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八十一章逃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一章逃脫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晚上七點鐘,西郊,此時東尚志正躺在在魏靈兒的車頭抽著煙,他臉上和手臂上有多處傷口,血不停的從裡面冒出來,離他不遠的地方,陳雨夜雙目緊閉的躺在地上,身上也是有多處的傷口,不知死活。

一支煙抽完,東尚志拿出手機撥通了趙洪德的電話。

「喂,我已經搞定了,你可以過來驗貨了。」

「我馬上過來。」

掛掉電話后,東尚志把衣服撕成條狀,把那些流血不止的傷口先綁上。等綁好的時候,趙洪德也驅車來到了他所在的位置。

打開車門,趙洪德就注意到了,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陳雨夜,一臉笑容走向東尚志,到他甥用腳踢了踢躺地上陳雨夜,滿意道:「乾的不錯,走,我先帶你包紮一下傷口,然後慶功。」

「不用了,我的事情做完了,你是不是該放了我的兄弟們。」東尚志這個時候可沒心情慶功,他現在只關心自己兄弟的安危。

「我說過的事情我肯定會做到的。」趙洪德說著就拿出了手機,「喂,是我。把東尚志的兄弟給放了。」說完,微笑的看著東尚志,「這樣你滿意了嗎?」

「恩,我很滿意。」東尚志臉上掛上了冷笑,他後退兩步對著地上的陳雨夜道,「你可以起來了。」

「恩?」

趙洪德還沒有搞清楚情況,地上的陳雨夜就如箭一樣射了起來,一拳狠狠的打在了他臉上,趙洪德後退兩步,穩住身形看向前方的時候,陳雨夜已經聚拳來到了他身旁,他身子一低躲過了這拳,等他站起身的時候,陳雨夜又來了。

「砰1

陳雨夜倒地滾了兩圈,躲過了飛來的子彈,等他在地上穩住身子,看著趙洪德手上那把冒著青煙的手槍,不由驚嘆趙洪德拔槍的速度比以前要快上許多。

趙洪德冷哼了一下,準備扣動扳機的時候,東尚志一腳踢飛了他的手槍,等他想打趙洪德時候,趙洪德已經一腳把他給踹到在地。東尚志由於之前為了演戲演得像一點,跟陳雨夜那可是真刀真槍的打了一架,弄得也是滿身的傷口,此時傷口處傳來的疼痛,讓他只能是躺倒在地,動彈不得。

「哼哼,竟然敢騙我,不過我也不笨,剛剛那個電話,我根本就沒打給中東那邊的兄弟,只是讓他傳個話而已,不過現在看來,這已經沒有必要了。」趙洪德冷笑道,轉身找被他踢飛那把手槍,等他轉過身去的時候,陳雨夜已經拿著那把手槍頂住了他的腦袋。

「我們總算是見面了,趙洪德。」陳雨夜微笑的看著趙洪德,把槍用力的頂在趙洪德腦袋上。「你和以前一樣,渾身都透著一股人渣的味道。」

「呵呵,彼此彼此把。」趙洪德沒有恐懼,面帶微笑的把自己的手機拿起晃了晃,上面顯示的是通話狀態,「我想你明白,這代表什麼吧。」

陳雨夜的笑容沒了,換上了一副兇惡的表情:「你就這麼有把握,我不殺你。」

「別裝了,你騙不了我的」趙洪德聳了聳肩,一副很輕鬆的樣子,「根據我對陳雨夜的了解,如果他要殺人,絕對是不會廢話的。你說對嗎,陳雨夜。」

「你贏了。」陳雨夜退後兩步,不過槍還是指著趙洪德。「下次見面的時候,我絕對會不會再給你逃脫的機會。」

趙洪德笑而不語的坐上了自己的車,然後駕車離去了。

陳雨夜見他車子離開,憤怒的把手槍摔在地上,嘴裡問候著趙洪德的祖宗十八代,這次可是殺掉趙洪德最佳機會,很明顯這次不能殺掉趙洪德,下次一定不會有這麼好的機會了。

「對不起,我不應該問趙洪德我兄弟的事情的。」東尚志此時一臉抱歉的看著陳雨夜道。

陳雨夜撿起地上的手槍,擺了擺手:「沒事,反正他最後一定會死在我手上的,走吧,我帶你去包紮一下。」

東尚志點了點頭跟著陳雨夜上車離去了。

回到家的趙洪德,一臉憤怒的躺在沙發上。他沒想到東尚志這混蛋竟然出賣自己,還好自己剛剛剛剛那電話沒掛,不然的話他一定就掛了。

「老大,你沒事吧1

電話里這個時候傳來了焦急的聲音。

「沒事,你通知一下中東那邊的兄弟,把東尚志的人全部給殺掉。」

「老大,其實我剛剛就想說來著,東尚志的人」

電話那頭突然沉默了,趙洪德就感覺不對勁:「別跟我賣關子,東尚志的人怎麼了?」

「我剛剛得到消息,押著東尚志兄弟的據點被攻擊了,攻擊我們的是猛虎團」

「啪1

趙洪德沒有聽完對方人的話,就把手機摔地上,牙齒緊咬的看著前方,心中恨不得把陳雨夜給撕了。

其實中午的時候,東尚志只是跟陳雨夜商量如何演戲,不過陳雨夜考慮到了趙洪德詭計多端這一點,所以讓東尚志告訴了自己他和他兄弟之前被關押的地點,然後把這件事情告訴了虎子。

