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四十一章雨夜與舞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一章雨夜與舞菲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由於剛剛那個少女的出現,陳雨夜吃飯的時候一直心不在焉的,有時候就咬著發獃。本書最新免費章節請訪問→津和王倩影都看了出來,不過看陳雨夜的樣子,肯定是不會說的,所以他們索xng也就不問了。

吃完飯後,陳雨夜沒有坐他們的車,直接就打的去了孤兒院。

「姐夫、」尚武推著舞蝶在院子里散步,見陳雨夜急沖沖的走進來了。「怎麼了,看你這麼著急,有事么?」

「小蝶,你們院長在么?」陳雨夜喘著氣道。「我現在找她有很急的事情。」

「他就在辦公室姐夫!什麼事埃」舞蝶還沒有說完,陳雨夜就急匆匆的跑著跑向了大樓。「奇怪,姐夫到底怎麼了,這麼著急找院長?」

陳雨夜來過一次,所以很快的就到了辦公室門外,這次他門也不敲的直接就闖了進去。

院長這個時候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停的揉著太陽穴,見有人闖了進來,慌張的抬了頭,不過見是陳雨夜,馬上就鬆了一口:「是你啊,有什麼事情么?」

「唐院長,我有事想問你。」陳雨夜走到辦公桌前。「你以前託人把舞菲的骨灰託運到南廣來,你有確定過骨灰么?」

「這個怎麼確定啊?」唐院長奇怪的看著陳雨夜,「不過,你是怎麼知道舞菲的骨灰被我託運過來的?」

「舞蝶告訴我的。」

「看來她已經知道了埃」唐院長苦笑了起來。「也是,這孩子這麼聰明,而且這件事情尚武也知道,她知道也不足為奇。」

「現在不是舞蝶的事情,是舞菲她」陳雨夜一臉的著急,一時之間也想不出來要說什麼才好。

唐院長見他的樣子,站起來給他端了一根凳子:「你先別急,坐下來慢慢說。」

「謝謝。」陳雨夜坐在了椅子上,不過想來想去都不知道要怎麼說,一著急,猛的抓了抓頭髮。「我看見舞菲了1

「什麼1

舞蝶和尚武也是推門而入,兩個人都難以置信的看著陳雨夜,舞蝶道:「姐夫,你你確定沒沒看錯。」舞蝶呼吸急促著,她明顯也是被這個消息給震驚了。

陳雨夜點了點頭,然後看向了唐院長:「所以,我想來考證一下,當時舞菲真的死了么?」

「我也不知道。」唐院長搖了搖頭。「村裡面看到舞菲屍體的時候,她的屍體已經面無全非了,不過她身上有個手鐲,據說這是舞菲隨身帶的。

「沒錯啊,這是我送她的。」陳雨夜眼神空洞的看著地面,雙手抱住了自己的頭。「難道,我剛剛真的看錯了?」

唐院長看著陳雨夜這個樣子,拍了拍他肩膀:「你的事情我也聽那個村子的人說過,節哀吧,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

陳雨夜好像沒有聽見唐院長的話,眼睛依舊看著地面。過了好一會,他自嘲的笑了笑:「也是,我可能是看錯了,舞菲怎麼可能又活過來了。」說完,他一臉沮善鵠矗也沒打招呼就走了出去。

「雨夜哥哥,你當我男朋友好不好。」

「雨夜哥哥、雨夜哥哥、雨夜哥哥」

陳雨夜的腦海里不斷的浮現著舞菲那純真的笑臉,不過這對陳雨夜來說簡直是折磨,他捂著脹痛的頭艱難的走下了大樓,然後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咳咳1陳雨夜咳嗽了兩聲醒了過來,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帶到一間很破舊的瓦房裡。他忍著痛坐了起來,看著這破爛的瓦房。「我是在哪?」

