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六十三章陳雨夜的救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三章陳雨夜的救贖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舞菲看著陳雨夜看著自己發獃,眉頭緊皺的用槍指住了安明琪的頭:「在看,我就殺了她1

「不要1

陳雨夜回過神,看著舞菲那面容,鼻子突然一酸。剛想開口的時候,眼淚差點就掉落了下來,他低下頭笑了笑,伸手抹了抹眼角:「老天啊,你真的是個混蛋。」說完他抬起頭,堅定的看著舞菲。「菲菲,放下槍吧,趙洪德在你包里放了顆炸彈,我們下去再說好么?」說著,陳雨夜慢慢的走向了她。

「我不叫舞菲!我叫陳雨晴。你不要過來1舞菲感覺腦袋劇烈的脹痛著,把槍也指向了陳雨夜。

看著舞菲拿槍的手卻是不住的顫抖著,隨時都有可能走火。不過陳雨夜並沒有停止腳步,舞菲的手顫抖的越來越厲害,最後她閉上了眼睛大叫出聲:「不要啊1

「噠噠噠噠1

伴隨著她的吼聲,一串子彈從槍口射出,子彈逼的陳雨夜一步步的後退,而舞菲睜聽著子彈的聲音,頭也越來越漲,越來越痛。

「啊1

她丟下了槍和安明琪,雙手抱住腦袋倒在了地上嘶吼著,翻滾著,最後暈倒在了地上。

陳雨夜等全身不是那麼痛之後,趕緊跑了過去,現實把安明琪給鬆開,然後看了看錶,牽著安明琪,抱著舞菲就朝著山下跑去。

「轟1

「媽的,又來了。」

陳雨夜沒跑幾步,身後巨大的衝擊以及火海就把三個人給吞沒了,陳雨夜死死的把安明琪還有舞菲壓在了身下,自己背後只感覺到了一陣滾燙的疼痛,他痛苦的大叫出聲,不過自己那吼聲,被爆炸聲給淹沒了。

舞菲在聽到爆炸聲那一刻就已經清醒了過來,她睜開眼睛就看見陳雨夜把她給撲到了地上,然後一陣熱風吹過,舞菲看見他的臉上就是那近乎扭曲的表情,顯得十分的痛苦。

「為為什麼,他要救我?」

舞菲想不明白,自己剛剛還要殺他和安明琪的,但他現在卻把自己壓在身下保護自己,她的頭又開始陣陣的疼痛了起來,很多畫面在她腦袋裡進進出出的,不過所有的畫面里都有一個人,那就是陳雨夜。

「雨夜哥哥1

螞蝗堰人和街的居民本來跟平常一樣,不過後山突然出來的傳來的響聲,讓眾人把目光全部聚集到了後山,不一會,火警就來到了現常在不久,李安綁和羅艾麗等人也來到了現常李安綁下車后,找到了火警的頭子:「盧隊長,現在上面怎麼樣了,有沒有人在上面?」

「火勢差不多能夠控制了,至於人,對不起,暫時沒有發現。」

聽到盧隊長的話,眾人都是緊張的看著盧隊長手上的對講機,希望那些火警能夠找到陳雨夜、安明琪和舞菲。

山上的火勢正在蔓延著,陳雨夜強忍著傷痛,把已經暈過去的舞菲抱了起來,牽著安明琪的手就繼續往下跑。

「當1

沒跑幾步,一根大樹倒在他們面前,整棵樹上都被火焰給包裹住了。現在他們唯一的出路都被堵住了,想要跑出去,那就必須穿過這火鑄成的牆。

「咳咳!老師,現在怎麼辦?」安明琪捂著自己的鼻子還有嘴巴,看著他們四周都是熊熊大火道。

陳雨夜的腦袋這個時候飛速的轉動著,最後他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1

安明琪點了點頭閉上了眼睛。陳雨夜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撕成兩半,蓋住了安明琪和舞菲的頭,然後深吸一口氣看著前面:「操你.媽的1吼完,他便閉上眼睛朝著火牆沖了過去。

在衝過火焰的那一刻,陳雨夜感覺到了灼熱,也感覺到了一種救贖感。半年前,他不能夠把舞菲救出火海。半年後,他做到了,在穿越火牆的那一刻,他穿越的更是心中那道坎。灼痛,此刻好像減輕了不少。

