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一十七章惡夢(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七章惡夢(下)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槍聲停止,塞隆的手下全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趙洪德蹲在塞隆的屍體旁,用他身上的衣服擦拭著沾滿鮮血的刀:「跟著一個沒用的老大就是倒霉,陳雨夜你說是吧。」

陳雨夜沒有回答他,吐出一口血唾沫,看了看自己那些受傷和死去的隊員,心中的怒和悲一起湧上了心頭,如果等會自己贏不了趙洪德,那麼受傷的隊員,一定就會像塞隆的那些手下一樣的。

「好了,廢話完畢。」趙洪德把那把擦乾淨的刀扔給了陳雨夜,從自己的腰間又拔出了一把刀。「現在遊戲開始1

說著趙洪德舉刀沖向陳雨夜,陳雨夜反應很快的側身躲閃開來,剛想用刀刺向趙洪德時候就感覺大腿上一痛,低頭一看,趙洪德已經把刀刺進了陳雨夜左大腿。

「你速度太慢了1

趙洪德拔出刺進陳雨夜大腿的刀,朝著他的心臟刺去,陳雨夜趕緊往後退去,不過趙洪德速度很快,即使自己很快的做出反應,不過還是感覺胸口一痛。

「嘖嘖,很痛吧。」趙洪德把刀放在嘴邊,伸出舌頭舔了舔上面的血。「很快,你就會什麼痛苦都沒有了。」

說完,趙洪德又是沖了上去,陳雨夜沒辦法只能是閃躲,不一會陳雨夜已經大口大口的吸著氣,趙洪德的速度太快了,而陳雨夜現在根本不能夠全身心的投入戰鬥。再這樣下去的話,估計用不了十分鐘,他就會死在他的刀下。

「不要多想,我只要贏1

陳雨夜一邊抵擋著趙洪德的攻勢,一邊給自己心裡暗示,不過聽到地上自己的隊員發出痛苦的呻吟,陳雨夜楞一下,而這楞的一下趙洪德一腳就把他給踢倒在地。

趙紅德用腳踩住了陳雨夜的頭:「今天你完全不在狀態埃」趙洪德一臉不悅的看著被自己踩在腳下的陳雨夜,「看來,我必須要給你一些動力了。」說完他打了個響指,然後指了指地上一個陳雨夜這邊還活著的隊員。

趙紅手下把那個人拖了過來,扔在了陳雨夜的面前,趙洪德用槍指住了那個隊員的頭:「你要記住,殺死你的人不是我,而是你眼前的這個男人。」

陳雨夜的隊員不知道聽沒有聽到趙紅德話,不過他這個時候看著離自己近在咫尺的老大,眼神里透露出他很想活下去。

「不要……」

「砰1

…….

陳雨夜抽完了第三隻香煙,一臉痛苦的揉著自己的太陽穴:「我永遠忘不了,忘不了我的隊員那渴望活下去的眼神,當時我就離他不到幾公分,我卻不能救他!我卻不能1說著陳雨夜用手狠狠的敲打著自己的頭。

羅艾麗見狀趕緊抓住了陳雨夜的手:「不要怪你自己,當時你也無能為力埃」

「不,我能救他的。」陳雨夜陷入了深深的自責,痛苦捂住了頭部,「我要是當時不想那麼多,他也就不會死了。」

羅艾麗一把抱住陳雨夜,眼淚已經掉了下來:「小雨,你不要這樣,我不問了,不結婚就不結婚吧,你不要再說了。」

「蘿莉。」陳雨夜也是抱住了羅艾麗,「我怕,我怕那瘋子知道我有牽挂,所以我不敢跟你結婚。我太了解那瘋子了,如果他知道我有牽挂的話,會對你不利。」

「我知道的,我求你不要在想了。」了解到陳雨夜過去,羅艾麗已經沒有了剛剛的氣憤,而是不斷的安慰著他。「對不起,我剛剛不該那麼任性,對不起。」

兩個人就這麼緊緊的抱著,過了好一會,陳雨夜鬆開了羅艾麗,微笑著伸出手擦著她臉上的眼淚:「好了,不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哼!再丑也是你女朋友。」羅艾麗抽出一張紙擦了擦眼淚道。

陳雨夜笑了笑,把羅艾麗摟進了懷裡,不過眼前又浮現起去年的那一幕幕……

槍聲響起的那一刻,那盡在咫尺的臉,渴望活下去的眼神,從他頭上濺出來的血,深深的印在了陳雨夜的腦海里,那一刻陳雨夜就好像是過了一個世紀,不過那一個世紀,是地獄般的一個世紀。

「嘖嘖,真可憐。」趙洪德把腳從趁雨夜的頭上挪開,一腳踢開了那個隊員的屍體。「如果你還想你隊員這麼死去,那就繼續這麼沒幹勁吧。」

「我殺了你這個混蛋1

陳雨夜從地上一下子爬了起來,然後刀子就划向趙紅德,趙紅德還沒反應過來,一朵血紅色的花就在自己的胸前綻放了。

「砰1

槍聲響起,本來準備再次攻擊陳雨夜感覺腿一痛,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誰他媽開的槍1趙紅德怒視著自己的隊員們。「草!老子的決鬥你們插什麼手,誰他媽要是再敢沒經過我允許開槍,我就殺了誰1

被趙紅德這麼一吼,本來都舉槍幹掉陳雨夜的人,紛紛是低下了槍口。

趙紅德這個時候看向陳雨夜:「剛剛是我的手下失禮了,不過遊戲繼續1說完趙紅德便又沖向了陳雨夜。

陳雨夜也是為了自己的隊員,也只能是忍著雙腿的疼痛繼續跟趙紅德戰鬥,不過可能是因為趙紅德剛剛在陳雨夜面前殺了他隊員的緣故,陳雨夜的速度和力度明顯比剛剛增加了不少,本來處於優勢的趙紅德慢慢的也變成了只能防守。

「去死吧1

陳雨夜看準了趙紅德在躲閃時候留下的破綻,一刀直接刺進了他的腹部,趙紅德還沒來得及喊痛,陳雨夜就一腳把他踢翻在地。趙紅德倒地后,陳雨夜一刀直接扎進了他旁邊的土中。

趙紅德看著離自己只有不到兩公分的刀,吞了一口唾沫,一臉不甘心的盯著陳雨夜。

「你輸了。」陳雨夜那已經有些蒼白的臉,不斷的冒出汗珠。「現在該是你履行你的承諾了。」

「放了他們。」

「老大」

「我說,放了他們1

一群人雖然認為放掉陳雨夜他們很可惜,不過既然是自己老大發話了,那麼他們也只能夠照做。

陳雨夜用刀架在趙紅德的脖子上:「沒死的兄弟們,帶著死去兄弟們的遺體,趕快坐停在山腳的路虎走1

「老大,那你怎麼辦?」虎子只有腿上挨了幾槍,忍著痛站起來對陳雨夜道。

陳雨夜很害怕趙紅德忽然反悔,所以催促道:「別管我!你們快走1

這種情況下硬拼只能夠送命,虎子幾個隊員咬了咬牙,扛起死饒屍體,著朝著車的方向走去。

「陳雨夜,你真的很蠢。」趙紅德這個時候並沒有被陳雨夜架在他脖子上的刀給嚇著,笑道,「本來你這個時候也能夠逃脫的,不過你卻只選擇了讓你的隊員離開,你到底在想什麼。」

「我想你死1

陳雨夜說著劃破了趙紅德脖子,不過在他行動的那一刻,自己身後就響起了一片槍聲,陳雨夜和趙紅德兩個人,就這樣一起躺在了血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