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七十八章如此照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八章如此照顧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一年級辦公室外面都快被擠爆了,外面圍觀的本來只有一年級九班的學生,接過大家見他們在圍觀,於是紛紛的圍上來看個稀奇。作為被圍觀的對象,裡面的四個人臉紅的站在陳雨夜面前。

陳雨夜盯著他們看了許久,剛想開口的時候,姜維一臉哀求道:「老師,這種事情內部解決可以不啊,這大庭廣眾的,多不好意思埃」

姜維此話一出,王玲玲等人都是在心裡對姜維豎起了大拇指,這話也只有他敢跟陳雨夜這麼說,上次他就是這樣逃脫了被點名的災難,這次說不定也行。

「我有說什麼么?」陳雨夜笑了笑,指了指角落裡那幾張空著的凳子。「你們把凳子端過坐下吧,我的特殊照顧,站著可完成不了。」

四個人聽陳雨夜這麼說,都是很不解的看了看他,不過還是照做把凳子端過來坐在了他旁邊。

「這是答案,你們四個幫我把試卷給改了。」陳雨夜把試卷和答案遞給了他們道。

「啊?」

四個人呆看著陳雨夜,莫非這就是他所說的特殊照顧,這貨明顯是想偷懶嘛。

陳雨夜拍了拍他們的肩膀:「好好加油吧,我看好你們,我出去抽根煙,改好了打我電話。」

「滾粗,有你這樣的老師么?」

四個學生在心底咒罵著陳雨夜,不過現在也只能是乖乖的照著答案幫他改試卷了。

見陳雨夜走了出來,外面的圍觀學生一下子就散了,陳雨夜趴在二樓的欄杆上,拿出煙點上,看著辦公室裡面四個修改試卷的學生,自己以前跟他們一樣也曾經作弊,結果嘛——也被老師罰改試卷了。

「哎黃老師,你在那邊還好么?」

陳雨夜想起了自己高中時期,唯一一個有好感的老師。那是個剛畢業很漂亮的女老師,陳雨夜記得其他的課都沒聽,就她的英語課,他聽的津津有味而且還認真做了筆記的。當然漂亮是一部分,再漂亮的女人如果只有外表的話,最多也就能吸引人一段時間而已,能夠讓一個人經歷過風雲的男人還不忘記的人,要麼是仇人,要麼就是內心最思念的人。

她很特別,陳雨夜記得,老師的第一堂課第一句話就是告訴同學們,課堂上我們學到的東西大部分其實是沒用的,要多接觸社會才能成才。也是因為這句話,陳雨夜記住了她。她從來不布置作業、從來不罵自己的學生、即使是同學們想整她,她也是笑嘻嘻的面對大家。同學們私下都說這個老師會不會是腦子有問題,不過一切的一切都讓陳雨夜感覺到一種很特別的感覺,那老師絕對不是傻。

最讓陳雨夜記憶深刻的就是,自己有次考試作弊被逮住的狼狽樣子。

自己也是這樣被黃老師給帶到了辦公室,陳雨夜當時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心想大不了就是抄抄卷子之類的。

「你幫我修改試卷。」

這句話陳雨夜至今都還記得那麼深刻,就如同那平靜的湖面,就算是一片葉子也能能讓水面泛起水波。

陳雨夜當時很不解,不過也是照做的。陳雨夜的學校可不像現在蒙蒂高中這樣,一個班就三十個人,他們班上可是足足有五六十個人,而且只有自己一個人修改試卷。自己寫的手酸了都沒改好,心中不由得開始有些記恨起這個老師來了,因為她這根本就是變相的體罰嘛。

