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四十六章發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六章發現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下課鈴聲響起后,安明琪就一直看著陳雨晴,不過每次想想上去的時候,又怕上去不知道說什麼使用訪問本站。思來想去,她最後終於鼓起勇氣,走了上去。

「嗨,你好。」安明琪笑嘻嘻的跟趴在桌子上的陳雨晴打招呼道。「我叫安明琪,我們能做個朋友么?」

陳雨晴抬起頭看著安明琪道:「朋友?你是想出賣我么?」

「厄我怎麼會出賣你,我只是想跟你做朋友而已。」安明琪雖然不懂陳雨晴所說的出賣是什麼意思,不過還是趕緊解釋道。

陳雨晴冷笑了一下,然後又趴在了桌子上。安明琪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無視,此時尷尬的站在陳雨晴面前,她臉憋得通紅,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藍雨在一旁有些看不過去了,走過來一腳踢在陳雨夜的桌子上:「喂,新來的。」

陳雨晴不耐煩的抬起頭,冷冷的看著藍雨:「我還是以為是誰,原來是你這個小賤人。」

「你說什麼1藍雨聽見陳雨晴罵自己,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一把抓住她的衣領把她給提了起來。「有脾氣,你就再說一遍。」

「哼,你以為我不敢么1陳雨夜用力的掙開了藍雨的手,冷笑道。「小賤人。」

剛說完,之間藍雨的巴掌就呼向了她,陳雨夜一把抓住了藍雨的手,然後也是一巴掌甩向藍雨,藍雨腦袋向前傾斜躲過巴掌,順便重重的裝在了陳雨晴的額頭上。

陳雨夜哼了一聲,捂著自己的後退了兩步,藍雨本來想揍陳雨晴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一頓,不過安明琪這個時候擋在了陳雨晴的面前。

「小雨,不要。」安明琪說著,還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再打陳雨晴了。

藍雨不情願的瞪了陳雨晴兩眼:「這次琪琪幫你求情就算了,下次再罵我的話。」說著藍雨做了個划脖子的手勢,然後就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安明琪見藍雨坐下了,轉過頭看還捂著頭的陳雨晴:「你沒事吧?」

陳雨晴沒有說話,只是捂著額頭站在原地,她那長發遮住了她的臉,讓人看不清楚,她臉上到底是怎麼樣的表情。

安明琪見她久久不動,伸手輕推了她一下:「雨晴1

「我沒事1陳雨晴把自己的頭髮往後捋了捋,面無表情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你回自己的位置上吧,我是不會跟你做朋友的。」

「哦。」

安明琪聽到陳雨晴的回答,垂頭喪氣的走回了自己的位置上,而陳雨晴帶上了耳機,一臉痛苦的趴在桌子上。

一天又這麼過了,今天有不少荷爾蒙分泌過盛的男同學跟陳雨晴搭訕,不過換到的結果都是無視,放學后,陳雨晴就背起自己的包包,然後朝著外面走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一輛寶馬x5剛好停下,陳雨晴打開門就坐了上去。

