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八十章解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章解答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喂。」

聽著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陳雨夜一時間竟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了。

「請說話,不然我就掛了。」

「別掛,老——爸,是我。」

「嘟嘟嘟嘟」

「我去,這老東西有病吧。」陳雨夜又從新撥了過去,心中不忿道,「尼瑪我鼓起勇氣給你打個電話,你竟然等我亮明身份就給我掛了,就算你是我老子,我也要說句媽媽個吻1

「喂,老傢伙,你幹嘛掛我電話1從新接通后,陳雨夜已經沒有了剛剛的緊張,他怒斥道。

電話那邊沉默了幾秒才開口,「呼這才是我那不孝子嘛,剛剛果然是我接電話的方式不對。」

陳雨夜被自己老爸的回答弄得差點一口老血就吐地板上了,「去你的,沒時間跟你廢話。老頭子,我想問你,安叔叔家是不是有三個女兒下落不明。」

「你小子從哪裡聽說的?」

「這你就別管了,你就說是或者不是吧。」

「是。」

陳雨夜聽到這個字,簡直就如同一道閃電從自己頭上劃過,這太扯淡了,那怎麼解釋,安明琪在南廣,而舞菲、舞蝶在普洱。

「你還有什麼想問的么?」

「有,我找到她們三個了。」

「什麼!你怎麼找到的。」

電話那頭的聲音聽起來很激動,陳雨夜道,「說來很扯淡,但世事就是這麼巧合。」

「咱能把廢話跳過,說重點么?」

「好吧......」陳雨夜把和安明琪還有舞菲、舞蝶兩姐妹的事情告訴了自己的父親。至於尚武,陳雨夜選擇性的把他的橋段給切了,尚武的事情陳雨夜不想告訴自己老爸,這件事情陳雨夜另有打算。

聽完陳雨夜所說的之後,陳父沉默了許久,才又開口道,「照你這麼說,原來那兩個丫頭是流落到普洱去了,恩,她們現在在哪?」

「兩個在我班上,一個在孤兒院,好了,老頭子,你還是告訴我吧,到底為什麼他們三個會被分散到普洱和南廣?」

「好吧,這件事情也該告訴你了。」

「也該告訴我?」這話陳雨夜聽著怎麼有些彆扭,難道說,這件事情自己本就應該知道,還是說,這件事情跟自己有關。

「十四年前你被送到南廣市,當時我和你母親說的是為了培養你的獨立能力,其實不然。當時的實際情況是,上面要大洗牌,而我和你安叔叔都在有可能被洗下去之列,當時我們兩個人因為一些官場方面的恩怨,跟一個叫趙將的結仇了,他兒子你也認識,叫趙洪德。如果我們一旦被洗下去,那麼絕對會是滅頂之災。當時我和你安叔叔覺得有可能就大難臨頭了,本想把你們送出國的,哪知趙將那個混蛋竟然用了一些不幹凈的手段阻止,我們也沒辦法,只好是秘密的把你們交給選好的普通人家讓他們帶走,之後我和你安叔叔很幸運的沒有被洗掉,我是想就等你小子在外面吧,說好是讓你獨立的,這一下子又把你接回來那不是個事。可是你安叔叔就慘了,三個女兒,全無音訊,唯一所知的就是有一個女兒跟你在同一個城市。」

陳雨夜聽完自己父親所說的,茅舍頓開啊,照他這麼說,那就也不難解釋為什麼安明琪在南廣,而舞菲、舞蝶在普洱了。

「喂,喂,你小子又在聽么1

「有在聽,整件事情就是這樣了么。」

「不然還能怎樣,那三個女孩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都挺好的,好了,這消息你先告訴安叔叔讓他安心,過段時間我會親自把她們帶回去的。」

「好吧,你老子我要去開會了,就不和你小子閑扯了。」

「趕緊滾吧,一會趕不上二路汽車了都。」

陳雨夜收起了電話,微笑的趴在桌子上睡下了,這謎團被解開了,心情自然也沒有剛剛那麼沉重了。

放學的時候,陳雨夜發簡訊讓舞菲、尚武和安明琪三個人在到停車場來,然後載著他們三個就朝著思愛孤兒院而去。三個人都是很奇怪陳雨夜為什麼要去孤兒院,難道是因為他想送尚武回去?

等到了孤兒院的時候,陳雨夜又叫三個人下了車,然後帶著他們就來到了舞蝶的房間,舞蝶的反應和三個人一樣,也是很奇怪陳雨夜的舉動。

「好了,我也不跟你們廢話了。」陳雨夜坐在椅子上看著四個人,「今天我把你們叫到一起,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跟你說,是關於你們四個的身世,你們要做好思想準備。」

四個人一聽是有關於自己身世的,都是繃緊了神經,等待著陳雨夜的下文。

陳雨夜在心中措詞了許久,才道:「小菲、小蝶,其實你們倆跟安明琪是姐妹。」

「什麼1

三人聽見陳雨夜的話,都是大叫出聲,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其中安明琪最為激動,原來這不是她的猜測,這是真的。

「你們先別激動,聽我慢慢說好吧。」陳雨夜對他們坐個了放輕鬆的手勢,見他們的情緒都穩定了不少,才繼續道,「其實小菲、小蝶你們兩個不姓舞,你們倆姓安,你們是安明琪的姐姐,是我叔叔的女兒。」

「老師——我。」安明琪這個時候眼睛已經紅了,她看了看舞蝶和舞菲,又看了看陳雨夜,不過情緒太過於激動,她現在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陳雨夜微笑的站起身:「你們三姐妹先好好聊聊吧,尚武你跟我出來。」說罷,他帶著尚武就走了出去。

剛剛走出門不遠,就聽見房間里傳來了震耳欲聾的哭聲,尚武這個時候有點擔心:「老師,她們沒事吧?」

「你現在應該擔心你自己。」

「我怎麼了?」

陳雨夜把她帶到了走道鏡頭的窗戶邊,陳雨夜看著外面良久才道:「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世。」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尚武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既然他們以前能把我丟掉一次,那麼誰可以跟我保證沒有第二次呢。所以老師你還是別說了,我對我家人真心不感興趣。」

「你小子挺倔的嘛1陳雨夜拍了尚武的背兩下笑道,「既然你小子不想知道,那我也就線不告訴你了,不過你要記住一點,好好保護自己,一旦有狀況,給我打電話知道么?」

尚武雖然不明白陳雨夜怎麼突然這麼關心自己的安危,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等他倆再回房間的時候,三姐妹已經停止了哭泣,聊起了一些小時候的事情,陳雨讓夜舞菲和安明琪今晚就在這睡了,畢竟三姐妹應該有很多話要說。而自己現在,就要去幫東尚志演戲了。

南廣市西郊,那裡由於還沒有開發,所以大部分都是荒廢的瓦房和雜草地。東尚志這個時候正躺在野草上,嘴裡叼著一根剛摘下的狗尾巴草,很是悠閑的哼著小曲。

「嗶嗶1

聽到鳴笛聲,東尚志站起身子,看著大眾車裡的陳雨夜,他吐掉嘴裡的狗尾巴草,拿起放在一旁的匕首,就朝著他快速的沖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