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九十五章演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五章演戲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車子很快就行駛到了尚家大宅,與其說是大宅,還不如說是山莊。車子進入大門后,行駛在前往山頂的路上,沿途基本上都是樹木和湖泊,看上去很是賞心悅目。

「哇,尚武,這次你可是飛上枝頭變鳳凰了。以後老師可要仰仗你了。」陳雨夜一邊欣賞著沿途的風景,一邊打趣尚武道。

尚武聽見陳雨夜打趣,一臉苦笑,「老師你別開玩笑了,比起這種生活,我更加嚮往在南廣那邊,打工賺錢,然後跟大家在一起的生活。」

陳雨夜見尚武那樣子,一巴掌打在他腦袋上,「好了,小子你以後就算是尚家少爺,要是我知道你對不起舞蝶,我一樣會抽掉你的筋的。」

「我怎麼會」

「傻小子,開玩笑的。」

陳雨夜笑著摟住尚武,自己今天只要解釋清楚了尚林這件事情,那麼趙家一定會坍塌的。只是不知道趙洪德要是發瘋了的話,那會怎麼樣。這也是陳雨夜目前最擔心的一點。

車子行駛到真正的大門處時,尚武正準備拉開門走出去時,車外一個人突然拉開了門,二話不說的把尚武給拉了出去,隨後無數只槍就對準了這輛車。

「什麼情況?」

陳雨夜還沒有弄清楚狀況的時候,梁一博的保鏢也拔出了槍,兩方就這樣對峙了起來。

「你們幹嘛1見自家的人把槍對著陳雨夜,尚武大叫道。

尚軍把他拉到後面去,「堂弟,這件事情堂哥來搞定,你現在回屋去。」

「你誤會了」

「把少爺拉回去1

沒等尚武說完,幾個人就架著尚武往屋裡走,尚武一邊掙扎著,一邊大叫,「上午的時候是我說謊了!尚林不是老師的1

縱使尚武大聲叫喊,不過尚軍任然不為所動。等大門關上的聲音傳來,尚軍冷笑道:「陳少爺,是你自己出來,還是我進去把你們帶出來。」

「他們是梁家的人,這件事情跟他們沒關。」陳雨夜冷視著尚軍道。

尚軍看了看兩個面無表情的大漢,哼了一聲道:「梁家這是要跟我尚家作對啊,好!今天我算是記下了。」

陳雨夜聽尚軍這話,拍了拍額頭,這貨不聽人話以前就是出了名的。只不過陳雨夜怎麼也沒想到,這種事情了,這貨還是聽不進去人話。

「最後問一遍!是你們出來,還是我們進去1尚軍緊緊的握住槍,只要陳雨夜開口說「你們進來。」他們就會開槍。而這一次攻擊,就足以讓車內的三個人變成塞子。

「下車吧。」陳雨夜看著兩個大漢,一臉抱歉道。「我實在對不起兩位了,不過如果你們信得過陳某,就下車吧。」

剛剛他那以一敵百的能力和勇氣,兩個人心中對陳雨夜已經是佩服不已,這時兩個人都選擇了相信陳雨夜的話,把手中的槍給丟在車裡,跟著陳雨夜一起走了下去。

陳雨夜剛剛走了下去,幾個人就上前架住了他們三個人。然後尚林帶頭,三個人就被壓進了房裡。

整個房子裝潢的可謂是金碧輝煌,如果說上次去左震家有種去皇宮的感覺,那麼陳雨夜收回那句話。左震的屋子跟這間屋子比起來,那簡直就如同茅草屋一樣。而且屋子裡隔著幾米就站著一個穿著西裝一動也不動的人,看上去頗有點皇宮守衛的感覺。

「好了,你們出去吧1走進屋子后,尚軍對著跟著他進來的人道。

一群人放開了三人,朝著尚軍鞠了一躬就走了出去。

「陳兄,是在不好意思,讓你受驚了。」尚軍跟剛剛在外面的態度突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他賠笑道。

「這,這怎麼回事?」

陳雨夜一時間有些沒反應過來,剛剛他還準備要是說不動尚老爺子大不了拼了,不過尚軍這話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雨夜,你來啦。」

這時樓上傳來一個沙啞,但很是威嚴的聲音。陳雨夜抬起頭,看見一個滿頭白髮,不過看上去很精神的中年人正從樓上往下走,這人,正是尚家的家主,尚國華。

「尚叔董事長,你這是什麼意思?」陳雨夜皺起了眉頭,看著尚國華走了下來。

尚國華坐在沙發上,拍了拍自己所做沙發旁邊的沙發,「雨夜、小軍,還有這兩位小兄弟都過來坐吧。」

兩人被梁一博派過來的保鏢還是站在原地沒動,不過陳雨夜就沒那麼矯情了,一屁股坐在尚國華旁邊的沙發上,「說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其實是這樣的。」尚軍坐在陳雨夜的旁邊,笑道。「上午小武回來的時候,他說你是殺人兇手大伯就有懷疑。在逼問下,他終於是說出了實情,不過他要求我們不要說,因為安家三姐妹還在趙洪德手裡,所以我們就索性演一場戲。」

「演戲?」

「恩,就是假裝我們還是對付你陳家,麻痹趙家。等弄清楚趙洪德的企圖后,我們會將其趙家一網打盡1尚軍說道最後,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兇狠,好像要撕碎趙洪德一樣。

陳雨夜聽完尚軍的解釋,也算是明白了,不過心中卻很是鬱悶,原來陳家是誰都可以捏一下的軟柿子,而趙家連尚家這種級別都不敢動。

「雨夜,你別誤會。叔叔絕對不會看起你陳家。」尚國華在上面和商場摸牌滾打也幾十年了,看陳雨夜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這件事情我是跟你父親商量過的,他也是同意了這件事情。」

「什麼1陳雨夜激起來,搞了老半天,原來那個老混蛋也在玩自己。「我去,那這件事情還有誰不知道。」

「黃家和梁家。」尚國華賭了一眼那站著的兩個保鏢,「不過我想梁家已經知道了,希望你們回去告訴梁一博,希望他不要輕舉妄動。」

兩個保鏢沒有作答,尚國華繼續道,「等會我會通知黃家這件事情,並且把你的死訊傳出去,這兩天就委屈雨夜世侄在我這裡小住兩天,兩天後我會開個商業、軍事六大家族的會議,到時候我們共同對付趙家的。相信上面不會不管我們五大家族而去保趙家把。」尚國華胸有成竹,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把握中一樣。

「尚叔,恕我直言。陳家、安家可能幫您,可您憑什麼認為梁家和黃家會幫您?」陳雨夜道。

「梁一博有句話說的很好。給我利益著,上一秒的敵人,下一秒的朋友。」

陳雨夜聽完這話笑了,站起身伸出了手,「那麼合作愉快。」

尚國華也站起了身,跟陳雨夜的手握在了一起,「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