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二十五章我就是葉玉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五章我就是葉玉成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聽到陳雨夜又和女人扯上了關係,一些比較八卦的同學都是豎起耳朵,等陳雨夜的回答。本書最新免費章節請訪問。

「你很想知道?」陳雨夜一臉怪笑的看著王倩影道。

王倩影點了點頭,雖然她非常不想承認,不過她剛剛生氣有百分之九十都是因為,凌風最後說了一句,陳雨夜跟一個女人單獨交涉。

陳雨夜捏了捏自己的喉嚨:「可是,我恆干,特想喝可樂,不過我那杯已經給你了。」

「老師,我去給你買1

陳雨夜本來是想敲詐王倩影的,沒想到安明琪倒是很積極的跑到大飯口,給陳雨夜買了一杯可樂。

接過安明琪遞給自己可樂,陳雨夜整個人都無語了,這是有多想八卦埃

「好吧,其實那個女人我也認識,所以就沒事了。」陳雨夜喝了一口喝了,對安明琪笑道,「謝謝琪琪的可樂,沒事我就先撤了。」

「這算什麼解釋埃」王倩影聽著他這個明顯是敷衍她的解釋很不爽,想攔住他的時候,他已經跑得沒影了。

「真是的,一群八卦女。」

陳雨夜從食堂里走出來之後,看見魏靈兒正在練習跑步,她穿著運動服在超場上跑著,看起來有一種別樣的美麗。

「加油,還有五圈今天的任務就完成了。」姜庭站在跑道外面,大聲的對魏靈兒喊道,看了看一旁陳雨夜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站在自己的旁邊。「咦,你來這裡幹嘛?」

