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六十九章吻我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九章吻我啊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了,等羅艾麗醒悟過來的時候,直接已經被陳雨夜給拉到了屋外。她用力甩開陳雨夜的手,有些微怒的看著她:「你瘋了啊,幹嘛拉我出來。」

陳雨夜轉過身,一臉柔情的看著羅艾麗道:「跟我回去吧,蘿莉。」

看著陳雨夜這個樣子,羅艾麗差點就答應了。不過一想到舞菲,她的眼眶裡又是一閃一閃的了:「我才不要,你現在不是有舞菲了,還來找我幹嘛?」

陳雨夜最怕羅艾麗提這個了,他既不想放棄羅艾麗,也是真心的喜歡舞菲,這讓他內心十分的糾結,難道這要像周芸說的那樣,全部都收了?

看著陳雨夜那猶豫的面孔,羅艾麗閃過一絲失望的神色,後退兩步:「算了,你喜歡的是舞菲,回去吧,我說過了,等我想明白了,我倆還是好朋友。」

這句話陳雨夜在信上就已經看過了,不過真正聽羅艾麗親口說出來的時候,他的心要比當時難過何止千倍。

「我」

陳雨夜還想說什麼的時候,三娃已經走了上來,他把羅艾麗擋在身後,怒視著陳雨夜:「又是你這個無賴,你想對艾麗做什麼?」

「艾麗?這是你能叫的。」陳雨夜冷視著三娃,「如果你不希望你再挨一頓打,就滾一邊去。」

三娃見陳雨夜那要吃人的眼神,被嚇得一句話說不出來,不由得就後退了兩步。

「陳雨夜,你過分了吧1羅艾麗走上前,怒視著陳雨夜。「你現在這個樣子,就像是惡霸得不到想要的東西找無辜的人發泄一樣,我很討厭。」

「討厭,哈哈哈哈。」

陳雨夜突然捂臉狂笑了起來,這讓羅艾麗和三娃都摸不著頭腦,過了好一會陳雨夜才止住了笑聲,拉著羅艾麗的手就往村口走去。

三娃這個時候趕緊上前,想要抓住陳雨夜的手。不過他還沒觸碰到陳雨夜,就被陳雨夜一腳踢翻了他。

陳雨夜瞪了躺在地上,一臉痛苦捂住肚子的三娃,拖著大吵大鬧的羅艾麗往前走。

「陳雨夜1

走了一段路,羅艾麗又甩掉了陳雨夜的手,一巴掌甩向了他,陳雨夜抓住了羅艾麗的手,冷冷的看著她,羅艾麗也是瞪著陳雨夜。突然陳雨夜一下子就吻在羅艾麗的嘴上,羅艾麗先一愣,然後猛的就推開了陳雨夜。

「你瘋了嗚嗚。」

羅艾麗還沒說完,陳雨夜的嘴又貼了上去,而且還緊緊的抱住了她,讓她全身動彈不得。這一吻直到陳雨夜感覺換氣有些苦難才鬆開了羅艾麗,羅艾麗此時已經是雙頰緋紅,眼神也是有些迷離了。

「那三個字,我不是說不出口,只是我通常會用行動來代替我的嘴巴。這三個字,我同樣沒有對舞菲說過,我也只用行動表達。我不想失去你們兩個人當中的任何一個人,不過我尊重你的選擇。」

「我」羅艾麗猶豫了,按理來說,她才是舞菲和陳雨夜之間的第三者,現在陳雨夜有可能和自己在一起,自己應該高興才對埃不過理智告訴她她不能答應。

見羅艾麗久久不說話,陳雨夜臉上的表情變得苦澀了起來:「好了,我知道你的選擇了。」

陳雨夜放開了羅艾麗,然後獨自一個人朝著村口走去,只不過,那背影顯得是那麼的沒落。他本來是想強行帶回羅艾麗的,不過在聽見羅艾麗剛剛問自己那個問題的時候,他發現其實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而已,他現在不奢求什麼了,只希望把自己心底的話告訴羅艾麗,僅此而已。

