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七十章計劃周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章計劃周全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如果說周一學生們還能聊聊周末的瑣事,那麼周二總是過得那麼的漫長且無聊。而一群學生在漫長的等待中,終於迎來了他們最想聽的,放學鈴聲。在學校里無聊了將近一天的學生們,都是爭相恐后往衝出學校,商量著要去哪裡玩。

今天雖然是周二,不過情況卻大不一樣,許多學生都在校門口久久不願意離開,因為舞菲、安明琪、藍雨這三個美女走在一起。這一個一個的常見,不過三個一起這確實看的有點讓人心曠神怡埃

如果倒霉蛋三組人還有姜維在現場的話,估計他們會大聲對著西風道,「傻逼,看到了吧,上午我們那是正常的反應。」

舞菲暫時住在孤兒院里,放學后她和安明琪、藍雨一邊聊著天,一邊走在回家的路上,絲毫沒有在意哪些狼一般的眼神。

「對了,舞菲,我從昨天就想問你來著,你沒恢復記憶以前,為什麼要殺老師和琪琪?」

藍雨好奇的問道,而舞菲聽到這個問題,臉色一下子就變得極其的不自然,藍雨見狀尷尬道:「沒事,我就問問,你不說也沒事的。」

舞菲笑著點了點頭,不過心中卻擔憂了起來,起初他沒有在意這個問題,但是聽舞菲這麼一說,她才想起,還有一個趙洪德存在。只要他存在,陳雨夜就會有危險,不行,必須想點辦法。

「藍雨、琪琪,我還有事,就先不陪你走了埃」

說完這句,舞菲還不等藍雨和安明說話,就隨後攔下路邊的的士離開了。

在車上,她拿出趙洪德配給她的手機,放開電話薄,裡面只有一個電話,那就是趙洪德地,她撥通了這個電話。

「喂。」

趙洪德的聲音依舊讓舞菲感到討厭,記憶沒恢復的時候就討厭,現在就跟不用說了。

「你在哪,我任務完成了。」

「都過了兩天你才彙報,你在幹什麼?」

「處理了一點小事情,你在哪裡?」

電話那邊的趙洪德沉默了幾秒鐘,才開口道:「我當然是在思愛孤兒院啊,我在這裡看到了一個跟你長得很像的女孩,呵呵,你最好也過來看看。」

舞菲聽到趙洪德在思愛的時候,心不由得提了上來:「不用了,你在孤兒院幹嘛?」

「當然是想買下這塊地啊,這塊地是zf租給這個孤兒院的,馬上期限就要到了。在解決掉陳雨夜后我也是要回國做點生意的,在天朝房地產自然是不二的選擇,我看這塊地很不錯,所以想買下來。」

「不行1

舞菲在聽趙洪德想買下孤兒院的地皮后,想也不想就道,不過馬上她就意識到自己失口了,連忙一轉話鋒,「我我不能去孤兒院那個地方,我會觸景傷情的,你最好還是趕快回公寓吧。」

「那好,我馬上回去。」

掛掉電話,舞菲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要不是自己反應快,剛剛趙洪德問自己為什麼說不行,自己還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舞菲很快的就來到了趙洪德所住的公寓,她進屋后鞋也不脫的就往趙洪德的房間里沖,現在要趁著他還沒回來的時候找把槍,等會才好解決掉他。

扭開了趙洪德的房間,舞菲跑進去翻箱倒櫃的找著,不過讓她很奇怪的事情,趙洪德那麼的多槍竟然她一把也沒找到。

「你是不是在找這個?」

身後突然傳來的身影嚇了舞菲一大跳,她猛的回過頭,看見趙洪德手裡拿著一把烏黑錚亮的手槍。

「你怎麼知道」

舞菲本來想過去拿槍的,不過馬上就反應了過來,撲到在床上,幾顆子彈划著她手臂那雪白的肌膚射進了牆壁。

「反應挺快的嘛。」

趙洪德把槍丟到了一邊,上前一腳踢向舞菲的肚子,舞菲好歹也是接受過他的特殊訓練,反應很快的躲過了第一腳,不過還沒站穩腳跟,趙洪德的第二腳就已經踢在了她的小腹上。舞菲只覺得小腹一疼,吐出一口鮮血就倒摔倒在地,讓她要再爬起來的時候,趙洪德已經紅鞋子踩住了她的腦袋。

