直到被一群人的雜鬧聲給吵醒了。陳雨夜抬起頭,揉了揉肉眼睛,看見周芸的課桌前又是圍了很大一群人,不過被陳雨夜看成是「餓鬼一匹狼」的王鵬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陳雨夜把椅子滑到王鵬旁邊,對他伸出大拇指,小聲道:「不錯啊,能夠在如此美色的誘惑之下,穩如泰山,你進步了哦。」

「那群艾斯比。」王鵬輕蔑的看著呢那群圍著周芸的男老師,然後把頭湊近陳雨夜,「我才不跟他們一樣,嘿嘿,你說是不是啊,陳老師。」說著王鵬還朝陳雨夜猥瑣的抖了抖眉頭。

「靠!算我看走眼。」陳雨夜豎起了中指,決定出去待會,簡直受不了這群狼,好像沒見過女人一樣。

「陳雨夜,你過來一下。」

陳雨夜剛走出去,王倩影就站在樓梯口朝他揮手。

「有什麼可以為你效勞的么?」陳雨夜走了過去,然後彎下了腰伸出了左手。

王倩影看見他這動作,噗的笑了,伸出手輕輕的打了他一下:「好了,你就被搞怪了,有人找你,你快上來吧。」

「誰啊,是美女么?」陳雨夜跟王倩影往上面走,估計打趣道。

「你見了就知道了。」王倩影故作神秘道。「反正是你很認識的,而且很熟哦。」

「很熟。」聽王倩影這麼說,陳雨夜不由的猜測了起來,想這個人到底是誰呢?

來到了主任辦公室,陳雨夜剛剛打開門,羅艾麗一下子就抱住了自己。

「蘿莉,你來幹嘛?」這麼熱情,陳雨夜不用猜就知道是羅艾麗,陳雨夜把羅艾麗放開,「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羅艾麗搖了搖頭,抬起頭一臉激動的看著陳雨夜:「爸爸終於可以出院了,我本來想給你打電話來著,不過你電話一直打不通,我就只能來這裡找你。」

「羅叔的傷好了?」陳雨夜也是也是高興道。「那我們趕快去醫院吧,主任,我先撤了啊,記得幫我請假。」

「倩影,拜託啦。」

說完兩個人就拉著手一起跑了出去,王倩影看著他們倆,心裡很不是滋味,她不由的開始猜測起了兩個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陳雨夜開著車和羅艾麗一起趕到醫院的時候,羅威正在接受最後的檢查,林野和一群羅剎門的骨幹都來了。

「雨哥,你來了埃」林野看見陳雨夜來了,趕緊上前給了他個擁抱。

陳雨夜拍了拍林野的肩膀:「辛苦你了,等會回去的路上小心點,上次幹掉的恐怕翔集會成員恐怕不是全部的人。」

「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這是老大的車在中間,而且左右兩邊也有電動車跟隨,完全不會再發生上次那樣的事情。」

陳雨夜聽完滿意的點點頭,這個時候羅艾麗推著坐在了輪椅上的羅威走了出來。

「羅叔。」陳雨夜趕緊走了過去道。

「呵呵,你還叫我羅叔埃」羅威說著眨了眨眼睛,然後又羅艾麗看了看意思是,「你和我女兒都這樣了,現在還叫我羅叔,是不是不合適埃」

羅艾麗聽懂了羅威的話里的意思,臉立刻就紅了起來,陳雨夜倒是一臉微笑道:「不叫你羅叔難道還叫你羅哥啊,呵呵,有什麼事回家再說吧。」

「你小子,還真是。」羅威笑著搖了搖頭,這小子什麼時候竟然還變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醫院外面停著兩輛賓士商務車,和一輛魅影,陳雨夜打開了魅影的後面,等羅艾麗和羅威進去后,他把又坐上了車的副駕座。

