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六十八章故地從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八章故地從游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白雲飄蕩在那藍天上,在一個幾乎無人的山區里,一眼望去全是碧綠的梯田,和一座座不是很高的山丘。一陣暖風吹過,讓人不由的感覺到渾身舒爽。

在一座座山腰間只有一條凹凸不平的泥巴路,一輛拖拉機正顛簸的行駛在路上。開拖拉機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老漢,他一邊開著拖拉機,一邊哼哼著小區。拖拉機後面裝著村子里人托老漢買的東西,而東西的胖子,一個人正倒在上面睡得正香。

拖拉機就這樣顛簸著到了一個小村莊,老漢熄火后從拖拉機上下來,走到後面推了推正在熟睡當中的陳雨夜:「小夥子,醒醒。」

「恩」陳雨夜坐了起來,抓了抓腦袋睜開了血紅的雙眼,呆坐了一會,一副獃滯的樣子看向了開拖拉機的老伯,「到了啊,謝謝你了,老伯。」說著,他拿出了錢夾,從裡面抽出兩張一百元遞給了老漢。

老漢見他把錢遞了過來,連忙擺手道:「我說好只是載你一程的,不能要你的錢的。」

陳雨夜知道這裡的村名們都比較淳樸,也樂助人,於是他不矯情的收起了錢:「好吧,那等我事情辦完,我一定要和你好好的喝一杯。」

老漢點了點頭,陳雨夜跟他又寒暄了兩句,老漢便又坐上了拖拉機往自己所住的村莊開了去。

目送老漢離開后,陳雨夜看著山下那沒有人煙的村莊,嘆了一口氣便順著一條小道往下走了去,剛剛走到村莊入口的地方,陳雨夜停下了腳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從袋子里拿出幾瓶五糧液扭開蓋子就倒在了地上:「兄弟們,團長這次順路來看你們了。」說著他自己也猛灌了一口酒。

陳雨夜像個神經病一樣,對空無一物的前方自言自語道:「你們在那邊都還好吧?對了,如果你們的靈魂還在這裡的話,就安息吧。你們的屍骨我已經託人運回你們的家鄉了,這次我來,是為了追求一個女孩子的,嘿嘿,你們團長牛吧。」說著他又是喝了一口酒,然後把瓶中剩餘的酒全部倒在了地上,「希望你們保佑我,因為我真的很愛那個女人,好了,老子追求幸福去了,改日再來看你們。」說完,陳雨夜笑著摸了摸面前的泥土,站起身便走進了村莊。

村莊還是那個村莊,只是原來那些瓦房屋因為長時間沒人打掃,變得更加的破舊了。陳雨夜按照自己記憶中的路線,走到了舞菲那個已經被燒毀了的家看了一眼,便朝著村長的家裡走去了。

這個時候是下午一點多,一般農村裡的人去鎮上趕場,回來的時候都是這個點吃飯。這不,陳雨夜剛剛來到了村長家裡,村長家的飯才剛剛煮好。

「朱村長,好久不見啊,呵呵。」陳雨夜大跨步的走進了朱村長的家裡,一點也不把自己當客人一樣。

朱村長看著眼前這個小夥子,久久才開口道:「你是......雨夜!是你小子啊1朱村長像見到了自己的親人一樣,上前就握住了陳雨夜的手,「你小子怎麼回來了,那些壞人怎麼樣了?」

「壞人.....都抓住了埃」陳雨夜鬆開手,端過一張凳子坐在了上面,從口袋裡拿出一瓶盒裝的五糧液放在了地上。「回來看看村長你,順便給你帶了些小禮物。」

「有生疏了不是,人回來看看就行了,還帶啥禮物嘛!吃晌午沒,沒吃過來一起吃。」

「不用了,我吃過了。」陳雨夜擺了擺手,然後故作不好意思道,「其實呢,這次回來,我還有一件事情要辦。可能會麻煩朱村長。」

「我就你知道你娃不可能白白送禮,你一定是來看小菲的的吧,等我吃了晌午就帶你去。」

「不是來看小菲的,小菲沒死。」

「啥!小菲沒死1

朱村長一家人都是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這陳雨夜該不是想念舞菲都想念出病了吧,這大活人被燒得他媽都不認識了,咋會沒死。

陳雨夜看著他們幾個的表情,哭笑不得道:「舞菲真沒死,我昨天剛剛在南廣市找到她,不信的話,過段時間,我把她帶回來給你們看看。」

見陳雨夜語氣堅定,朱村長一家人也就相信了他,舞菲雖然人小,不過經常幫大家的忙。朱村長此時有些激動道:「沒死就好,沒死就好埃那娃和他妹妹命苦的很,雨夜你一定要好好對那娃啊,不然我朱村長雖然人老了,揍不動你這些年輕人了,不過我還是會揍你的。」

「我會好好對舞菲的,對了,朱村長,昨天有沒有一個外地人來這裡?」

「是不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娃?」

陳雨夜連忙點頭:「對對對,就是一個漂亮的女娃,她現在在哪裡?」

「昨天我看她在村頭站了老久就上前問她是幹啥來的,她說是來欣賞風景的,於是我就安排她住到了三娃的家裡。」

「啥!三娃1陳雨夜聽到這個名字,就如同吃了鼻屎一樣,臉上的表情極不自然。

「恩,我看三娃對那女娃好像是有意思,不過城裡的女人,怎麼可能看上三娃埃雨夜,那女孩和你啥關係?」

「朋友,村長,我改日再來看你,我找她有急事。」說完,陳雨夜便拿起袋子跑了出去。

村長看著陳雨夜跑的像瘋狗一樣,猜測那女娃跟他關係肯定不一般,不過自己是旁人,也不好說什麼。

陳雨夜拚命的朝村東頭跑去,在路上有時候遇上幾個熟人,他打了聲招呼便繼續跑,弄得那些人都搞不懂,這陳雨夜是在幹嘛,鍛煉身體?

這三娃是村裡的為數不多的青年,由於家裡有個老邁的母親,他沒有像其他青年一樣,走出大山到外面去打工,而是選擇了在家裡種地順便照顧母親。不過他有個不良嗜好,就是好色。之前他就經常騷擾舞菲,還是陳雨夜出面幫舞菲擺平了他,結果也是因為那次陳雨夜動手的緣故,讓三娃記住了他。有次三娃聯合了幾個其他村的青年想修理陳雨夜一頓,最後的結果是那幾個青年被陳雨夜好好的修理了一頓,不過陳雨夜也是因此傷口惡化,最後當趙洪德殺回來的時候,受了傷的陳雨夜,不足以應付受過特殊訓練的特種兵,不過還好虎子他們也及時殺了回來,後面的事情就不用說了。

站在村東頭離三娃家不遠處,陳雨夜雙手撐著膝蓋大口大口的吸著氣,等他的氣息稍微順暢一點后,他菜站直了身子,慢慢的走向三娃的家。

站在門口,陳雨夜看著他們家的們大打開著,陳雨夜站在門口深呼吸一口,然後走了進去。

「姑娘,你多吃點,我這也沒啥好菜,只能招待你吃這些了。」

「沒事的。」

走進去后,就聽見桃屋裡傳來了三娃和羅艾麗的聲音。她果然是跑到了這裡來。陳雨夜當下直接走了進去,羅艾麗和三娃都看著陳雨夜,就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陳雨夜就一把抓住了羅艾麗的手,拖著她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