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六十二章舞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二章舞菲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文學度整整一晚上的搜索記住本站的網址:。直到第二天早上,陳雨夜等人都沒有找到安明琪,而八點多的時候,陳雨夜就叫眾人散了,反正陳雨晴的目標是自己,他相信她總會聯繫自己的。

回到家裡,陳雨夜見羅艾麗和藍雨兩個人坐在沙發上,努力擠出一絲笑容上前:「嗨,早上好。」

看見陳雨夜兩個人同時轉頭看向他,異口同聲道:「琪琪怎麼樣了?」

「放心吧,雖然暫時沒有找到琪琪,不過她很安全。」陳雨夜說著走進了室。「等會電話響了叫醒我,我先睡一會。」

兩個女人還有很多想要問陳雨夜的,不過見陳雨夜一臉疲憊的樣子,也只好作罷。

另一邊,安明琪已經醒了,她發現自己身一個樹木和綠草環繞的地方,好像是在樹林里。她試著動了兩下,發現自己全身都動彈不得,於是她想喊,結果卻也什麼都喊不出來。

「別白費力氣了。」

聲音從安明琪後面傳來,安明琪聽見這聲音,眼神中先是不敢相信,然後是失望,深深的失望。

陳雨晴拿著刀從後面走到安明琪面前,用刀輕撫著她的臉:「琪琪,說真的,你千不該萬不該,真心不該跟陳雨夜走這麼近,不然說不定,我倆真可以做朋友。」

冰冷的刀子在安明琪的臉上划來划去的,安明琪被嚇的動也不敢動一下,好像自己一動,這刀子就會穿破自己臉上的肌膚。

「好了,現在你還有什麼遺言。」陳雨晴扯開了安明琪嘴上的膠佈道。

「雨晴,不對,舞菲,你不能殺老師1

「好了!你聽好,我叫陳雨晴,不叫你剛剛說那個名字。」陳雨晴把刀插進了離安明琪臉不遠的樹榦上。陳雨晴聽到舞菲這兩個字,腦袋一疼,那天藍雨也是這麼叫自己的。不知道為什麼,別人這麼叫她的時候,她的頭總是會發痛。

「好,好吧。」安明琪被嚇的兩眼淚汪汪的看著她。「那你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要殺我,還有老師么?」

「好啊,反正還有點時間,我就讓你死明白點。」陳雨晴扯出刀,靠著樹榦坐下了。「一年前,我還是和你一樣普通的小女孩,我有個妹妹,我跟她兩個相依為命,可是陳雨夜這個混蛋,把我妹妹搶走了,而且還燒了我全家1說道這裡,陳雨晴牙齒緊緊的咬著。「在我被那個男人救出來,告訴我全部后,我發誓我一定要殺了陳雨夜!陳雨晴的含義就是,雨夜的雨將停止,讓它停止的就是雨晴1

「那你原名叫什麼?」

「我也不知道。」陳雨晴站了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塵土。「好了,我想你應該死的瞑目了。現在,遊戲開始。」

「叮叮叮。」

「小雨,你醒醒。」

陳雨夜剛入睡不久,羅艾麗便拿著電話吵醒了他。他翻起身,急忙拿起電話:「喂1

「陳雨夜,你好。」

電話里的聲音並不是陳雨晴的,而是一個男人的,很沙啞,很難聽的聲音。

「你是誰?」

「呵呵,你忘了我了么?我脖子上的刀疤,可就是拜你所賜埃」

「趙—紅—德1陳雨夜憤怒的吼出了他的名字。「co你.媽的,原來是你搞的鬼!陳雨晴就是舞菲對不對1

「完全正確,怎麼樣,我jng心準備了半年的禮物,你還喜歡嗎?」

「喜歡,我太他媽的喜歡了!喜歡的我恨不得把你煮了吃了1既然平時遇事淡定的陳雨夜,此時也忍不住暴怒了起來,沒想到陳雨晴真的是舞菲,而且還是趙洪德訓練出來殺自己的。

「哎呀,這樣對救了你女朋友的人可不對哦。」電話另一頭的趙洪德其實是滿臉的笑容,陳雨夜越是暴怒,他就越開心,因為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陳雨夜把電話捂住,忍住不讓自己再次被趙洪德激怒,現在自己必須要冷靜、冷靜、再冷靜。