「剛剛在醫院這麼多人不好意思,現在可以說了吧。」車子剛剛發動,羅威就笑道。「據說你小子現在已經成了我的准女婿了啊,速度夠快的埃」

「爸,你說什麼呢。」羅艾麗就算臉皮再厚,被自己的老爸這麼說,都會有點不好意思的。

「呵呵,難道你不想早點嫁給這個小子么?」

「我」羅艾麗本來想說當然想拉,不過看了看陳雨夜正笑著看著她,她臉紅著低下了頭,然後點了點頭。

「呵呵,這部就對了,小子,我就說你該改口了吧。」羅威這個時候看向了陳雨夜道。

「羅叔」

「還叫羅叔。」羅威故作不悅的看著陳雨夜。「再不改口,小心我把你扔出去埃」

「羅叔,你聽我說完好么?」陳雨夜的臉上始終保持著微笑。「其實我跟蘿莉雖然認識了這麼多年,曾經也交往過,但我真沒考慮,至少是暫時沒考慮結婚。」

羅艾麗本來還沉浸在甜蜜當中,不過一聽陳雨夜這話,立刻抬起頭看向了他:「不考慮結婚,什麼意思?」

「沒別的意思,只是不想結婚而已。」陳雨夜微笑道。「當然我愛你,你也愛我,不過現在真的不想結婚。」

「為什麼?」

陳雨夜就知道羅艾麗會這麼問,陳雨夜苦笑道:「因為我現在不能夠結婚,就這麼簡單。」

「呵呵,不能結婚。」羅艾麗氣的都笑了出來,本來還想跟陳雨夜吵一架的,不過自己的老爸在場,他也只能暫時忍下了。

「對不起。」陳雨夜轉過頭不敢看羅威和羅艾麗的臉。

車子很快來到了羅威的家外,陳雨夜本來準備離去的,不過羅威堅持要把他留下吃午飯,陳雨夜不好拒絕只能是留了下來。

進了屋子后,羅艾麗就走進了自己的房間里,陳雨夜苦笑的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羅威搖著輪椅來到了陳雨夜面前。

「小雨,你到底有什麼事情啊,如果是因為你的大男子主義的話,那完全不必要的。」

「羅叔,不是因為我有大男子主義。」陳雨夜揉了揉自己的臉,抽了幾隻煙后陳雨夜看羅威還看著自己,苦笑道,「羅叔,你別看我了,我不會說的,反正不是大男子主義。」

「是因為聖戰么?」羅威一邊說,一邊仔細的觀察著陳雨夜,陳雨夜在聽到聖戰組織的時候,夾煙的手差點就把煙給掉了下了,「果然是么?

見已經被羅威給猜到了,陳雨夜也不好否認,他點了點頭:「沒錯,我直到現在都不敢輕易的和蘿莉兩個一起出現在公共場合,我很怕蘿莉走我上個女朋友的老路。」

「即使是這樣,你也該給艾麗說埃」羅威拍了拍陳雨夜的肩膀。「小雨啊,你是我羅威看著成長起來的,也是我除了我家人以外最信任的一個人,你的感情我也不管了,你和羅艾去折騰吧,不過有什麼事情,都要靠溝通,知道么?」

陳雨夜明白羅威這話,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不過根據蘿莉的性格,現在什麼也聽不進去,我等會給她說。」

「嗯。」羅威滿意的點了點頭,搖著輪椅離開了。

陳雨夜在抽完煙盒裡的最後一支煙后,走到了羅艾麗的房門外,敲了敲。

「蘿莉,你開下門。」

裡面沒有人回答他,陳雨夜本來想說愛開不開,不過想了想畢竟好像是自己的錯,便繼續敲著門:「蘿莉,你開門聽我解釋一下行不行1陳雨夜剛剛說完,房門就打開了,陳雨夜推門而入,就看見躺在床上,一臉不悅的打著一個洋娃娃。

「在幹嘛呢?」

陳雨夜一臉笑容的坐到床上,伸手想去摸摸她的頭,不過羅艾麗一巴掌拍開了他的手:「別碰我,我只會讓我未來老公碰。」

「好吧,我實話告訴你我為什麼不能結婚。」

羅艾麗聽陳雨夜這麼說,馬上就做了起來,看著陳雨夜:「好啊,我倒要看你要怎麼解釋。」

陳雨夜一臉煩躁,想從包里摸出煙卻發現剛剛已經抽完了:「靠」

還沒說完,一支煙就放進了自己的嘴裡,陳雨夜抬頭看著羅艾麗,抽了一口煙,開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