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七十一章東尚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一章東尚志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晚上七點鐘的時候,從普洱市飛往南廣的飛機降落在南廣國際機場,羅艾麗玩著陳雨夜的手,一臉笑容的下了飛機。由於羅艾麗行李搬回了家,索性她決定今晚在家睡一晚。陳雨夜把她送回家后,看了看時間覺得還早,回家也沒什麼好玩的,於是打電話給凌風還有龍津,讓他們到火舞一聚。

陳雨夜率先來到了火舞,這裡的生意依舊是那麼的火爆,陳雨夜坐在吧台無聊的等待著兩個好基友的到來。

「叮叮叮1

在等待的過程中,陳雨夜的手機響起了,他走出酒吧,拿起手機看著上面的電話,是一個沒打備註的。他接通的電話。

「喂?」

電話那頭的人久久沒有說話,陳雨夜隱隱的感覺到有點不對,「喂,請說話。」

「是我。」

「原來是你這個混蛋,還沒死埃」電話那頭的人正是趙洪德,陳雨夜沒好氣道,「李安綁那些人還真沒用,既然沒有幹掉你。」

「呵呵,正抱歉,讓你失望了。」

「沒事,反正你都會死的,或死於我手下,又或死於我手下的區別而已。」

「既然你那麼自信,那我們玩個遊戲吧。」

「遊戲?」

陳雨夜隱隱的感覺有點不對勁,這貨說的遊戲絕對不會是那麼簡單:「你想怎麼樣?」

「我今下午在思愛孤兒院放置了幾顆炸彈,時間設定的今晚十二點爆炸,怎麼樣,很刺激吧?」

陳雨夜的瞳孔劇烈的收縮了一下,沒有再跟他廢話的掛掉了電話。然後馬上就攔下一輛的士坐了上去。

「師傅,去思愛孤兒院1

趙洪德這個時候坐在離思愛孤兒院不遠的咖啡廳里,身邊坐著一個正打著,男人三十歲左右上下,長得很帥不過穿著比較邋遢。

收起電話,趙洪德拍了拍男人:「該起床做事了。」

「嗯」

男人伸了一個懶腰,睜開眼睛看了一眼趙洪德:「放心吧,等會他們會把我叫醒的,你先走就是了。」

趙洪德站起身:「等會陳雨夜就來了,預祝你成功。」

男人給趙洪德打了個ok的手勢,趙洪德才滿意的離去,而趙洪德剛剛離去,那個男人又是倒在椅子上睡了過去。

在陳雨夜的催促下,司機用了十分鐘來到了思愛孤兒院,陳雨夜丟下一百塊錢就沖了出去,然後急急忙忙的撥通了洪大宇的電話。

「死胖子,我需要你。」

洪大宇本來還想問陳雨夜這個點打電話幹嘛,哪知道他突然冒出這麼一句來,洪大宇感覺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我操!老子不搞基1

「你妹夫,我也不搞。你趕快派幾個拆彈專家,牽幾條會搜索炸彈的狼狗來思愛孤兒院,趙洪德那王八蛋放這裡裝了幾個炸彈。」

「好吧,我馬上聯繫。」

洪大宇聽陳雨夜的語氣不像是在開玩笑,於是答應了一聲就掛掉了電話。

陳雨夜收起電話后,趕緊衝進了孤兒院找到了舞菲兩姐妹,把這孤兒院里有炸彈件事情告訴了他們。他們先是一驚,然後馬上帶領陳雨夜來到了校長所在的寢室,校長聽說這件事情后馬上就帶著幾個保安疏散孤兒院里的孤兒和職工。等人員全部撤出來的時候,洪大宇派過來的拆彈專家還有幾條受過訓練的警犬也來了,這次依舊是李安綁帶隊。

李安綁眼尖,一下車就發現了正和舞菲還有舞蝶聊著天的陳雨夜,他走上前:「雨哥,你真的回來了啊,我還以為局長跟我開玩笑來著。」

「好了,你們先後退點吧。」陳雨夜對舞菲兩姐妹道,然後手搭在李安綁的肩上把他帶到了一邊。「人都來了?」

李安綁指了指正在等候命令的一名拆彈專家還有幾名拿著槍的警察。他們的手裡都各自牽著一條警犬。陳雨夜滿意的點了點頭,上前跟幾個人打了聲招呼,便走進了孤兒院里。

經過一番搜查,果然是在幾處不顯眼的地方發現了幾顆定時炸彈,拆彈專家小心翼翼的拆下炸彈后,陳雨夜那一直提著的心才總算是放了下來。

「好了,任務也算完成了,雨哥,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撤了。」李安綁和陳雨夜還有其他人走出孤兒院道。