「放開我,你這混蛋1見已經被識破,舞菲便破口大罵了起來。

「哼哼!你以為你騙的了我么,舞菲?」趙洪德彎下了腰撿起了地上那裝有消聲器的手槍,對準了舞菲的頭。「沒想到陳雨夜竟然能喚起你的記憶,不過也僅此而已了,你本來就是個該死的人,現在也沒有用處了,去死吧1說著趙洪德就扣動了扳機,舞菲也是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1

「呼」

聽見這聲音,剛剛半隻腳踏入鬼門關的舞菲多少也能鬆了一口氣,因為這聲音就代表趙洪德的手槍沒子彈了。

「運氣不錯嘛。」趙洪德換上一個新的彈夾,又對準了舞菲。「那麼希望你這次運氣也能這麼好。」

「砰1

趙洪德剛說完,房間里就想起一聲槍響,不過趙洪德卻確實往後倒了去。等他再爬起來的時候,已經有不下十支槍的槍口抵住了他的腦門。

舞菲本來都在心裡默念,希望下輩子能和陳雨夜有個好結果,不過局勢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翻轉了,等她睜開眼睛的時候,自己的面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有十幾個手持半自動步槍的武警,正把槍口對準了趙洪德。

「你就是趙洪德,雨哥口中的那個混蛋吧。」

李安綁這個時候從外面走了進來,扶起倒在地上的舞菲道:「不好意思,我們來晚了。」

「你們」

舞菲不明白,這群警察為什麼會突然出現,而且聽他剛剛所說的,好像還是陳雨夜安排的,難道說陳雨夜沒有去外地。

「小嫂子,不用看了,雨哥不在。」李安綁見舞菲張望著自己後面,於是道。「這些都是雨哥臨走之前安排的,現在看來,他果然是神機妙算。」

趙洪德聽是陳雨夜安排的,也就想通了事情的起因。他笑道:「好吧,這次算我栽了,不過麻煩你轉告陳雨夜,下次,我一定不會再饒了他的。」說完他竟然破窗而出,順著管道一直往下滑。

武警見狀,舉槍就像射擊,不過連忙被李安綁給阻止了。

「不行,雨哥吩咐過,如果不能在沒外人的情況下殺了他,就由他去吧。」

「為什麼?」舞菲不解道。

「我也問過這個問題,雨哥給我的回答是,趙洪德的老爸在上面好像是個大官,如果不能確保趙洪德被殺后他的屍體被外人看見,最好是不要動手,以免惹上殺生之禍。」

雖然聽了李安綁的解釋,不過舞菲還些不甘心,這次沒能殺掉趙洪德,那麼他還會威脅到陳雨夜的生命。

見舞菲的樣子,李安綁安慰道:「小嫂子,既然雨哥都這麼說了,那麼他自燃有他應對的方法,我送你回孤兒院吧。」

「嗯,好的。」舞菲答應了一聲,正準備走出房間,又止住了身子。「等下,你剛剛叫我小嫂子?」

「對埃」李安綁曖昧的笑了起來。「雨哥這麼在乎你,不叫你嫂子叫你什麼埃」

舞菲臉一下子紅了起來,雖然她挺樂意別人管他叫嫂子的,不過一下子也難以適應。

李安綁見舞菲這個嬌羞的樣子,不由的撲通心跳了一下。心想,雨哥不僅女人不少,而且怎麼一個比一個漂亮,再想想自己,哎五姑娘代表我的心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