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八十三章是他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三章是他啊!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就在學校兩個大佬要打起來的時候,白廳長的一個電話讓他們停止了爭吵。

「廳長,就剛剛陳老師那件事情,我想跟你解釋一下......」

「呵呵,凌董,不用解釋了,剛剛是我失言了。」

「啊?」

凌風本來還想著怎麼幫陳雨夜和學校說下情,不過白廳長這句話讓他懵了,這話嘛意思?

「陳老師是個好老師,蒙蒂高中能擁有這樣的老師,可以說是你們的福氣啊,呵呵,好了,我就是打個電話讓你放寬心,蒙蒂高中不但依舊還是四星級學校,而且如果能多兩個陳老師這樣的老師,我可以考慮一下把你們學校列入五星級的行列。」

「這......這......」凌風此時的心情從低谷一下子升到了空中,一時間竟有些不知道怎麼說了。

「好了,我有個電話進來,就先掛電話了。」

「好的,你忙吧。」

收起電話,凌風對蒲雪笑道:「蒲董,怎麼樣?」

由於是開的外放,其他人也是聽到了電話里的聲音,不過蒲雪就沒凌風和王倩影那樣滿面笑容,則是一臉陰沉著就離開了。

「好了,大家都回自己的崗位吧。」凌風笑道,然後也離去了。

陳雨夜這件事情很快在教師裡面傳來了,大家都在討論這件事情,不過被討論的中心,卻趴在辦公桌上睡覺。

「雨夜,醒醒。」

「恩」

陳雨夜揉了揉眼睛,坐直了身子,看著凌風和王倩影都在微笑的看著自己,「是你們啊,矮有事么?」

「噗,你自己看看周圍。」王倩影捂嘴笑道。

陳雨夜往四處看了看,咦?人哪去了。

見陳雨夜那呆樣,凌風笑著拍了一下他的腦袋:「我說大哥,都放學一個多小時了,要不是我叫你,估計你要睡到明天去了吧。快走吧,都等你呢。」

「等我?」

「對啊,今天你可算是立了大功了,作為學校校董的我,怎麼能不宴請一下學校的恩人呢。」

陳雨夜想了想,琪琪、舞菲還有蘿莉這會一定還在家等自己,拒絕道:「算了,家裡還有人,我先撤了。」

「你家裡那兩個小丫頭說今晚上去孤兒院睡,羅艾麗和龍津兩個已經在火舞等我們了,快點吧,別拖拖拉拉的了。」凌風說著也不等陳雨夜怎麼說,就拉著他往外走去。

幾個人來到火舞后,走進了vip包房陳雨夜便打電話叫外賣,中午出來的比較著急,午飯也沒吃,現在肚子早就餓得不行了。點好菜之後,幾個人就閑聊了起來,聊著聊著,龍津就講起了下午陳雨夜和白廳長的對話

「雨夜,今天你跟白廳長到底說的什麼啊?」龍津好奇道。「什麼育人,教人的,我一句話都聽不懂。」

「以你的智商,不理解也是應該的。」陳雨夜調侃了龍津一句,甩了甩那短劉海。「其實也沒什麼,就是亂說。沒辦法,口才太好了。」

「啊呸,你就得意吧。」王倩影坐在羅艾麗旁邊,白了陳雨夜一樣。「你也就貧貧嘴,還口才,這倆字你認識嗎?」

「我同意倩影說的。」

「嘿,還不信是吧。」見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口才好,陳雨夜站起身,挽起了袖子。「我今天還就專治各種不服。」

「好啊,我也喜歡挑戰你這種專治各種不服的人。」凌風見有樂子找了,一下子也來勁了,他站起身和陳雨夜兩個對視著。

「嘿嘿,想挑戰可是要付出代價的喲,你確定要玩?」

「怕你不成。」

兩個人面帶邪笑的對視著,陳雨夜伸出了手:「還是按照老規矩來么?」

「當然。」

凌風拍了一下陳雨夜的手掌,兩個人就打開門走了出去,三個人紛紛都是走到門口,看看這兩個貨到底要幹嘛。

陳雨夜和凌風兩個坐在了吧台,眼珠子不看著眼前的眾人,好像在尋找著什麼。最後,凌風的目光落在了一個人坐在卡座,長得有點像是混血兒女人的身上:「就是她了,上1

陳雨夜站了起來,拍了拍自己的衣服,隨手從吧台上拿起了一個本子和筆就走了過去。

「嗨,小姐晚上好。」陳雨夜露出一個猶如陽春三月的笑容。

女人本來正用手撐著臉,獃獃的看著窗外,聽見陳雨夜的聲音就轉過了頭看著他,眼前這男人也不是很帥,不過那笑容卻讓她感覺到有一種說不出的暖意,這讓女人的心不由得悸動了一下下,漸漸的竟然看呆了。