陳雨夜點了點頭,李安綁便帶著一群人喝拆下來的炸彈走了。

「好了,沒事了!大家可以進去了。」

陳雨夜大聲的對著孤兒院里的人到,大家庭陳雨夜這麼說,鬆了一口氣走了進去,不過舞菲卻遲遲的沒有進去。

等人都走光后,她把陳雨夜拖到一邊,小聲道:「雨夜哥哥,這次是趙洪德那個混蛋乾的,對不?」

陳雨夜點了點頭,揉了揉了舞菲的頭:「好了,你也別擔心了,那混蛋太自信了,他有張良計,我就沒有過牆梯么。」

「不!他的用意絕對不是想炸掉孤兒院。」舞菲面色凝重的看著陳雨夜。「我跟了那混蛋也有半年,他是什麼性格我很清楚。如果他真的想炸掉孤兒院絕對是不會告訴你的,就算要告訴你也只會給你留很短的時間。雨夜哥哥,要不今晚你就在孤兒院睡吧,我擔心一會你回去的路上出事。」

「沒事的,不管他耍出什麼花樣,我都會沒事的。」陳雨夜捧著舞菲的臉,親了一下。「好了,我一會還有約,你先進去吧。」

見陳雨夜不肯留在孤兒院,舞菲只能是再三的提醒他小心,陳雨夜多次保證后,舞菲才走進了孤兒院。陳雨夜也是攔下一輛路過的的士回到了火舞。

晚上十點半,三個人醉醺醺的走了出來,互相寒暄了幾句便閃了,陳雨夜坐車回到了自己所住小區的門口,剛下車的時候,胃裡一陣翻騰,他趕緊扶著路邊的電杆就吐了出來。

「嘖嘖,都醉成這樣了埃」

「誰1

陳雨夜轉過身,看見一個穿著有點邋遢的男人站在自己身後,他皺起眉頭:「你是誰?」

「雷鋒。」男人笑道,把手上的水扔給了陳雨夜。「喝瓶水清醒一下吧。」

陳雨夜伸手接住了水,不過沒有打開,眼神緊緊的看著男人。這男人沒病吧,半夜給自己送水?

男人見他一直看著自己,搖了搖頭走上前,打開了那瓶水,往嘴裡倒了點然後一口咽下:「沒毒的,快喝吧。」

「難道真是雷鋒?」

陳雨夜見這水好像真沒毒,嘴巴這個時候也難受,便咕咚咕咚的喝完了一整瓶。男人見他喝完,又笑了起來:「這就對了嘛,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東尚志。」說完那人的袖子里掉下一把刀,他一下子就接住刀刺向陳雨夜。

陳雨夜在聽到東尚志的時候就在心裡大喊糟糕,反應很快蹲下了身子躲過這一刀,不過自己還沒來得及反擊,就感覺肚子挨了一腳,一下子摔倒在地。

「媽媽個吻的,趙洪德啥時候認識的這貨。」

陳雨夜一臉痛苦的倒在地上,心底卻苦笑了起來。這東尚子別人不認識,可是作為雇傭兵的陳雨夜不會不認識,那可是和他還有趙洪德馳名的傭兵界人物,三個人基本上都是鬼見愁的貨色,沒想到這趙洪德竟然有辦法請動他。

東尚志見陳雨夜倒地,一下子就刺向陳雨夜的頭,陳雨夜就地一滾,一腳掃倒了他。站起身後退了兩步。

「動作挺快的嘛。」東尚志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不過,今天我只能對你說抱歉了,你遇上的對手是我。」

陳雨夜本來還想搞清楚他為什麼要幫趙洪德,不過聽他這話是不打不行了,索性他也不說了。對東尚志擺了擺手:「那你來埃」

東尚志見他那動作,露出一個魔鬼般的笑容,舔了舔刀口就沖向了陳雨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