「無聊唄,話說你這個教練還正稱職啊,大中午還在訓練。」陳雨夜朝正在跑步朝自己打招呼的魏靈兒揮了一下手,繼續道,「靈兒怎麼樣,能奪冠么?」

姜庭自信的點了點頭:「說不定可以,對了,今下午正賽就開始了,你真不考慮參加比賽了么?贏了可是有獎金的喲。」

陳雨夜擺了擺手:「還是算了吧,我的傷都還沒全好,上次籃球場差點都讓我掛了,你還來。」

「切,不負責的男人。」姜庭鄙視了陳雨夜一句,不過她心裡還是挺看好陳雨夜的,甚至她一度認為,陳雨夜不去當體育老師簡直是浪費人才。

「哎呀1

就在兩個人還在聊天的時候,正在跑步的魏靈兒忽然一下子就跌坐在地,陳雨夜和姜庭馬上就跑了過去。

「你怎麼了?」陳雨夜把魏靈兒給服了起來,關心道。

魏靈兒一臉的痛苦,兩眼飽含眼淚道:「我的腳好痛。」

姜庭聽魏靈兒這麼說,趕緊把她的鞋脫掉,魏靈兒的腳踝已經腫起了。

「這下怎麼辦,下午還有比賽呢。」姜庭急道。

陳雨夜把魏靈兒抱起:「先別想比賽了,趕緊送她去醫務室要緊。」說完陳雨夜就趕緊跑步去了醫務室。

「啊,好痛。」

醫務室的護士小姐正在給魏靈兒處理腫起的腳踝,魏靈兒痛的緊緊抓住了陳雨夜的手。

「好了。」護士小姐給魏靈兒把腳包好后,對魏靈兒道。「你這幾天這隻腳盡量不要活動。

「可是今天下午就有比賽埃」魏靈兒這個時候急道。「難道就沒有什麼其他辦法么?」

護士小姐冷冷的看著魏靈兒:「如果你不想要你這隻腳的話,就儘管去跑好了。」說完,護士小姐便走了出去。

聽護士小姐這麼說,魏靈兒就像被霜打的茄子一樣低下了頭,陳雨夜幫她把鞋子穿好,安慰道:「好了,你也別沮喪了,不就是不能參加比賽么,其實也沒什麼對不對。」

「可是我參加比賽是有原因的埃」魏靈兒這個時候眼淚已經掉了下來。「這次比賽的冠軍能夠上電視的,我想讓玉成能夠在看電視的時候看見我,我才會練習跑步的。」

陳雨夜看著她這個樣子,在心裡嘆了一口氣,看來自己這比感情債是躲不掉了:「其實,葉玉成他」

「怎麼樣了?」姜庭這個時候氣喘吁吁的走了進來。「靈兒你的腳問題大么?」

「比賽是不能參加了。」陳雨夜對姜庭說完,看著魏靈兒繼續道,「葉玉成,他其實就是」

「那今下午我怎麼辦,我可是跟凌董打包票說能哪六個冠軍的啊,星期五足球決賽是穩定沒戲的,這個要是拿不到,我的名聲不就沒有了。」

陳雨夜的話又被姜庭給打斷了,他惱怒的把姜庭給推了出去,然後把門給反鎖上了。

「喂,陳雨夜,你要幹嘛1姜庭莫名其妙的被推了出去,一邊敲著門,一邊大叫著。

「你給我安靜點1陳雨夜大聲道,「大不了我參加下午的馬拉松,還有明天的足球賽。」

「這可是你說哦,別想反悔。」

「我說的,你滾吧。」

「嘻嘻,那我就走了。」

姜庭得到陳雨夜保證參加兩項賽事,開心的離開了。

陳雨夜這個時候看著臉紅著的魏靈兒:「其實,葉玉成」

「陳大哥,你不要說了。」魏靈兒臉s緋紅,呼吸急促道。「我已經知道你想要說什麼了,其實我以前也有猜測過,不過這」

「這太荒謬了是吧。」陳雨夜苦笑道。「其實我是不知道怎麼面對你,所以才編出葉玉成這個名字的。」

「我都懂的,只是我一時間有點難以接受。」魏靈兒說到這裡,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口口聲聲說愛葉玉成,不過當他真的站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她卻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陳雨夜這個時候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拒絕么?可是人家是第一次,如果自己真的拋棄了她,那不是就是禽獸。可是如果接受,那羅艾麗怎麼辦?

陳雨夜腦子一片混亂,他不停地用手揉著自己的太陽穴,而魏靈兒也是低頭不語,不知道在想什麼。

「叮叮叮1

手機的響聲,讓兩個人從思緒中醒了過來。他倆相視一笑,陳雨夜把手掛掉后,抱起了魏靈兒:「我先送你回家吧。」

「嗯。」魏靈兒點點頭,「不過你不接電話沒事么?」

「沒事的。」陳雨夜笑道。

兩個人就這樣懷著各自的心事走到了停車場,然後陳雨夜開著魏靈兒的車把她給送回了家。

陳雨夜把魏靈兒平放在床上,給她蓋上被子:「你就在家裡好好休息,如果有什麼需要,給我打電話。」說完后,陳雨夜就要離開。

「等下。」魏靈兒一下子抓住了陳雨夜的手,臉紅的看著他,深呼吸一口后道。「陳大哥,你會對我負責嗎?」

「會嗎?」陳雨夜其實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想這個問題,不過他自己也沒給出自己一個答案。

魏靈兒看陳雨夜那表情,臉s一下子黯淡了下來,抓住陳雨夜的手也鬆開了:「沒事了,陳大哥你忙去吧。」

「靈兒,這麼跟你說吧。」陳雨夜坐在她的床邊,看著她道。「其實我也不確定我能不能對你負責,之前我一直都在問自己這個問題,不過卻沒有得出一個答案。」說到這裡,陳雨夜苦笑了一下,「不過,我很肯定的跟你說,我最後一定會對你負責任的,只是就像你說的,我和你之前太快了,我需要時間好好想想,可以么?」

魏靈兒坐起來抱住了陳雨夜:「陳大哥,我給你時間,不管你想多久我都等你。我是你救的,我媽媽也是你救的,我這輩子只有一個男人,他叫陳雨夜,當然我更喜歡叫他葉玉成。」

「呼」見終於不用真么快給出答案,陳雨夜鬆了一大口氣,她拍了拍魏靈兒的背:「好了,你先休息著吧,剛剛答應了那個姜庭要去比賽的,等我比賽完了,再來看你。」

「嗯。」魏靈兒點了點頭,含情脈脈的看著他。「加油,我相信你能奪冠的。」

陳雨夜對她笑了笑,然後走了出去▲在車上,陳雨夜久久的沒有發動汽車,他還在問自己那個問題,自己真的能對魏靈兒負責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