「小姐,小姐1

陳雨夜把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女人一下子就醒悟了過來,笑道:「請問有事么?」

陳雨夜指了指她桌上的啤酒:「我是百威啤酒廠的調查員,主要是調查一下客戶對我們百威啤酒包裝、味道是否滿意。」

「嗯,我還挺滿意的。」女人點頭笑道。

「滿意就好。」陳雨夜把手中的小本子和筆遞給了女人。「那能不能麻煩你把你的姓名和電話寫在這上面,我們廠會隨即抽選幸運的客戶送點小禮品。」

按照女人平時的習慣,遇上要登記這種事情,她一般都會理都不理那個人。不過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她還真的就拿起筆把自己的名字和號碼寫在了上面。

「緹娜,讓你久等了。」

這時,一個女人走到了過來,陳雨夜看了一眼那個女人,馬上就轉過了身去,「我去,要不要這麼巧埃」

走過來這女的不是別人,正是前段時間蒙蒂高中教師運動會的教練,「黑美人」姜庭。

「還好意思說,我都等你半個多小時了。」

「嘻嘻,我剛剛忙健身房的事情,所以來晚了嘛1

姜庭坐在了緹娜的身邊,由於酒吧的人比較多,姜庭沒有注意到背對著他的陳雨夜,陳雨夜這個時候只想趕緊溜吧,等會被抓現行就丟人了。

「等下,你的調查表還沒拿呢。」見陳雨夜走了,緹娜拿起桌上的本子和筆叫住了陳雨夜。

陳雨夜轉過了身子,頭低的緹娜和姜庭都看不見他的臉了。姜庭看著這低著頭的人,怎麼好像有點像陳雨夜啊,她剛想叫一聲試探一下,陳雨夜伸手接過緹娜手上的本子,轉過身就想跑,不過剛跑一步,就撞倒了一個女人。

「哎呀!你沒長......雨夜,是你埃」

陳雨夜撞倒正是周芸,陳雨夜聽見周芸叫了自己的名字,心中大喊要遭,果不其然,這時背後響起了姜庭的聲音:「陳雨夜,是你么1

「小芸,這下你害死我了。」

陳雨夜苦笑的看著已經站起來的周芸,周芸一臉茫然的看著陳雨夜,自己怎麼害他了?

陳雨夜也懶得和她解釋了:「算了,他們在vip包房裡,你先走吧,我等會就來。」

「哦。」周芸答應了一聲就往包房走去,不過她還是不明白陳雨夜剛剛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陳雨夜見周芸,擠出一個微笑轉過頭,「嗨,姜庭,好久不見。」

「還真的是你啊1姜庭這個時候從座位上站起來,走到陳雨夜身邊笑道。「我剛剛就說這個低著頭的人怎麼有點像你,你低著頭幹嘛,害怕我認出你埃」

「我怕什麼啊,呵呵。」陳雨夜乾笑道,心中大喊千萬不要露餡埃

「你們認識?」緹娜這個時候也走了過來,表情中帶著一點驚訝。

「當然認識啦,你上次還找我要他電話號碼來著,忘了?」姜庭沖緹娜曖昧的笑了起來。

「是他啊1緹娜這個時候想起了起來,她笑著對陳雨夜伸出了手。「原來你是上次去小庭家那個帥哥啊,幸會,我叫曲娜娜,你叫我緹娜就好。」

「我叫陳雨夜,好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說完陳雨夜就快步的走開了,這個時候他哪有心情管她叫什麼啊,趕緊溜走避免尷尬才是王道。

緹娜看著陳雨夜離去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兩次見這個男人,自己的心總會小動那麼一下下。

「人都走了,你還看什麼看埃」姜庭撞了一下緹娜笑道。

「人家可是女孩子,矜持一點不行么。」緹娜白了姜庭一樣,從新坐回位置上笑道。「再說了,我已經把電話留給他了,說不定他會打給我的。」

「留電話給他?」姜庭有些聽不懂了,「你剛剛都不知道他是上次那個人,留電話給他幹嘛。」

「他說他們啤酒廠搞什麼調查,我把名字和電話號碼寫上去了埃」

「啥?啤酒廠。」

見周芸那驚訝的表情,緹娜不解的點了點頭,「對啊,有什麼不對么?」

「沒.....沒有,啤酒廠挺好的。」周芸低頭偷笑了起來。這個陳雨夜還真是有夠可以的,竟然會想這樣一個爛招要女孩子的電話,這樣看的話,他剛剛走的這麼急,估計是怕被自己拆穿吧。

緹娜沒有看到姜庭偷笑,滿腦子想的都是陳雨夜那個暖暖的笑容和剛剛說的話。想著想著忽然她一拍腦袋:「遭了,我忘記他說是隨即抽取,萬一抽取不到我怎麼辦?」

「哈哈哈哈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