陳雨夜在辦公室里,花了接近兩個小時,才把試卷全部修改完,此時他的手幾乎就快抬不起來了。

「修改好了么?」

黃娟一臉笑容的走了進來,遞給了陳雨夜一瓶可樂。「現在老師跟你好好聊聊吧。」

「哼,有什麼好聊的,想先一棍子又來顆糖么?」陳雨夜對她的話很不以為然,這種手段是一般老師慣用的,看來她也不是最特殊的那個。

黃娟並沒有在意陳雨夜的話,伸手摸了摸陳雨夜的頭,陳雨夜本來還想閃開的,不過黃娟就像個調皮的大姐姐一樣,非要摸到陳雨夜的頭才算罷休。

「好了,你現在到底想怎樣?」陳雨夜最後無奈的還是讓她摸著了,被人摸頭的感覺真的很不爽的說。

「小屁孩,幹嘛用這種口氣跟老師說話。」黃娟始終保持著微笑,「好了,不跟你說廢話了。告訴老師,你剛剛是什麼想法,真實的哦。」

「我想殺了你。」

「呵呵,可怕的誠實。」黃娟喝了一口可樂,繼續道。「其實呢,老師看見你作弊,何嘗不是這種想法呢?」

.......

「呵呵,其實是這樣的,老師是班主任,所以工資跟學生的成績掛鉤,其他科目我不能保證,不過我這科目我必須要提高你們的成績啊,不然的話,老師的工資就會被扣了。」黃娟雙手合十,一臉拜託的看著陳雨夜。「下次就不要作弊了好不好,老師可是一直把你們當朋友,朋友有難你不能不幫吧?」

陳雨夜承認,看見黃娟哀求自己那個樣子,當時還是騷年的他心撲通撲通的跳著,下意識就點了點頭,之後黃娟開心的跳了起來,帶著陳雨夜就出去吃飯,也算是補償了他修改試卷受的苦吧。

陳雨夜從飯店出來后就辭別了黃娟,他很詫異,如果說一棍子一顆糖,不應該是這種做法啊,他那哀求自己的樣子,好像真的不把自己當學生一樣。

接下來的幾天,陳雨夜真的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努力學習。讓凌風和羅艾麗都摸不著頭腦這陳雨夜到底在幹什麼。而陳雨夜也在詫異一件事情,那就是黃娟自從那一天後,就再也沒來過,學校的英語課也是高年級老師代課。

學校的考試如期進行了,首次平均分上了七十五分,這讓眾人都是很驚訝,而就在成績單發布的第三天,黃娟因為癌症去世了。

黃娟出殯那天,整個班級只有陳雨夜一個人去參加了黃娟的葬禮,在葬禮上黃娟的母親念了一封黃娟身前寫的信。整封信的內容大部分都延續了黃娟那傻傻獃獃的性格,聽著讓人有種想笑的感覺,不過整封信下來,陳雨夜還是聽得出她是真心的想改變現在這個社會的老師與學生之間的隔閡,讓自己真正的成為學生朋友。

「最後,老師要特別感謝一個同學,嘻嘻,那就是陳雨夜同學啦。謝謝你讓老師第一次有了當老師的感覺,我從來沒想過能夠說動你,沒想到在我臨死前還能收到你成績平均分達到七十五分的好消息,老師很欣慰。我始終相信只要完全信任一個人,而且那個人也感受到了的話,他就不會辜負你的信任,老師之前總是失敗,不過總算,現在我成功了。」

聽到這裡,陳雨夜本來就一直壓抑的眼裡滾落了出來。原來,被老師信任的感覺是這樣的,好特別、好熱、好咸......

「陳雨夜,學校里不準抽煙,你不知道么1

王倩影不住地什麼時候來到了他身旁,一把搶過他嘴巴上的煙,嬌斥道,「你身為老師竟然.....哭了?」

「你那什麼眼神。」陳雨夜抹了抹眼角,對王倩影翻了一個白眼。「這明顯是被煙熏的。」

「真的沒有哭么?」

「白痴1

陳雨夜再次賞賜了王倩影一個白眼,就走進了辦公室里,看著四個同學甩了甩手繼續修改試卷,陳雨夜的笑容不自不覺的就爬上了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