羅艾麗站在原地,腦海里全是陳雨夜剛剛的那句話,等她再次回過神來的時候,陳雨夜已經不見了身影。

「生活其實真的很平凡,任何人都不能得到所要的全部,有得必有失,只是在得失的選擇中,擁有你自己最珍貴的東西。」這是陳雨夜不知道在哪部電影、電視劇或者小說看到的一句台詞,此刻他好像明白了,既然羅艾麗已經無法再挽回了,自己能夠做到的就是,把對她的那份愛永存心底。

「哎」

坐在小鎮上的飯館,陳雨夜嘆了一口氣,舉杯和上午載他來那個老漢一飲而荊

老漢見陳雨夜唉聲嘆氣的,給他滿上了酒:「小夥子,我看你穿的這麼好,還嘆啥氣嘛。你看我這輩子,就農婦、山泉、有點田。不一樣活的很開心。來,喝酒。」

面對老漢的安慰,陳雨夜也只能用微笑的跟他碰杯,然後一飲而荊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后,陳雨夜的腦袋漸漸的開始有些不清醒了,他接著酒勁道:「老伯,問你個事,你這輩子,有沒有喜歡過一個人?」

「這個......」聽陳雨夜問這個問題,那老漢的老臉也是一紅。「誰年輕的時候,沒有喜歡過人埃」

「說來聽聽。」

陳雨夜給自己和老漢的杯子滿上酒,饒有興緻的看著他。

老漢拿起酒杯,一飲而盡后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的,你知道70年代那個特殊的年代,當時我們生產隊里有個女娃,長得很漂亮。我們那個生產隊的人都很喜歡她,而她好像也很喜歡我一樣,我們在參加勞動完畢后,就經常一起去看看日落啊,我也會講一些很有趣的故事給她聽。用句現在年輕人常說的話,就像是擁有了她等於擁有全世界。」

「後來呢?」

「我們結婚了。」

「撲1

陳雨夜剛剛一口酒喝進去,聽見老漢的一句話又把嘴裡的酒給噴了出來。尼瑪,這不科學啊,一般這種故事不是都以悲劇收場的么?

拿紙巾擦了擦嘴巴,陳雨夜道:「沒了?」

「沒了,她就是我現在的婆娘。」老漢一臉的幸福,就好像以前他追他老伴的一幕幕,又浮現在眼前了一樣。

「那你覺得你幸福么?」

「厄很多年前,我倆就沒做那事了。」

這世界上並不到處都是悲劇,只是人們習慣性的放大了別人的幸福,和無限放大了自己的悲劇。想通了這一點,陳雨夜的心理終於有那麼一絲絲的安慰了,自己已經失去了羅艾麗,就更應該把我好舞菲,把握好眼前的幸福。

「年輕人,我看你是為情所困吧?」老漢拍了拍陳雨夜的肩膀。「想開點,愛情這種事是不能強求的,你餓不餓,我幫你叫碗面。」

「不用了,謝謝。」陳雨夜苦笑道:「不過我這個情它有點亂,我一時間也說不清楚,反正就是亂。」

老漢不理解陳雨夜話里的意識,跟他碰杯又是一飲而荊

這頓酒一直喝到傍晚六點,老漢開著自己的拖拉機走了,而陳雨夜也是找了個旅館,準備好好的睡上一覺,然後回家。第一晚,陳雨夜睡的很香,他一覺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起床。看著外面刺眼的陽光,陳雨夜的心扉好像也打開了,自己爭取過了,沒有遺憾了。

坐車來到了普洱市飛機場,陳雨夜買了一張下午飛往南廣的機票,然後就坐在機場大廳里等待安檢登機。

「咳咳。」

就在陳雨夜無聊的快睡著了的時候,一陣咳嗽聲讓他先是一愣,然後不敢相信的抬起了頭,看著那張熟悉的笑臉,然後,他也笑了。

「蘿莉,你」

「別亂想,我才不會讓你的二女一夫的計劃得逞。」羅艾麗坐在陳雨夜的面前,一臉微笑的看著他。「我和你一樣,只想說出我的心聲。」說完,羅艾麗見陳雨夜還愣在哪裡,嬌嗔道,「還愣著幹嘛,吻我嗚嗚。」

機場大廳里,一對情侶旁若無人的激吻著。路過的人紛紛用好奇、祝福、鄙夷的眼光看著他們。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就像羅艾麗剛剛的那句話,愣著幹嘛,吻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