「她們倆現在在哪裡?」過了許久,陳雨夜等情緒稍微平復了后道。

「他倆現在在螞蝗堰人和街的後山山頂上,對了,我忘了告訴舞菲,我在她的武器袋子里放了一個定時炸彈,爆炸事件在,我看看啊兩個半小時候,現在九點半,也就是說,十二點整的時候,她就會和安明琪一起消失。拜1

「啪1

陳雨夜狠狠的把電話摔在了地上,自己從小到大,從來就沒有這麼生氣過,趙洪德啊,趙洪德。我不殺了你,我就不姓陳。

羅艾麗在旁邊把兩個人的對話都收入了耳朵裡面,此時她也是思緒如麻,舞菲的事情她也是聽說過的,本來以為她都死了,不過現在一通電話就證明她還活著,羅艾麗心想,如果真的救下了她,陳雨夜會不會

「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啊,羅艾麗。」羅艾麗甩了甩頭,努力的擠出一絲微笑看著陳雨夜。「雨夜,你現在準備怎麼辦?」

怎麼辦?一個人去唄。陳雨夜苦澀的笑了起來,趙洪德之所以在自己要去營救安明琪之前告訴自己這些,很明顯就是讓他一個人去,去的人太多了話,其他人說不定會誤傷舞菲呢。

陳雨夜想明白后,便對羅艾麗道:「艾麗,你車鑰匙拿給我,我去去就回來,記得在家做好午飯等我。」

羅艾麗知道阻止不了陳雨夜,便拿出了車鑰匙。在陳雨夜要出去的時候,羅艾麗一下子挽住了陳雨夜的脖子,然後狠狠的吻在了他嘴上。陳雨夜沒有推開或者驚訝什麼的,而是抱住了羅艾麗的腰跟她激吻了起來。

良久,唇分。羅艾麗兩眼通紅的看著陳雨夜:「不管怎麼樣,你要回來,知道么?」說著,他放開陳雨夜,拿出一件防彈衣套在陳雨夜身上。

「我會的。」陳雨夜笑著在羅艾麗嘴巴上親了一下,拍了拍身上的防彈衣,做了個大力士的姿勢,逗笑了羅艾麗。

「好了,快去吧1

「嗯。」

在車上,陳雨夜放著搖滾歌曲,車速也很快,不管紅燈還是什麼狀況,他的速度基本上都保持在一百多碼,本來交jng想追上去的,不過一看車牌就算了。羅剎門和洪大宇的勾結大家都知道,就算追上去也不能做什麼。哎,當瞎子吧。

在狂飆之下,陳雨夜只用了幾分鐘就來到了螞蝗堰,把車聽好后,他看了看那座不是很高的後山,糊了一口氣,快步的跑了上去,等到了山頂的時候,那裡只有一個不大不小的涼亭,沒見到有什麼人。

「舞菲!我來了,你在哪裡1

「噠噠噠噠1

陳雨夜剛剛吼完,一串子彈就打在自己的身上,陳雨夜感覺全身一痛,被後座力一下子給震退了數步。

「看來你是有備而來嘛,早知道我就打頭了。」舞菲這個時候,一隻手提著全身被綁住的安明琪,一隻手拿著一把achinepistol慢慢的靠近陳雨夜。

陳雨夜這個時候沒有危機意識,而是獃獃的看著舞菲,曾經她是自己這一身最大的遺憾,沒想到這個遺憾還有挽回的餘地,陳雨夜一時間不知道要做什麼了。文學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