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七十九章絕對震撼的消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九章絕對震撼的消息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中午,蒙蒂高中食堂里,陳雨夜、舞菲、安明琪還有今上午幫陳雨夜改試卷的幾個人在一起吃法,不過改試卷那四個人是相當的鬱悶。這改試卷看似簡單,但是要對照著答案改那就麻煩了,幾個人一共花了一節體育課的時間才改出來,改完之後陳雨夜就請四個人吃飯,陳雨夜說的跟他以前老師說的不一樣,陳雨夜說的是「我請客,你們出錢」。幾個人在對他報以鄙視的目光后,張琳芃等人還是請陳雨夜吃了飯,沒辦法,誰叫自己倒霉被抓住作弊了呢?

「呼好飽。」陳雨夜吃光了盤中的飯,愜意的拍了拍肚子微笑道,「四位同學,讓你們破費了。」

「沒,沒事。」

張琳芃強行擠出一個比哭還難堪的笑容。沒事?沒事才怪,這陳雨夜吃了的那可是這個食堂最貴的菜啊,而且自己就算了,安明琪和舞菲上的也是最貴的,而且都是他們買單,幾個人此時都在心底咒罵著陳雨夜,尼瑪不知道點便宜點的埃

「沒事那你們慢慢吃,我還有事先走了。」

「老師你慢走。」

幾個人目送陳雨夜離開后,都是朝他離去的方向豎起了中指,他們也只能通過這種方法來表達他們的憤怒了。

陳雨夜吃晚飯後,閑來無事準備給魏靈兒打個電話,可是奇怪的是魏靈兒的手機提示是關機,陳雨夜百思不得其解,打給了林野,讓他打給派去保護魏靈兒的人,結果那邊的人彙報魏靈兒沒事,可能是手機沒電了。陳雨夜聽那邊這麼說,也就放下心了,剛準備回辦公室睡覺的時候自己的手機響了。

「這誰啊?」上面是陳雨夜不認識的號碼,難道又是趙洪德?接起電話,陳雨夜道,「喂,哪位?」

「嗨,陳雨夜,還記得我嗎,東尚志。」

「是你啊,有事嗎?」

「沒事我也就不給你打電話了,我現在就在離你學校不遠的「聖地茶坊」,你現在能過來嗎。」

陳雨夜本來想拒絕的,不過心想,可能他來找自己跟趙洪德有關,於是道:「好,你稍等。」

陳雨夜掛掉電話便走出了學校,那家茶坊里學校只有不到兩百米,陳雨夜走進茶坊就看見臉還沒消腫,上面甚至還貼著ok的東尚志,他一個人坐在靠窗的位置,眉頭緊皺的看著窗外。

陳雨夜走過去坐在了他的對面,對著服務員打了個響指:「來杯花茶。」

東尚志聽見聲音,轉過頭看著陳雨夜:「對不起,上次我騙了你。」

「我知道氨陳雨夜接過服務員送上來的花茶,喝了一小口繼續道,「我上次就說了,哪有人會被這種精緻的理由給唬了,那你這次來是想幹嘛?」

「我想取你性命。」

「你還真夠直接,我喜歡。」陳雨夜絲毫不在意,遞給東尚志一根后,直接也點上了一根。「不過,你應該不想這麼做吧。」

「對,所以我才找你商量來著。」東尚志把身子靠近陳雨夜,小聲道。「我需要你幫忙演場戲。」

「我為什麼要幫你。」

「因為我會用一個你沒有辦法拒絕的秘密跟你交換。」

「哦?」陳雨夜聽他這麼說,來了興趣,「說來聽聽看,如果我覺得這個秘密確實很重要的話,那麼我就幫你。」

「趙洪德準備買下思愛孤兒院的地皮。」

陳雨夜聽后一驚,這個消息確實很讓人驚訝,不過跟自己沒多大的關係。他搖了搖頭:「這跟我沒多大關係,我沒必要為了這個消息幫你。」

「哼哼,如果光只是這個消息,那我也就不跟你交換了,其實他買地皮是為了接近一個人,而這個人背後牽扯了一個重大的陰謀。」東尚志一臉很有把握道,好像陳雨夜聽了接下來的消息,一定會幫助自己一樣。

陳雨夜皺起了眉頭,他最討厭的就是賣關子了,「如果你再賣關子,我管你什麼理由,我一律不幫。」

「好吧,其實他是為了尚武。」

「尚武1

如果說剛剛只是讓陳雨夜小吃了一驚的話,那麼這個消息可謂是像一個炸彈一樣,他剛剛想的是他買地皮是想接近舞蝶,沒想到卻是尚武。

「這跟尚武有什麼關係?」

「聽說過唐京市三大家族吧。」

陳雨夜點了點頭,唐京市離京城比較近,自己以前在京城的時候就已經跟三大家族的人打過交道了。三大家族分別是梁家、劉家、尚家。梁家是軍工企業的龍頭,劉家和尚家涉及的領域都比較廣,雖然不是每行每業的龍頭,不過這兩個家族在天朝的影響力不可小視。莫非尚武跟尚家有什麼關係?這個念頭在陳雨夜的腦海里一閃而過,尚武如果真是尚家的人,怎麼會流落到里唐京市相幾千公里之外的南廣市來。