「第一天上課,感覺怎麼樣。」還是那個聲音沙啞的男人,他發動了汽車,然後道。「搞清楚陳雨夜在學校裡面,跟哪些人關係比較熟了么。」

「目前已知的,陳雨夜至少跟幾個班上的同學關係很熟,最熟的應該是一個叫做安明琪的女孩。」

「安明琪。」男人的嘴角掛起一抹邪笑。「真有意思,竟然跟自己的殺父仇人關係好,你這幾天跟安明琪搞好關係,然後想辦法綁了她,然後威脅陳雨夜。」

「有必要這麼麻煩么?」陳雨晴面無表情的看著男人。「直接殺掉陳雨夜不就得了。」

「呵呵,直接殺掉就不好玩了。」男人的手緊緊的抓住了方向盤,臉上的表情也變得猙獰了起來。「他曾經讓我失去了那麼多,就這樣讓他死了,太便宜他了。」

陳雨晴緊緊的盯著男人看,每當提起陳雨夜的時候,男人的表情總會變得很恐怖。她搖了搖頭,閉上眼睛,帶上了耳機。

男人把車開到開到了武夷區濱江路清海別墅小區,然後停下了車:「好了,這是我們這幾天最後一次會面,下次我消你帶著安明琪來見我。」

陳雨晴帶著耳機,也不知道有沒有聽見男人的話,拿起自己的包包下車走了進去,男人隨即也開著車離去了。

「他們不是兄妹么?怎麼不住一起。」藍雨坐在一輛計程車里,看著陳雨晴走進小區后,便付了車費下了車。

她今天之所以到這裡來,是因為陳雨晴的舉動實在是太怪異了,陳雨夜上課的時候,她一直都是冷視著他,而中午他們幾個和陳雨夜一起吃飯的時候,藍雨也有注意到陳雨晴就坐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一直盯著他們。出於自己xng格,還有相當一名偵探的夢想,藍雨決定要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門口登記了一下,藍雨走進了小區,而前面的陳雨晴正聽著音樂,絲毫沒有注意到,身後的不遠處,藍雨正緊緊的跟著她。

到了別墅的第六排后,陳雨晴走到左手邊的第二棟別墅門前,拿出鑰匙打開門便走了進去,藍雨這個時候快步的跑了過去,然後把頭伏在門上,聽著裡面的動靜。

陳雨晴鞋子脫掉鞋子,隨手拿起鞋柜上的遙控器按了一下,一首timetosaygoodbye迴響在屋子裡,陳雨晴邁著舞步走進了客廳,從茶几下面拿出了一個盒子,裡面裝著一隻烏齊9mm手槍,她把槍從盒子里拿了出來,繼續一臉愜意的跳著舞,最後音樂停止的那一刻,她把槍對準了牆上的一副陳雨夜的掛像,扣動了扳機。

「噠噠噠噠1

槍聲傳到了門外,把耳朵伏在門外的藍雨被這槍聲給嚇了一大跳,本來想跑的,不過太著急了,一下子扭到了腳。

「哎呀1

「誰1

聽見門外有動靜,陳雨晴冷冰冰的看向了門外,換上了一個彈夾快速慢慢的靠近門口。

藍雨這個時候腳痛的根本站不起來,這個時候,他看見門把手緩慢的轉動了起來,心中大喊要遭。門一下子打開了,陳雨晴單手持將對準門外,不過門外別說是人,連一個鬼影子都沒有。

陳雨晴把槍別在腰間,然後走出門外看了看,確定沒人後撓了撓腦袋:「難道,剛剛是我聽錯了?」說完后,她聳了聳肩膀,便走進了屋子裡。

就在離門口不遠的垃圾桶後面,藍雨的臉上流著汗,胸口劇烈收縮著,而她的嘴巴此時正被陳雨夜給捂住了。

陳雨夜看著陳雨晴終於走了進去,呼出一口氣:「好險,如果剛剛我再晚出現幾秒鐘,你就掛了知道么?」

「嗚嗚嗚。」

「你說什麼?」陳雨夜把頭靠近了藍雨,不過這個時候才發現,原來是自己的手還捂在她嘴巴上,他連忙鬆開手。「不好意思,一時間沒想起,你想說什麼。」

「呼謝謝。」藍雨看著陳雨晴緊閉的房門,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太可怕了,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有槍,老師,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和你理由一樣。」陳雨夜微笑道。「我也覺得這陳雨晴又古怪,而且我想弄清楚,她到底是不是舞菲。」

「那你弄清楚了么?」

陳雨夜搖了搖頭,然後抱起藍雨:「以後,你就不要這麼好奇了◎一再出現這種情況,老師可不敢保證會出現在你身旁。」

「我也不想這麼好奇埃」藍雨在陳雨夜的懷裡道。「只不過,我的理想就是當個偵探,這件事情又這麼有蹊蹺,你讓我怎麼能不好奇嘛。」

陳雨夜笑著搖了搖頭,然後一言不發的抱著藍雨朝小區外面走去,不過他倆都沒有注意到,有一雙眼睛,透過缽,正冷冷的盯著他們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