這個時候,房間的門開了,一個衣著有些破爛,背上背著草藥的少女走了進來,她見陳雨夜坐了起來,她把背上的背放倒了地上,跑了過去:「你醒了埃」

陳雨夜這個時候看向了這個少女,好美,人世間竟然又如此美麗的女子。

「你一直看著我幹嘛?」少女退後了兩步,jng惕的看著陳雨夜。

陳雨夜搖了搖頭,然後微笑的看著她:「不好意思,我沒惡意的問是你救我的么?」

少女點了點頭,不過還是沒有放鬆jng惕:「那天我去請醫生給老師看病,看見你倒在地上余醫生就順便幫你包紮好了胸口和腿上的傷口。」

「胸口和腿上的?」陳雨夜記得自己背後挨了很多槍,這麼會只有胸口上又傷口,他扒開自己的衣服,發現自己的防彈背心上有無數的彈孔,而胸前的被劃破了。「看來,是這件防彈背心救了我的命。」

「喂,你沒事吧。」少女見陳雨夜看著自己的胸口發獃,便道。

陳雨夜微笑著搖了搖頭:「謝謝你了,你叫什麼名字?」

「舞菲。」

「舞菲你好,我叫陳雨夜,廁所在哪裡埃」陳雨夜說著就要走下床,不過一下子動作太大,一下子牽動了腿上的傷口。「嘶」

舞菲見他一臉痛苦,趕緊道:「你別亂動,要上廁所是吧,等等。」說完舞菲就走了出去,沒過多久,她拿著一個夜壺走了進來。「余醫生說過,你的傷口很深,最好這幾天不要亂動,拿去。」說著她把夜壺遞了過去。

陳雨夜接過夜壺后,笑道:「謝謝。」

「不用謝,我是不能見死不救而已,我先出去了,你上完后就好好躺著吧。」

陳雨夜看舞菲走了出去,便走下了床,不過剛剛站立腿上就傳來一陣劇痛,還好陳雨夜扶著床,不然一定摔個狗吭屎。

陳雨夜捏了捏自己的腿,雖然被包紮著,不過在腿里的子彈並沒有取出來:「看來回去后,還要請個醫生把我腿上的子彈取出來才行。」說完他咬牙站穩,然後就是一江chn水向東流了。

「好了沒?」剛尿完,舞菲的聲音就在門外響起。

陳雨夜拉上拉鏈,坐在床邊:「好了,你進來吧。」

舞菲推開門,手裡拿著一副拐杖:「你腿上的傷聽余醫生說很嚴重,這幅拐杖是院長以前用的,我向他要了過來。」

陳雨夜剛剛要說謝謝,舞菲就搶先道:「別謝我,我說過我不可能見死不救的,這裡有草藥你等會自己煎著喝了吧,我要回孤兒院了。」

「呵呵,好的。」

舞菲跟陳雨夜揮了揮手,然後就走了出去,陳雨夜這個時候架著拐杖走到門口,看著舞菲一蹦一跳的離開,忽然笑了出來,這小女孩還真有意思

陳雨夜感覺自己的人中有點痛,一下子醒了過來,發現舞蝶和尚武都緊張的看著自己:「你們我這是在哪?」

「在我的房間里。」尚武的的看著陳雨夜。「老師,你剛剛突然昏過去了,舞蝶都差點被你嚇死了。」

「對不起啊,讓你的了。」陳雨夜坐了起來,笑著看向舞蝶。「姐夫有個老毛病了,一旦情緒過於激動的話,就容易暈倒。

「沒事,姐夫你跟我說說,你剛剛真的看到姐姐了么?」

陳雨夜搖了搖頭,笑道:「可能是我太想你姐姐,所以看錯了吧。」

「不會的,那一定是姐姐1舞蝶這個時候堅定的看著陳雨夜。「姐夫,你老實告訴我,你親眼看見姐姐死了么?當時你所見是怎麼樣的。」

陳雨夜捂著頭,痛苦的想了起來:「當時我被人拖了出來,整個房間就燃燒了起來。我想救舞菲,不過被人攔住了,我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整棟房子變成廢墟。」說完后陳雨夜,不斷的錘自己的腦袋,好像那一幕就發生在自己的眼前,而自己跟當初一樣,只能看著。

舞蝶見陳雨夜用手敲自己的腦袋,連忙和尚武一起抓住了陳雨夜的手:「姐夫,你別激動。既然你沒親眼看見姐姐死了,那姐姐有可能還活著。」

「對,她一定還沒死,他沒死。」陳雨夜像個神經病一樣,捂著頭喃喃自語道。

舞蝶和尚武看陳雨夜這個樣子,都是嘆了口氣走了出去,陳雨夜現在需要冷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