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八十二章教與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二章教與育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中午的太陽射進陳雨夜的房間,整個房間里一片狼藉,衣服、褲子、內衣等基本上分佈了整個房間,而陳雨夜赤身裸體的抱著同樣赤身裸體的羅艾麗正躺在床下。

「叮叮叮」

一陣手機鈴聲讓陳雨夜從睡夢中驚醒了過來,他皺起眉頭把手伸向了床頭櫃,拿起電話道:「喂。誰埃」

「陳雨夜1

電話里傳來了王倩影近乎是咆哮的聲音,不過陳雨夜倒顯得很淡定,「叫什麼叫啊,有事么?」

「有事么?我麻煩你看看現在的時間好么。」

陳雨夜聽王倩影這麼說,睜開了朦朧的睡眼,看了看室里牆上的掛鐘,上面正指向十二點半。

陳雨夜來的學校的時候,已經是一點多的時候了,他走進辦公室的時候,所有老師的目光都盯著他,這其中有同情的,竊喜的。陳雨夜剛坐下,周芸就坐在了他身旁:「雨夜,這次你這真心的玩大了。」

陳雨夜倒沒把周芸的話當回事,不就是翹課么,自己又不是沒幹過這種事情,他擺了擺手:「安啦,我不相信因為這件事情,學校就會把我開除。」

「那倒也不是沒可能。」周雲面露難色道,「今上午,我哥哥陪省教育廳的人來蒙蒂高中參觀,全校沒到的班主任就只有你一個,我哥哥說,他有可能都保不了你了。」

「放心吧,我會搞定的。」陳雨夜給了周芸一個淡定的手勢,然後就趴在桌子上睡覺。

周芸看著陳雨夜這個樣子,也只能是搖了搖頭,陳雨夜這貨簡直就是奇葩中的奇葩,有些時候一些大事他基本上都是不慌不忙的,不過有些時候卻為了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情急的團團轉。

下午三點,陳雨夜正準備去上課,剛走出辦公室就碰見凌風、蒲雪、王倩影還有三個年級主任陪著一大群人正走上二樓。雖然剛剛放了大話,不過看到這群人,陳雨夜還是不由的轉過身,想從另一邊的樓梯下去。

「咦,這不是我們日理萬機的陳老師么?」

張偉指著陳雨夜道,這時所有人的目光都對準了陳雨夜那準備逃脫的背影。

「操,又是這貨1陳雨夜這個時候在心底大罵張偉,不過還是轉過身,對著一群人笑道,「嗨,大家好,凌董、張主任你倆雜又帥了,蒲董、王主任你倆也是越來越漂亮了,恩,我有事就先撤了,大家吃好玩好埃」說完,陳雨夜本來想溜的,不過自己的衣服被張偉給拉住了。

「呵呵,多謝陳老師誇獎了,不知道日理萬機的陳老師是不是準備去上課啊?」

「對埃」陳雨夜此時雖然面帶微笑,不過心中卻已經把張偉殺了好幾遍了。

「我有個建議,不如我們去聽聽陳老師是怎麼上課的,局長和廳長不是想聽聽我校的精英老師上課么,陳老師的課我可是聽過,講得那是十分的棒。」

「不好吧,陳老師是歷史課,廳長,我覺得我們還選主課聽,你覺得怎麼樣。」陳雨夜上課怎麼樣龍津可是聽凌風說過的,上午陳雨夜沒來學校,廳長對他的印象本來就不好,如果這個時候再去聽陳雨夜的課,無疑是把他推入火坑當中。

「唉,龍局此言差矣,教育是不分主次的,既然張主任這麼鼎力推薦,那麼我等就隨同陳老師一起去吧,大家意下如何?」一個帶著老花眼鏡,五十多歲的男人詢問著身後的眾人。

見廳長都發話了,後面一群人紛紛附和道,跟有的趁此大拍馬屁,說廳長簡直就是關心教育的典範云云。

張偉見大家答應,一臉笑容的看著陳雨夜:「陳老師,請吧。」

陳雨夜做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然後一群人就走下樓,走進了一年級九班的教室里,然後端過空位上的椅子坐在了最後一排。

九班的同學見一大群人走了進來,都是有些不明白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個時候陳雨夜在講台上清了清嗓子:「好了,上課1

「老師好。」

一群學生拖拖拉拉的站了起來,要死不活的朝著陳雨夜鞠了一躬就坐下了。這時後排的眾人臉上的表情也是不一的。凌風、龍津還有王倩影三個人的臉上都是一副苦瓜臉。而蒲雪和張偉卻是暗爽的表情,如果這次陳雨夜在廳長面前丟臉,被開除那是沒跑的事情。

「好了,請同學們翻開書的第四十三頁。」

「老師,四十三頁到四十六頁昨天講過了。」

這時下面不知道誰吼了一句,然後就是全班就爆發出一陣陣的笑聲。

「呵呵,是嗎,那大家翻開四十七頁。」陳雨夜有些尷尬的笑道,看了看後排的廳長,他面帶微笑的看著陳雨夜,也不知道在想什麼。「今天我們要講的是秦朝中央集權制度的形成。」

陳雨夜剛剛說完,就見王玲玲舉起了手,陳雨夜道:「王玲玲同學,有什麼問題么?」

「沒事啊,我只是胳膊肘癢,我擾擾而已。」

「噗。」

王玲玲的話讓下面的同學都是捂嘴偷笑了起來,不過陳雨夜的臉卻是越來越黑了,王玲玲這明顯是玩自己嘛,平時也不見他有舉手提問什麼的,估計是看到有旁聽的人,想給自己難堪吧。