虎子接到陳雨夜的電話就想抄起傢伙衝過去,不過陳雨夜讓他先埋伏在附近,等自己的電話行動。剛剛在趙洪德來的時候,陳雨夜就按下了撥通鍵,而虎子也就在那個時候開始行動了,這樣既可以保證東尚志的兄弟得救,趙洪德也來不及從其他據點調集援兵。本來既可以幫東尚志救出他兄弟又能幹掉趙洪德。不過千算萬算,沒有算到東尚志竟然不放心陳雨夜,想打電話確認一下他的兄弟是不是都獲救了,這直接導致了陳雨夜根本沒辦法殺掉趙洪德,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他離去。

兩個人在羅剎醫院包紮好了傷口,就到了附近的路邊攤隨便點了一點東西填飽肚子。陳雨夜和東尚志兩個人吃飯的樣子簡直就像打仗一樣,看的其他座位的客人都傻了,心想,「這兩個人是剛從勞改隊里出來的么?」

酒飽飯足后,兩個大男人一臉愜意的蹲在路邊煙。

「接下來你準備怎麼做,想必這次以後,趙洪德會更加謹慎的。你要幹掉他的話,估計不會這麼容易了。」東尚志道。

「走一步算一步吧。」

陳雨夜倒真的是無所謂,目前的情況是只能等趙洪德出現的時候。不過還好,趙洪德這次的目標除了自己以外還有尚武,只要尚武還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就不怕他跑得掉。

東尚志看著陳雨夜那無所謂的表情,心中卻是深深的愧疚。0本來今天陳雨夜可以殺掉趙洪德,可就是因為自己對他的不信任導致了現在的結果。

「對不起,我」

「好了,我要走了,改日再見。」陳雨夜站起身伸出了手,「事情都發生了,自責也沒用,希望下次我們是以朋友的身份再見面。」

東尚志看著陳雨夜那面容,握住了陳雨夜的手:「一定的,好兄弟1陳雨夜微笑的和他握了握手,駕車離去了。

回到家后,羅艾麗見陳雨夜滿臉都貼著ok,少不了一陣關心,不過都被陳雨夜找借口異議搪塞過去了。

「真是的,都多大的人了,還不知道注意一點,你現在可不是一個人了。」羅艾麗見怎麼問陳雨夜都不說傷口是怎麼來的,有些不悅的坐在沙發上,氣呼呼的看著陳雨夜。

陳雨夜坐在她身旁,笑嘻嘻的抱住了她:「好了,我這不是都沒事了么,乖,笑一個。」

「哼1

羅艾麗別過頭不理陳雨夜,陳雨夜不停的撓她痒痒,臉上還做著這種奇怪的表情,最後羅艾麗忍不住還是被他逗笑了,「好了啦,你不說就算了,那你要保證,以後萬事都要小心。」

「我保證,我摸著咪咪對燈泡發誓。」陳雨夜摸著自己的左胸,雙手指著天花板道。

「噗,貧嘴。」羅艾麗笑著打了陳雨夜一下,然後一把抱住了他,「今晚上菲菲和琪琪都不在,我們是不是該珍惜這美好的夜晚呢?」

「對,是該珍惜這美好的夜晚,你先等我一下,我要準備準備。」陳雨夜在她的嘴巴上親了一下,然後就走進了廁所里,從流水聲可以聽得出,他是在洗澡。

羅艾麗雙頰緋紅的走進房間后就脫掉了衣服,裡面穿的是她今天特地買的情趣內衣。然後她又打開了床頭櫃,拿出了兩個高腳杯和紅酒。給兩個杯子倒上紅酒後,她坐在床邊想象著,陳雨夜看到她穿這個的時候,那色迷迷的樣子,哎呀,害羞死了。

半個小時過去了,羅艾麗幾乎快把整瓶紅酒都喝光了,可始終都不見陳雨夜進來。她穿上衣服走了出去,發現陳雨夜正興緻勃勃的坐在電視機面前,玩著fifa13。

「過他,好的,嘿嘿,單刀了,我就不相信,我這下子還不進球。」陳雨夜拿著手柄玩的津津有味的,絲毫沒有注意到站在房門口,正一臉無語看著她的羅艾麗。

「陳雨夜,我跟你拼了1

「哎呀,你幹啥啊,我的單刀球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