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六十四章我只有一個妹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四章我只有一個妹妹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礙…住手……要、要出來了,護士小姐……矮」陳雨夜呻吟,語音剛落,一股白色的液體噴涌而出。

「不就是給你擠膿水!你叫什麼啊1小護士的臉緋紅,怒視著陳雨夜道。

「也是埃」陳雨夜撓著腦袋沖護士笑道,「你繼續矮」

護士把陳雨夜腿上燙傷化膿部位的膿水擠了個乾淨,就趕緊離開了這個病房,這裡面這位病患實在是太猥瑣了,而且貌似跟開這家醫院的老闆關係匪淺,自己也不好說什麼。護士剛剛走出去不久,舞菲就走了進來。已經恢復記憶的舞菲,沒有以前陳雨晴那般冷漠了,臉上是掛上了微笑。

「菲菲。」陳雨夜見她走了進來,坐起身微笑道。「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你,不行么?」舞菲皺了皺鼻子,然後坐在陳雨夜的旁邊,一句話不說,就這麼看著他。

陳雨夜捏了捏她的鼻子,「你別老這麼看著我成么,搞得我都有些怪不好意思的了。」

舞菲一巴掌拍下了陳雨夜的手,嬌嗔道:「別老捏人家的鼻子,都被你捏扁了。」

「哪裡,我看看。」

陳雨夜雙手捧著舞菲的臉仔細的看了起來,那樣子逗得舞菲則咯咯的笑了起來。

「咳咳1

這個時候門口傳來了咳嗽的聲音,陳雨夜抬頭看去,只見藍雨還有安明琪兩個證微笑的看著他們倆。

「我沒打擾到你們吧。」

藍雨難得的開了句玩笑,陳雨夜放開了捧著舞菲,就像看怪物一樣看著藍雨:「藍雨同學,我今天才發現,原來你也會開玩笑埃」

「噗1

陳雨夜的話逗笑了安明琪,安明琪故作小聲,實際上用整個屋子的人都能聽見的聲音道:「其實,你別看小雨平時冷冰冰的,她跟我單獨在一起的時候,也經常開一些很那個的玩笑的。」

「哦,還有這事。」陳雨夜睜大了眼睛,一臉猥瑣的笑了起來。「嘿嘿,那些玩笑是哪些玩笑埃」

「是哈哈哈哈,好了,小雨,我不說就是了。」

安明琪還沒說完,藍雨就紅著臉撓她的痒痒了,安明琪實在受不了,於是笑著求饒道。

「好了,你們別鬧了。「陳雨夜笑著擺了擺手。「你們兩個今天來,不會就是在這裡打鬧的吧?」

「我才沒那麼無聊。」藍雨聽見陳雨夜這麼說了,於是停下了手,眼神也飄向了舞菲。「今天和我琪琪來,是想問菲菲一點事情的。」

「想要問什麼就說問吧,如果我知道的話,我一定會告訴你們的。」

藍雨的話音剛落,舞菲就道。在舞菲的心裡,她對自己差點殺死的藍雨還有安明琪,心中多少還是有一絲愧疚的,所以她不會拒絕她們倆的要求。

聽舞菲這麼說了,藍雨點了點頭看向安明琪,而安明琪的胸口則劇烈的收縮著,看得出來,她很緊張。

「我就是那個。」

安明琪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結結巴巴的道,眼睛也不敢看著舞菲,弄的不僅是舞菲,就連陳雨夜也是摸不著頭腦了,這安明琪到底想說什麼?

「小雨,你幫我說吧。」安明琪一臉哀求的看著藍雨道。

藍雨看了看她的樣子,點了點頭,看向舞菲::「其實,琪琪是想問,不知道你家裡是不是有走丟的妹妹什麼的,因為她覺得你就像是她的親人一樣。」

藍雨說完,陳雨夜和舞菲都都仔細的看向了安明琪,這平時沒怎麼注意,現在仔細一看,你別說,還是真!

藍雨被兩個人盯得有些臉紅了,不過她這次沒有像平常一樣移開目光,而是緊緊的盯住了舞菲,這個問題的答案對她實在是太重要了。

「沒有,我就舞蝶一個妹妹。」

聽到舞菲的答案,原本還臉紅的安明琪,臉色一下子就白了,藍雨怕她有事,趕緊扶住了她:「琪琪,你沒事吧?」

安明琪努力的擠出一絲微笑:「我沒事,好了,我先走了。」說完安明琪跟陳雨夜還有舞會揮了揮手,就一臉失望的走了出去。

藍雨怕她出事,於是也跟陳雨夜還有舞菲道別了。

安明琪從醫院走出來后,眼淚就忍不住奪眶而出了,原來自己這一周來,是白白的激動了。自己沒有找到自己的親人。

「琪琪,你等等我。」

藍雨從後面追了上去,安明琪轉過身看著藍雨,一下子就撲在了她的懷裡。

病房裡,陳雨夜追問了舞菲幾句,最後確定了,安明琪確實跟她沒有血緣關係,然後便聊起其他的來了。

「菲菲,昨天我剛說我自己了,這半年來,你是怎麼過的?」

「我埃」舞菲雙手放在自己的膝蓋,腳不停的抖動。「還記得那一天么,趙洪德在我家放了一把火,我抱住她讓你先逃,你想救我的時候,你的兄弟衝進來,把你拖了出去。」

陳雨夜點了點頭,這是自己這一輩子都忘不掉的,當時自己有傷在身,舞菲為了救自己,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陳雨夜一度也因為這事情消沉過半年多。

「其實,當時所有人都以為我死了,不過我卻沒有。我被趙洪德給救了回去,然後我醒來的時候,就不記得很多事情了。她告訴我,你搶了我妹妹,還殺了我全家,所以他培訓我,就是為了讓我殺掉你。」說到這裡,舞菲很是愧疚的看著陳雨夜,如果自己真的殺了他的話,估計自己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陳雨夜一把把舞菲給擁進懷裡,親了一下她的額頭:「好了,不是都過去了么,別自責了。」

舞菲點了點頭,繼續道:「然後我就取了個名字,叫做陳雨晴,寓意是雨過天晴,也就是我要殺掉你的意思。再之後,就是前幾天發生的事情了。」

「哎」陳雨夜手不停的撫著舞菲的頭髮。「我命苦的小菲菲,來,哥哥親一個。」

「噗1本來還有些悲傷的舞菲,被陳雨夜一句話就給逗笑了,她在陳雨夜的嘴上,蜻蜓點水的快速一吻,然後就就把那嬌羞的臉埋在了陳雨夜的懷裡。

「我去,老師實在是太強悍了!你們說,剛剛那個護士小姐,是不是也跟老師有一腿。」張琳芃抱著羨慕嫉妒恨的目光看著門裡的陳雨夜,怎麼好像什麼妞他都能搞的定似的。

「啥叫是不是可能有一腿啊,是肯定有一腿。我要拜他為師,他太強悍了。哎呀!龍翰你打我幹嘛。」

「穆傑你個白痴,他本來就是我老師埃」

「對埃」

本來無聊在街上無聊閑逛的倒霉蛋三人組,看見藍雨和安明琪從醫院出來,安明琪的眼眶還紅著,就猜想陳雨夜會不會在醫院裡,結果找了個護士一問,還果真在,而且那小護士說陳雨夜房間號的時候,臉明顯一紅,這讓三個懷春騷年,看的是春心蕩漾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