「好吧,我們接著講」

陳雨夜照著課本讀了起來,不過從始至終,陳雨夜都有用粉筆,也沒給同學講出哪些是重點。其實這也不怪陳雨夜,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哪些是重點。

「今天陳雨夜老師發揮不是很好埃」張偉道。「我記得上次看他上課不是這個樣子的啊,可能是因為他日理萬機的關係,廳長別介意埃」

「恩,確實不是很好。」廳長扶了扶眼鏡,臉上的表情略微的有些不對勁了起來。

「擦,這個賤人1

王倩影、凌風和龍津在心底鄙視著張偉,本來見廳長沒說話他們以為陳雨夜可能就這麼混過去,不過這個時候張偉這麼一說,廳長的臉色就有點不對了。

「好了,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吧,剩下的時間老規矩,大家自習吧。」

陳雨夜收起了書,對著後面的人笑了笑就走出了教室,後面一派的人竊竊私語了幾句,也是走出了教室。

「陳老師,請留步。」

剛剛走出教室沒多遠,身後就響起了白廳長的聲音。陳雨夜站住了身子,「廳長,有什麼指教么?」

白廳長上前了兩不,站在陳雨夜身前道:「指教談不上,不過我剛剛聽完陳老師的課,感覺有些失望,不知道陳老師你是怎麼進這所學校的。」

白廳長一句話讓蒲雪和張偉心裡樂了,張偉連忙上前道:「好像是王主任鼎力推薦他入校的。」

「哦,王主任,是這樣么?」白廳長這個時候看向了王倩影。

王倩影點了點頭,白廳長則不停的搖腦袋:「看來,蒙蒂高中是配不上四星級學校的稱號,走吧,今天的考核已經有了結果。」說完,他和龍津一行人走了出去。

見白廳長並沒有開除陳雨夜,而是把這一切的責任都算到了蒙蒂高中身上,張偉和蒲雪呆了。

「張主任,你的目的達到了?」

凌風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張偉,而張偉自知自己闖禍了,低頭不再說話。

「哼!我在這裡宣布,由於張偉主任給學校抹黑,我要辭退他年級主任一職1

「凌董,恐怕不妥吧。張主任為學校買了這麼多年力,說句不好聽的,他在學校任職的時間比您還久,你這樣做難道就不會讓老員工心寒么?」蒲雪道,「這件事的主要責任是在陳雨夜身上,我認為應該開除陳雨夜。」

「蒲董,你這恐怕是在護犢子吧,這件事情跟陳老師有和關係,要不是張主任說陳老師是精英教師,廳長怎麼可能去聽課1

「凌董,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蒲雪冷冷的看著凌風。「我蒲雪為蒙蒂高中可以說是嘔心瀝血,你竟然說我護犢子1

「是我說的,怎麼樣吧1

「你」

見學校兩個大佬級別的人物吵了起來,其他人自然是不敢插嘴,而作為吵架中心的兩個人物,兩個人都是不見了。張偉現在是跑回了辦公室,他相信他表姐能夠幫他擺平,所以還是不跟凌風作過多的口舌之爭。而陳雨夜則是跑出了教學樓,追著白廳長而去。

「白廳長,你等等1

陳雨夜在停車場追上了他們,展開雙手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陳老師,你這是什麼意思。」白廳長推了推眼睛皺眉道。

「我沒什麼意思,我只是想問白廳長一個問題而已,不知道白廳長可否聽我一說。」

白廳長擺了擺手,示意陳雨夜說吧,陳雨夜開口道:「不知道廳長能否為我解釋一下,教育的意思。」

白廳長不明白陳雨夜問這個問題是什麼意思,剛想開口的時候,陳雨夜又道:「好吧,您可能覺得我這個問題是白痴問題。那我換個問題,你認為是教人重要,還是育人重要?」

「這有什麼區別么,趕緊讓開,廳長可沒時間跟你瞎扯淡1白廳長尚未開口,跟在他一旁的人就不耐煩道,說著他還想上去把陳雨夜推開。

「曉光,你先別激動。」白廳長伸手擋住了他,眼睛看著陳雨夜道。「都重要。」

「兩者只能選其一。」

這個問題倒是難住了白廳長,不過這個時候他對陳雨夜的印象卻是好了很多,必進一個會關心育人的老師,都是好老師,「那陳老師你告訴我,兩者你會選哪個。」

「都眩」

陳雨夜此話一出,龍津不由的替他捏了一把冷汗,這陳雨夜是不想混了么,竟然敢打趣白廳長。

白廳長饒有興緻的看著陳雨夜:「哦,陳老師剛剛不是告訴我只能選其一么,你這答案與我的有何不同。」

「有,廳長說所得都選恐怕是指的是教育,而我所選則是育教。現育而後教,教人可能我會差那麼一點,不過我先能夠育人。」

在場的人都是沒聽明白陳雨夜到底在胡扯什麼,不過白廳長卻哈哈笑了起來:「呵呵,看來張主任所言不差,你果然是個精英教師。」

「過獎了,那麼廳長是不是不會降蒙蒂高中的星值了。」

「我有說過降星么?」白廳長拍了拍陳雨夜的肩膀,「陳老師,蒙蒂高中有你是他們的福氣,我相信以後你不僅會育人,還會教人的。」

「多謝誇獎。」

白廳長對陳雨夜笑了笑,然後就和一群還搞不清楚狀況的人上車離去了。

看著他們離去,陳雨夜這心底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還好自己口才了得,不然凌風就真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