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一百九十六章玩他一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六章玩他一把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在和尚國華商量好后,陳雨夜便走上了樓。

「尚武,你竟然也敢跟他們一起欺騙我,奶奶個嘴的1

陳雨夜打開了尚武的房門,發現一個七十有餘,穿著漢服的老人正給尚武把脈。陳雨夜見狀馬上捂住了嘴巴,坐在一旁靜靜的看著。

過了良久,老人收回了手,拿起筆開始在寫著藥方,陳雨夜這時走近他,「那個,尚武的情況怎麼樣了?」

老人抬頭睹了陳雨夜一眼,然後繼續寫著藥方,「這種毒很邪門,不過對我來說還是小兒科。」說著,他把藥方遞給了陳雨夜,「記得督促尚武少爺這兩天早午晚三次服用此葯。」

「謝謝。」

尚武和陳雨夜齊聲道,老人擺了擺手就走了出去。

「靠!你個混小子。」老人剛走,陳雨夜就用手夾住了尚武的頭,「跟他們一起騙我挺好玩的是吧1

「咳咳,老師,你聽我解釋好么?」尚武被陳雨夜夾住,一時間出氣有些困難,說話都是斷斷續續的。

陳雨夜放開了尚武,氣呼呼的坐在他旁邊:「說吧,要是不給我個合理的解釋,我就。」說著,陳雨夜做了個割脖子的手勢。

尚武吞了一口唾沫,把事情的全經過給說了個清清楚楚。原來之所以讓尚武不告訴陳雨夜,是因為尚家有內鬼趙家是軍事家族,要安排幾個底到尚家還不容易么?尤其是這次趙洪德殺了尚林,那就更加要掌握尚家的最新動向了。就像剛剛,趙洪德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唐京,這就說明了問題。

「我了解了。」陳雨夜想通后,笑著站起身,「你好好休息吧,我也要去『死』了。」

4月26號,這一天是不平凡的一天。首先是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消息,陳雨夜被尚家給幹掉了。之後明尚集團的散股被被瘋狂的吃掉,才兩個小時,明尚集團的股票就漲停板了,之後拋出的股票也是立馬被吃掉。

這一大動作不僅是驚動了明尚,也驚動了上面的那些人,經過調查。這次攻擊明尚集團的正是京城的雨夜集團乾的。雨夜集團的董事長不是別人,正是陳雨夜的母親,葉雨。明尚集團在查清楚后,對雨夜集團的股票也進行了收購。雖然雨夜集團的規模還沒有明尚的一半大,雨夜集團牽扯了不少的軍政要員,所以尚明要解決掉雨夜集團,必定自己也是要元氣大傷。

當天晚上,尚明國的弟弟,尚明華,以及尚明華的兒子尚軍受到不明人員襲擊,不過當時襲擊他們的人見沒得手也沒有阻止第二波進攻就散了。也是在當晚,尚家和梁家家主長子兼蒼鷹軍事集團董事長梁一博接觸,陳家那邊,黃家家主、唐京軍區總參謀安煥然先後低調的去了尚家。

第二天,一切平靜。不過所有人都知道,這平靜的下面,一定隱藏著波濤巨浪。果不其然,第三天股市才開盤雨夜、明尚兩家的股票就被狂拋,不一會就已經跌停板,下午的時候,幾乎是同一時間,兩家集團都遭受到了恐怖襲擊,好在都沒有人員上的傷亡。

見繼續這麼下去,可能事情會越高越大,上面的人決定不在沉默,他們派人分別去了兩家。最後兩家達成統一,參與此次事件的五家坐在一起談判,不過條件就是要京城軍區的總司令當中間人,以保證談判桌上不出現以外。

趙將聽聞這個消息,自然是答應了下來。陳家和安家一直都是他的敵人,陳家老爺子,陳雨夜父親陳忠雖然只是少將,不過他跟趙將、安煥然不一樣,他是掌管特殊軍隊,也就是我們常說的特工,所以他跟安煥然兩個才能和趙將僵持這麼多年。

「哈哈哈哈,陳忠啊,你也有今天。」趙將開心的回到了家裡,他坐在書房,愜意的抽著雪茄。今天雖然自己主要任務是調庭,不過只要自己稍微扇風點火那麼一下,尚家一定會和陳家死磕到底,到時候自己只要一說,「對不起,我沒能完成任務。」根據自己在上面的人脈,估計上面也不會把自己怎麼樣的。

「鐺鐺1

「進來。」

書房門被打開了,趙洪德一臉愁容的走了進來,「爸,我覺得這件事情又古怪。」

「兒子,你說什麼呢?」趙將拍了拍自己旁邊的椅子,趙洪德坐下后,趙將繼續道,「你啊,總是疑神疑鬼的。你的死對頭陳雨夜已經死了,明天我們趙家的死對頭陳家也得玩完,你應該開心才對埃」

趙洪德一想,也是啊,尚武這兩天都有到自己這裡來打針,陳雨夜的死訊也得到了他的證實,「可是,你不覺得這一切太順利了么?」

「呵呵,你想多了,我要去睡了。」說吧,趙將走出了書房,留下愁眉不展的趙洪德一人坐在書房裡。

「叮叮叮1

趙洪德手機響了,他拿出手機,看了看上面的號碼,馬上睜大了眼睛,按下了接聽鍵,「喂。」

「嗨,趙兄,這兩天可好。」

「陳雨夜1

趙洪德驚叫出聲,陳雨夜果真沒有死,那麼

「趙兄,你說什麼呢,我是尚軍。」

「恩,尚軍?」趙洪德這時回想了一下剛剛的聲音,是陳雨夜的沒錯啊,難道說自己聽錯了?

「對啊,趙兄你剛剛叫那混蛋的名字幹嘛。」

趙洪德拍了拍臉,「沒事,這麼晚打電話來有事么?」

「沒事就不能找趙兄敘敘舊么,再怎麼說,我們也纏鬥了這麼多年了。」

「你是陳雨夜,一定沒錯的1趙洪德這次聽的真切,絕對是陳雨夜的聲音,「好啊,你果然沒死,我」

「啊?趙兄,我是不是打開的不是時候埃」

尚軍弄不清楚狀況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了出來,趙洪德這下子真暈了,「沒事,我先睡會吧,這兩天怪忙的。」說罷他就掛掉了電話,然後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莫非真的是這兩天關注陳家和尚家自己費神,算了,睡一覺應該就沒事了。」

趙洪德以為自己精神失常了,不過電話的另一頭,陳雨夜、尚軍和尚武三個人卻是哈哈大笑,能玩趙洪德的機會真心不多,陳雨夜今天也算是以前報了以前他老玩自己的一箭之仇了。