「你是想說,尚武是尚家的人吧。」

「不是我說,是已經得到證實了。」

東尚志拿出一個像mp3的東西,不過陳雨夜知道,這是一個竊聽器,他按下了了播放鍵。

「洪德兄,我有件事情找你幫忙。」

「哦,尚林兄可是堂堂尚家的長子,你也有事情求我幫忙。」

「這件事情我不好出面,再說這件事跟你家和你的老仇人有關係。」

「說來聽聽。」

「事情是這樣的,我家老頭子不知道從哪裡聽說,以前他偷情剩下那個野種沒有死,只是被那個賤人送給了一對人家收養了。以前我媽還在世的時候他不敢有動作,現在我媽死了,他就開始滿世界的找那個賤種了。」

「那這事跟我老仇人又什麼關係?」

「哼哼,老頭子肯定不知道,我已經率先查到了那個賤種的消息,並且給了他的人一點錯誤的消息,不過這點錯誤的消息估計也撐不過半年,他們還是會找到他。那個賤種就在南廣市,而且他現在的女朋友就是安蝶,呵呵,夠巧合吧。」

趙洪德沉默了幾秒鐘,又道:「我能從這件事情當中獲得什麼好處。」

「好處就是,我可以幫你剷除陳家跟安家這兩個障礙,讓你父親在高層的位置更加的穩當,你父親獲利了,你自然也就跟著獲利。雖然他們兩家在京城有點勢力,不過我尚家動動手指頭,他陳家和安家就會灰飛煙滅。」

「好,成交。」

「滴1

東尚志關掉了錄音,陳雨夜已經是滿臉的驚訝了,剛剛那一段錄音里如果是真地的話,那麼自己已經知道了三個讓自己震驚的消息了。第一個是尚武是尚家的人,第二個是尚家準備對自己父親動手,第三就是錄音里的安蝶,尚武的女朋友明明叫舞蝶,怎麼在尚林的口中就變成了安蝶。

東尚志見陳雨夜那一臉震驚的樣子,就知道有戲:「怎麼樣,我可是一次性提供給你這麼多消息,這筆買賣是賺是賠,你自己考慮吧。」

陳雨夜又思考了一會,才抬頭看著東尚志:「你能告訴我,這段錄音你是從哪裡得來的么?」

「趙洪德那裡得到的。這是兩個月以前的錄音了,當時我在歐洲那邊辦事,眼看要失敗了結果趙洪德救了我和我兄弟一命。」說到這裡,東尚志的表情就變得憤怒了起來。「本來我還挺感激的他,哪知道那個王八蛋竟然把我們全部關進了監獄里,讓我對付你,你我也聽過,我當時覺得這和送死沒區別就沒答應,他說給我兩個月考慮的時間,到期就殺掉我全部的兄弟。本來有次我和我弟兄準備一起潛逃,結果被趙洪德發現,那次我的兄弟死了有三十幾個人,我沒辦法才答應了他,結果他走的時候我看到地上有個竊聽器,我就偷偷的藏了起來。我想他是怕尚林耍賴錄下的,好讓他不得不履行自己的諾言。」

陳雨夜點了點頭道:「好吧,我姑且相信你,你要我和你怎麼演戲。」

「被我殺死。」

.......

從茶坊里走出來,陳雨夜還處於震驚中,剛剛那些事情,如果說給一個普通人,那人絕對會破口大罵,「傻逼,你電視劇看多了吧?」

回到學校的時候,學校已經上課了。陳雨夜來到了九班的後門,通過後門的玻璃看著尚武、舞菲兩個人,沒想到這兩個孤兒的身世這麼的不簡單,安家雖然比不上尚家,不過那也不能小視的,沒想到舞菲也許應該叫他安......等下。

陳雨夜這個時候看了看安明琪,又看了看舞菲,以前陳雨夜就覺得兩個人有點相像,那種相像不單純的是指面貌上的,而是眉宇之間的那種氣質吧,這安明琪也姓安,莫非......

陳雨夜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怎麼可能有這麼扯淡的事情,安明琪可是左威的女兒,不可能的,絕對不能。」

陳雨夜抱著疑問回到了辦公室,坐在自己位置上思考著這一切的一切。安明琪在南廣,舞菲兩姐妹在普洱,而安家是在京城,如果說他們是三姐妹的話,那麼也太扯了吧。最後陳雨夜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人的電話,儘管自己很不願意跟這個人聯繫,不過現在這種情況下,也只有這個人能夠解答自己全部的疑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