衝出火海后,陳雨夜拚命的往下跑,伴隨著全身的疼痛,他的體力漸漸的有些透支,眼前的事物也模糊了起來。

「人,好像是人1

陳雨夜看見前方有人正像他們靠近,他高興的微笑了起來,不過就在這個笑容之後,他倒下了

「滴、滴、滴」

陳雨夜腦海里迴響起滴滴聲,他條件反射的坐了起來。看了看周圍,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到了被送到了醫院裡。

「呼看來是得救了。」陳雨夜拍了拍胸口,剛想起來活動一下身子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腳那邊躺著一個人。那個人頭側到了一邊,陳雨夜看清楚她的樣子,不過她身上穿著一套純白色的連衣裙,頭髮很長。

陳雨夜顫抖著把手伸了過去,輕輕的推了她兩下:「菲菲?」

「嗯」

床腳的人被陳雨夜給推醒了,她坐起來伸了一個懶腰,頭也慢慢的轉向了陳雨夜。

「咚、咚、咚1

陳雨夜現在都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了,等那個人把臉完全轉過來,四目相對,兩個人都呆住了。

「嘀嗒1

兩滴淚水,一滴在床,一滴在地。一人捂嘴,一人歡顏。

「雨夜哥哥1舞菲一下子衝到了陳雨夜的懷裡,嚎啕大哭了起來。「嗚嗚對不起1

陳雨夜伸手,用袖子擦乾淨了臉上的淚水,拍著她的背:「好了,不哭了。只要我知道我的小菲還活著,那比什麼都重要。」

舞菲還在哭泣著,而陳雨夜則不停的拍著她的背。不知道過了多久,懷裡的人已經入睡了,陳雨夜把她平放在床上,坐在凳子上,微笑的看著她那臉龐。

門外,本來給陳雨夜送飯來的羅艾麗此刻也是捂住了嘴巴,她臉上也是滿面的淚水。他把飯桶放在離門外不遠的凳子上,她捂著臉走出了醫院,心中更是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晚上八點,舞菲已經醒了過來,陳雨夜正跟她講著自己這半年來的各種瑣事,舞菲也是被陳雨夜逗得咯咯的笑了起來,心中那份愧疚更是減輕了不少。

「當1

陳雨夜病房的門被打開了,尚武和舞蝶闖了進來,陳雨夜和舞菲兩個都看向了門口。

「姐姐1

「小蝶1

舞菲看著舞蝶坐在輪椅上,馬上一個翻身就從床上下來,來到了舞蝶的面前:「你你怎麼坐在輪椅上面了?」

「姐姐1

舞蝶沒有回答舞菲,只是抱住了舞菲嚎啕大哭了起來,舞菲聽見妹妹的哭聲,也是哭了起來。

陳雨夜見兩姐妹抱著哭成了一團,心中有種欣慰的感覺,他拉著尚武就走了出去。兩個大男人走出了醫院,陳雨夜買了一包煙,遞給了尚武一支。

看見陳雨夜這個舉動,尚武哭笑不得的看著他,自己還是第一次見給學生散煙的老師。他擺了擺手:「老師,我不抽煙的。」

「呵呵,好吧。」陳雨夜把煙放進嘴裡,點燃吸了一口后道。「小蝶怎麼來了?」

「是艾麗姐姐打電話通知我的。」尚武看著陳雨夜,突然覺得這個男人有點可憐。「老師,你要怎麼處理艾麗姐姐,還有舞菲姐姐之間的關係?」

經尚武這麼一提醒,陳雨夜才想起了羅艾麗還是自己的女朋友。拋棄蘿莉嗎?陳雨夜試著想象了一下那個場景,忽然覺得心一痛。

尚武見陳雨夜臉上的痛處,趕緊道:「算了,老師你想不出來就不要想了,船到橋頭自然直。」

陳雨夜聽了尚武的話,也對,這件事情自己瞎想是沒用的。他拍了拍尚武的頭:「嘿,你個小屁孩瞎管啥,還是好好照顧舞蝶吧。」說完他把手上的煙準確的彈進了垃圾桶,然後跟他搭肩勾背的就往醫院裡面走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