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八十九章三大家族(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九章三大家族(上)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南廣市西郊,這裡由於還沒有被開發,所以雜草叢生,跟別談有什麼住家戶了。一大堆警車把這一塊地域給圍了個嚴嚴實實,過往的車輛都是被攔了下來,大家都很奇怪,這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前南廣市公安局副局長,現局長洪大宇站在雜草叢上,正一隻接一支的抽著煙,他面前躺著一具男屍,那屍體正是唐京三大家族,尚家的大公子,尚林。

「嗶嗶1

這時洪大宇身後響起了喇叭的聲音,他轉過頭見陳雨夜和李安綁走下了車,正朝他這邊走了過來。

「胖子,到底怎麼回事?」陳雨夜走過去,一樣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尚林,他眉心處有血洞,雖然血已經不再從裡面流出來,不過看上去還是那麼的滲人。

「哎」洪大宇抽了一口煙,緩緩道。「上午我們接到一個報案電話,說看見你殺了一個人,把他丟在這裡。起初我們還不怎麼在意,你這混蛋殺的人多了去了,等核實死者身份的時候,才意識到你這回麻煩大了。」

「媽的,這件事情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趙洪德那個混蛋乾的啊!小李子可以作證的。昨天我帶尚林走的時候,他還是好好的。」

李安綁聽陳雨夜這話,連忙點頭,「嗯,昨天雨哥帶尚林走的時候,還是好好的,這點我可以作證。」

「之後呢?」

......

陳雨夜此時有些來氣了,別人不信自己也就算了,洪胖子跟自己這麼多年的朋友了,現在竟然也不信任自己,「那也就是說,你現在要以殺人罪逮捕我咯?」

洪胖子苦笑了著拍了拍陳雨夜的肩膀:「小雨,不是老哥我不相信你。現在問題的關鍵是,你必須找出能夠證明你清白的人。尚家的人估計很快就會來找你了,要是他們來了。那就是我也罩不住的埃」

聽了洪胖子這番話,陳雨夜的臉色稍好了些,自己昨天帶著尚林離開后,就只有趙洪德和尚武看見過尚林了。

「對了1陳雨夜這時拿出了手機,找出了尚武的電話撥了過去,這小子絕對能夠證明自己的清白。

「對不起,你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

「奇怪,這小子怎麼不接我電話?」

陳雨夜掛掉了電話,給舞菲打了過去,可是奇怪的是,舞菲的電話也無人接聽。接著他安明琪、舞蝶都打了,不過結果都是一樣。

「怎麼樣了?」洪大宇一臉擔憂的看著陳雨夜道。

「這樣,你們先撤吧。中午的時候,我會給你答覆的。」陳雨夜一臉嚴肅的看著洪大宇。「就憑我這麼多年的交情,你就說相信不吧。」

洪大宇低頭想了想,抬起頭看著一旁的幾個警察,「把屍體帶回警局1說完后他轉頭看向了陳雨夜,「小雨,老哥最多也只能幫你封鎖幾個小時的消息。要是尚家找了過來,那我也沒辦法了。」

「嗯,胖子,謝了。」陳雨夜笑道,坐上車就駛向了思愛孤兒院,現在也只有尚武能夠證明自己是清白的了。

陳雨夜的車很快就上了高速公路,不過就在他快要進市區的時候,十幾輛賓士轎車從他後面飛馳而過到了他前面,最後車身一橫,攔住了他的去路。隨後十幾個人整齊的從裡面走了出來,齊刷刷的掏出槍對準了他。

「尼瑪,要不要來的這麼快。」陳雨夜一臉懊惱道,然後抱著頭就走出了車外。

「陳雨夜,沒想到你膽挺肥的埃」其中一個二十多歲出頭的年輕人從一群人後面走上前,冷冷的看著陳雨夜。

「尚軍,是你這個孫子啊1

「別動1

陳雨夜看見年輕人,放下來了雙手。正想上前打招呼的時候,年輕人也是從懷裡掏出槍指著陳雨夜。陳雨夜見狀趕緊停住了腳步,雙手再次抱住了頭。

被陳雨夜叫做尚軍的少年舉著槍走到了陳雨夜的面前,在他身上摸索著,最後把陳雨夜身上的那把手槍摸出來,扔到了一邊,「陳雨夜,以前在京城你再怎麼玩都沒事。不過這次你真心玩大了。」

「我說不是我,你信么?」

「你說呢。」

陳雨夜看見尚軍臉上的表情,就知道答案了。他聳了聳肩,「好吧,你們要把我怎麼樣,幹掉我么?」

「哼!幹掉你是必須的,不過我不會讓你死的這麼輕鬆的。」尚軍緊咬著牙齒,眼神惡狠狠的盯著陳雨夜。「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說了,不是......」

陳雨夜還沒說完,尚軍就用槍狠狠的砸在了陳雨夜的頭上,陳雨夜的腦袋突然挨到這麼一擊,馬上就鮮血直流。

「媽的!都死到臨頭你還說謊,你搶我堂哥女人就算了,沒想到你還殺人滅口。我他媽以前算是看錯你了1

尚軍一邊說著,一邊伸腳踹向了陳雨夜。陳雨夜一伸手,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腿,然後往前一扯,尚軍重心不穩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上。

後面的人見狀紛紛把槍指向了陳雨夜,陳雨夜迅速的撿起被尚軍丟到一旁的手槍指住了他,「放下手中的槍!不然我就殺掉他1

一群人見陳雨夜用槍指住了尚軍,都是立馬放下槍。陳雨夜架起了尚軍,「兄弟,對不起了。我現在必須要去找那個可以證明我清白的人,如果你相信我的話,就跟我一起去吧。」

「我還有選擇的餘地么?」尚軍冷冷道。

陳雨夜打開車門,把尚軍塞了進去後座上了駕駛位。一群人很識相的給陳雨夜讓開了一條路,陳雨夜發動汽車就開了過去。一群人趕緊上車,緊緊的跟著陳雨夜。

這一天南廣市發生了一件比較駭人的事情,那就是一輛大眾車後面跟著十幾輛賓士轎車,這讓人都是紛紛猜測,這大眾車裡的人到底是何須人也。

這個奇怪的車隊最後在思愛孤兒院下了車,今天是周末,孤兒院里滿滿都是在院裡子玩耍的孤兒。陳雨夜用車裡的礦泉水把臉上的血沖洗乾淨,找出一塊創可貼把傷口貼上,然後他對尚軍道:「我希望你能通知一下你後面的人,最好他們不要在孩子面前掏出槍,嚇到這群孩子。」

尚軍冷冷的看了陳雨夜一眼,拿出電話就撥通了一個號碼,「柳隊長么,你們就在孤兒院外面等著吧,他不會傷害我的。這是命令!好了,我會沒事的。」尚軍放下了手機,「現在可以帶我去見那個能夠證明你清白的人了么?」

「走吧。」

陳雨夜打開車門和尚軍一起走了下去,後面的人看見兩個人走出車都是把手摸向了腰間,不過尚軍已而眼神,就讓他們停止了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